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近代篆刻名家——童雪鸿(图)

时间:2010-03-10 09:52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马国权 点击:
近代篆刻名家——童雪鸿
近代篆刻名家——童雪鸿

童雪鸿 (一九○九——一九六六),原名鸿彦,字□庵,亦作万安,号印隐、印癖,别署百□斋主、拜石斋主、读印斋主。安徽巢县亚文山下童家村人。

少时读书私塾及芜湖粹文中学,及长,以性之所好,赴沪就读於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後因北伐战争影响,停学一年,及复学,原美专合并为新华艺术大学。艺大既毕业,归皖任中学美术教席,余力研求书画篆刻,乐此不疲。抗日战争起,流亡长沙,任教湖南国立第八中学,凡五年;辗转入川,先後执教於四川战区进修班及四川国立九中。胜利束还,主安徽省立女中、巢县中学、合肥一中、二中美术课凡十一载。一九五七年调任安徽省艺术学校教师,艺校後升格为安徽艺术学院,被举为美术系副主任。雪鸿从事艺术研究及艺术教育垂四十年,朝斯夕斯,废寝忘食。

书法受教於马公愚先生,亦曾请益於沈尹默先生,由北碑人手,浸淫《张迁》、《史晨》、《礼器》诸碑,尤长於古籀。—九六五年中国赴日书法展览,雪鸿所书『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篆联,颇受彼邦人士赞许。绘画师事於郑曼青、王东培诸先生,复得张大千、徐悲鸿大师指点,取法徐青藤、陈白阳及扬州八家,喜以篆笔入画,所绘梅菊、墨蟹、佛像等,均为时所称。所作秋菊於—九五六年参加全国国画展览,并获选展波兰、苏联,于非合先生撰文予以推介。篆刻初取径皖派,在新华艺大时,得马公愚先生之教,上溯古代玺印,博涉明清以至近代诸名家,尤於邓石如、黄士陵两家有深契,古秀苍横,而立之年,已为老辈所推重,先後辑所作为《雪鸿印存》五集,黄宾虹、王福庵、张大千等名公皆乐为题署。郑曼青先生谓其印:『篆不忘刻,刻不忘篆,则篆刻之形神不离,书法与刀法合一 ,日就月将,则无所谓篆、无所谓刻,而篆刻与心手若俱忘,庶可人秦汉人之室。』余事作竹刻,能传书画名作之神於□骨之中。又曾刻丈余观音大士像於石板,见者无不叹为绝艺。

雪鸿治艺至勤,家中洗脸架前,恒悬碑帖其上,即洗脸时之片刻,亦不放过读帖机会。流亡湖南之际,日机常轰炸骚扰,警报—响,辄携小铲於竹林,盖当时治印石材奇缺,竹根聊可充之也。平素生活简约,然於艺术资料之搜集则大异。六十年代初之某日,有阜阳来客携汉印一盒求售,雪鸿欣喜若狂,夫人方春晖女士下班归,告曰:『我家大喜至矣!』即邀共赏珍物,然绌於资,遂变卖缝纫机、家具,得汉印三十余方,其豪若此。

十年动乱之难作,雪鸿以素负时名,并膺省政协委员、省人民代表等职,是以冲击饱尝,卒不幸被迫害致死。时其艺正向苍老雄浑之境大变,惜哉惜哉!粉碎『四人帮』後,皖省隆重为昭雪平反,展览遗作,林散之先生题其《百菊图》云:『仓皇岁月念迟迟,死别生离又几时?忍泪看他遗墨裏,黄花犹带傲霜枝。』『傲霜』两字,可谓得雪鸿风骨矣。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