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浅谈李公麟画作的意趣

时间:2009-12-02 09:51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孙书正 点击:

宋代人物画,起始时一直在前人窠臼里无甚发展,直到李公麟出,才改变了这种局面。俞剑华《中国绘画史》云:“北宋人物(画),至公麟而始脱吴道子之范(樊)篱,岸然自成一代之代表作家。”实为确论。李公麟无疑是宋代人物画的“群龙之首”。他在艺术上自创一格,使白描人物成为一个特殊的画种,贡献是巨大的,影响是深远的,因此李公麟在我国绘画史上,有着崇高的地位。对后来桐城“龙眠画派”的产生取到了非常深远的影响。

李公麟(1049—1106),字伯时,宋时桐城属于古舒州。与李公择、李公寅号称“龙眠三李”,宁熙二年(1069)举进士,历任南康长垣尉,泗州录事参军、御史检法、朝奉郎等职。元符三年(1100)因患右手麻痹病,辞官归宿故里龙眠山,自号龙眠居士或龙眠山人。居京师十年,不游于权贵之门,只与文学名士相善,遇佳日,则载酒与二三友人访名园荫林为乐。他与王安石友好,这有《王荆公骑驴图》为证;也与苏轼、苏辙、黄山谷、米芾、王诜等名士相善。苏轼曾为《龙眠山庄图》题跋,苏辙作《龙眠山二十韵为李伯时赋》,黄庭坚有《龙眠山》诗等等。李公麟自幼成长于一个文化底蕴丰厚的士大夫家庭,少时就藏古博今,对古人用笔的意趣理解得颇为深刻,他有广博的学问和精到的见识,对顾恺之、陆探微、张僧繇、吴道子及前代高手名画,集众家之所长,而另成一家之风,形成了他独特的艺术风格。而其“白描”技法更是影响了一代代的后世画家;他精湛的画技,勤奋刻苦的精神,创造了大量的不朽画作,被后人誉为“宋画第一”。

通观李公麟的作品,他创作的题材极为丰富,作品的数量众多,从现实生活到历史故事、佛道仙鬼、山水楼阁以及鞍马走兽、杂画,无不涉及,尤以人物为最。在他三十多年的绘画创作活动中,作品众多,仅《宣和画谱》就著录有皇家收藏107幅之多。可是因年代久远,遗留在世的作品,寥寥无几,其中大部分为当时或后人的摹本,例如作品《莲社图》、《九歌图》广为世人传颂,但就是从这些作品中我们仍能从中领略到其深远的立意和精湛的技法。

回眸李公麟的画学历程,大致经历了这样两个阶段,即“转益多师”的阶段和师法自然、独创一格的阶段。在第一阶段,他主要是学习传统,师法古人。由于他家藏“法书名画”甚多,给李公麟提供了很好的学习借鉴古人画艺的机会。少年时“即悟古人用笔意”,精心临摹过顾恺之、阎立本、李昭道、吴道子、王维、韩干等名家画迹。现存故宫博物院的《牧放图》,就是他不畏繁难,精心临摹唐代韦偃作品的证明。这幅画画马千余,牧者百余人,结构宏伟,气势非凡。虽是一幅临摹作品,却是李公麟前期画技之代表作,也是他转益多师之后,对前人作品的再创造。即使是画马,李公麟也没有在师法古人的阶段止步不前,而转而进入了他师法自然的第二阶段。

叶梦得在《石林避暑录中》说:“李伯时初喜画马,曹(霸)韩(干)以来所未有也。曹辅为太仆少卿,太仆寺有廨舍,国马皆在其中,伯时每过之,必终日纵观,有不暇与客语者。”由于李公麟这样终日观看写生,以至于引起了养马人的惊恐,生怕李公麟把御马的“神”给取走了。他这种以马为“师”,师法自然的精神,自然能给李公麟超越前人提供登天的云梯,使他步入独创一格的阶段。亦如苏轼诗评“龙眠胸中有千驷,不惟画肉兼画骨”。

由“转益多师是汝师”到师法自然,“下笔生马”、“几夺造化”,便使李公麟绘画艺术全面成熟,达到独创一格超越前人的高度。李公麟于人物、鞍马、山水、花鸟杂画等,也无所不能。《宣和画谱》认为,李公麟数门之中“尤工人物”,是“独步当时”,“映照千古”的第一流大画家。古人云“画莫难于白描”,纯以线条的浓淡、粗细、虚实、轻重、刚柔、曲直诸特性传达画家对客体的审美把握,构筑超凡脱俗的艺术世界,把中国画“线的艺术”品格发挥极致,成为高雅精美的画种,如果没有李公麟这样超绝的技术功夫,没有对民族审美精神和文化意蕴的深刻理解,是实难办到的。李公麟前承诸贤,又独创一格,在中国绘画史上树立起白描画的一面旗帜。如《罗汉像》,他把罗汉处理成温文尔雅、秀逸端庄的文士;而在《长带观音》中,观音的“绅带特长一身有半”,像一位活泼飘逸的人间少女;特别是《维摩诘像》,如果除去头上的光环,便是现实中心地高洁的文人雅士的形象;身边的天女,则完全是当时名门小姐的模样。更耐人寻味的是,在《维摩演教图》中,维摩诘分明是一位面带病容的老者,一位学养很深、德高望重的有道君子。他以手作势,侃侃而谈,又像一位循循善诱的贤士名师。在他的面前,不论是文殊菩萨还是法侣、天女、神将都洗耳恭听,十分专注。在这幅画中,诸神皆盘腿而坐,敬听维摩诘宣传大乘教义,而“维摩诘”却坦胸露腹,依椅伸足,自由潇洒得犹如竹林名士。这幅画从根本上颠倒了神人关系,使人处于中心位置。人的地位、人的精神、人的气质都远远超越于众神之上。这种对士大夫人格的诗意张扬,在中国美学思想史上有着特殊的意义,这是魏晋名士个性解放的延续,也是士大夫知识分子对神权的调侃。佛语《心经》云:“色即空,空即是色”,即色即空,淡去色相而得色之灿烂。我们在放宽心神,以宁静淡泊的心境去品阅李公麟的白描作品时,初望之,如雾中观花。细端祥,则渐品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意趣与境界。它是一种从形式向精神境界的转换——一切喧哗的、狂乱的情调在此都已被净化了。

中国的艺术可以说从上古、中古到近古发生了“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的转变。中国绘画从宋代开始进入了表现以王维为代表的那种简约玄远的诗意境界,而艺术精神和艺术语言的变革也随之而来,李公麟是将这种平淡的境界运用到极致。平淡是真情、真我,是一种无言的美丽与魅力,是心灵与心灵之间的沟通与交流。因为平淡的境界更容易让人感受到难以形容但扣人心弦的情感、意趣与境界。纵观历史长河,李公麟进一步丰富和完善了洗尽铅华的人物白描画法,成为一代宗师。在他身后,宋之贾师古,元之赵子昂、张渥,明之陈洪绶、丁云鹏,清之萧云从诸名家,皆师法李公麟,并取得相当高的成就,但未见“青于蓝”者。清代以来,以萧云从为首,又有范景似、姚文燮、邹溥、沙馥、王鉴、俞宋礼、方维仪、华胥、吴友如等皆师法李公麟,并取得“酷似李公麟”、“龙眠后身”、“龙眠复生”之誉。可见李公麟在画学上影响深远。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