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甘中流先生印象记

时间:2010-09-13 08:50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甲乙 点击:

按约定时间,我们来到甘中流先生的家。午后斜阳从窗帘后透入。厅室通透开敞,一张桌案置放其间。器物简约飘逸,室有清寂之气,透出某种日积月累的沉静。

甘先生面容含蓄,穿着随意,眼镜后的目光偶现机锋,漫不经意中似有几分禅意。这是高人也是凡人。以他略带复古的发式,再把衣服换作一袭长衫,就是旧时皖江小镇的一位塾学先生。

一个人可以在学术层面不断升华、迁变,但有些本质的特征是不会改变的。我猜想,这般的甘先生,坐在北京或坐在怀宁老家,都会恰如其分。因为他不入时,本真示人,不需掩饰,活得就不会太累。这样直面人生的知识分子,在怀宁走出的学人中并不少见,我想起了陈独秀,想起了海子,还有我熟悉的作家丁伯刚、琚静斋等人。

甘先生不善待客。几乎没有什么客套。我们坐在造型古朴的木椅上喝茶。背后有书柜,与墙同高,里面是一排排典籍,最旧的一本是多年前在读书人中非常流行的《情感与形式》。书柜上层有相当数量的美学书籍、文史书籍。剩余的空间有很多画册,涉及书法专业的稍多。

这基本上是一个人问学的大致框架,也是学术道路的些许缩影。

墙上有两幅不大的山水画,颇具黄宾虹大师遗风。一问,则是甘先生自己所画,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知道他是一位书法名家,但不知他也画画。后来聊起来,得知甘先生最崇敬的中国近代绘画大师就是黄宾虹,黄的艺术地位,在他心中高不可攀。他也极钦佩宾虹老人一生不入时俗的品格。

义理、考证、辞章;诗、书、画,甘先生认为这是中国文人必应具备的修养。对传统的继承,他打了一个有意思的比喻:一个人的孩子,如果一点不像他,他心里可能一辈子心里不踏实;如果这孩子既在某些方面像他,同时还发扬了优点,更好看,他一定会特别欣慰;另一种是自己有点丑,而孩子也同样遗传了,这也没得说———就是从你的模子出来的。还有一种,非马非驴,或者说是马和驴杂交出的骡子,马、驴的优点它都遗传具备,体魄出色,但可惜不能延续后代,因为骡子不能繁衍。这样就损害了文化的衍生性。

四处张望,竟未见一幅书法作品。以我的经验,大凡书家,案边总会有成叠的习作墨稿。心里不由掠过一丝诧异。在我表示这点疑惑,并提出看看甘先生的书法原迹时,他说,有呵,在这边。我随他所指看过去,才看到一幅不大的书法作品,算是斗方之作吧,挂于墙角,在窗帘以及其阴影半遮下,竟不大可见。近前看,是一件行草书,颇显洒脱逸气。

后来说到故乡和童年,甘先生很有兴致。1963年,他出生在怀宁洪镇乡村。一位长辈旧时读过私塾,粗通文墨,对少年甘中流有过潜移默化影响。中流在书写方面,很早就显露出过人秉赋。还在上小学时,每逢过年,他就为自家和左邻右舍写对联。对子挂在门上,任人评说,这在乡村是一件很荣光的事情。能经得住众人的审视,说明小中流的“毛笔”是立得住的。上小学三年级时,中流已是学校第一支“笔”了(包括老师)。这也让中流吃了许多辛苦,学校需要抄写的事务大都交给他,像写“大字报”、墙上标语,刻钢版等,非甘中流莫属。那时农村小学大多由下乡知青任教,有了小中流,可真是“天降斯人”了。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