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林散之与司徒越

时间:2009-04-12 08:10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王业霖 点击:

(一)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五日,林散之研究会在安徽省马鞍山市采石矶旁之林散之纪念馆集会,纪念散之先生逝世三周年。来自苏皖两省的林门子弟及书画界、新闻界的知名人士会于一堂,高度评价了林散之的艺术成就。江苏省一位知名书法家呼吁:“现在对林散之的研究还远远不够。”紧接着,他又提出一个新警动人的论点:“中国的草书共有三个高峰:第一高峰是张旭、怀素,第二高峰是王铎,第三高峰则是林老散之,现在回过头去看,林散之这第三高峰远远超过前两个高峰……”为此,我想起了一九九〇年十月故世的著名书法家司徒越。

他是安徽省寿县人,本名孙剑鸣,原安徽省书协副主席、安徽省第六、七届人大代表。作为考古学家,他又是安徽省考古学会的理事和安徽省志编纂委员会的顾问,他和林散之有许多相似之处:都是以狂草名世的一代大家;都饱受时代的颠簸;都赢得一个为霞满天的晚景……。他和林散之又有许多不同的地方:从表面上看,司徒越的声名似乎不如林散之之钜,但“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在司徒越那个流光溢彩的世界里,自有林散之所不具备的内涵和达不到的高度。

(二)

司徒越与林散之虽然享寿不同,但属于同一个时代,在相同的时代背景里,竟成长出风格如此截然相反的两位大家,真好像天造地设一般:林散之的疏散,如游云一缕,而司徒越的绵密,似篆香百结;林散之用笔慢,追求的是体势窈窕,而司徒越用笔相对快一些,讲究的是结字的变化多姿;林散之用笔带顿挫,淡墨渗化,具阴柔之飘逸,而司徒越行笔特流畅,浓墨飞白,显阳刚之激昂……

风格的不同正显示彼此的学识底蕴,审美情操的不同。

在此,有必要先介绍司徒越的家世生平。

林散之是布衣出身,而司徒越却出自名门:晚清状元孙家鼐,辛亥革命前期之同盟会会员孙毓侯,女画家孙多慈等,都是他寿县孙氏的一脉传人。

因为他是世家子弟,所以,从小便打下了坚实的国学基础。及至少年求学时期,又赶上了新文化的大潮扑面而来。用他自己的话说:“《少年中国》、《小说月报》等刊物,鲁迅、茅盾、老舍、丁玲等人的作品,挤掉了他头脑里大量的诗云子曰。” ——这虽不能夸张地说成这就是学贯中西,但他确实是吮吸着新旧文化的法乳精髓而成长起来的。

一九三一年,十八岁的司徒越进入上海美专,专习西画,扎实的素描功夫锤炼了他的造型能力。在此期间,他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并担任青年团江苏省委宣传部秘书兼巡视员。他因积极参加反帝大同盟的活动而遭英租界当局的逮捕。抗战爆发后,他流亡到武汉,参加了郭沫若领导的武汉三厅的抗日救亡宣传工作。武汉沦陷后,他又西去云、贵、越南。几经波折,返回上海,最终避难还乡以课徒为业。这期间,他曾因探亲去霍邱刘家圩,那是中国第一任台湾巡抚刘铭传的家乡,也是保存中国国宝虢季子白盘的地方,他就在那儿伏案三周,手抄刘家所藏之甲骨与金文,这就奠定了司徒越后来写甲骨、金文的基础——至于他写草书,并进而成为国内著名书法家,那是几十年以后的事了。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