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受到康有为称赞的安庆书法家

时间:2010-12-12 10:58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洪铺匠人 点击:

康有为不仅在清末政坛动静很大,在书坛也曾掀起波浪。一如“维新变法”的敢闯精神,他对于书法艺术,同样倡导变化,“可穷物变,则刻镂其精”。康有为认为书帖变化少,临来临去都是“二王”(王羲之和王献之)的帖,实在无味,而古代碑刻变化丰富,他遂提出“尊魏卑唐”的主张,“变者,天也”,“书法与治法,势变略同。于是推动了一场“北碑运动”,打破了千年来帖学一统天下的格局,形成了近现代书坛碑派书法创作的主流形态。

康有为写的《广艺舟双楫》(一名《书镜》)是一部重要的书法理论著作。这部书反映了他的碑学思想,以及“雄强”、“奇逸”的审美取向。康有为“尊魏”,自然推崇碑学之宗邓石如,并给予很高评价。邓石如(1739-1805),原名邓琰,号完白山人,以隶笔作篆,纵横捭阖,大气磅礴,又结体紧密,正可谓“疏处可以走马,密处不使透风”。邓石如晚年的篆书,线条圆涩厚重,雄浑苍茫,臻于化境。碑学书法讲究以柔毫仿效铸工刻手的金石趣味,而邓石如书印兼擅,“书从印发,印从书出”,其书法下笔落墨,刚柔并济,自然舒畅。

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说:“国初犹守旧法,孙渊如、洪稚存、程春海并自名家,然皆未能出少温范围者也。完白山人出,尽收古今之长,而结胎成形,于汉篆为多,遂能上掩千古,下开百祀,后有作者,莫之与京矣。……完白山人未出,天下以秦分为不可作之书,自非好古之士,鲜或能之。完白既出之后,三尺竖僮,仅解操笔,皆能为篆。吾尝谓篆法之有邓石如,犹儒家之有孟子,禅家之有大鉴禅师,皆直指本心,使人自证自悟,皆具广大神力功德,以为教化主,天下有识者,当自知之也。”

康有为认为自己书艺的长进得力于学习邓石如,他说:“得邓完白楷法,苍古质朴,如对商彝汉玉,真《灵庙碑阴》之嗣音。盖完白生平写《史晨》、《礼器》最多,故笔之中锋最厚;又临南北碑最夥,故其气息规模,自然高古。”现今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邓石如《沧海日长联》楷书纸本,书于嘉庆元年(1796年,邓石如时年54岁),末款识“铁砚山房正书”。下联右下有清康有为的题跋,他称:“完白山人篆分固为近世集大成,即楷书亦原本南北碑而创新体,笔力如铸铁,画法尤厚。”

爱屋及乌,康有为对怀宁书法家潘强斋的书法、印刻也予以了肯定。潘强斋(1883-1943),名潘勖,别号天马山人,月形山潘家老屋(今月山镇黄岭村)人。潘强斋得到康有为的夸奖,显然与邓石如有关,一方面他是邓的老乡,另一方面他的书法属于“邓派”风格。潘强斋曾祖父那一辈,与邓石如家族有姻亲关系,他从小受邓石如书法篆刻影响很深。潘强斋到30岁时,其书法、篆刻功底已颇厚,尤其篆刻作品,很受时人称许,如山水画家陈衍庶这样评价:“邑中萧谦中之画,潘强斋之印,皆近世佼佼者。”

潘强斋曾有过“叛逆”,他弃“皖派”而学“浙派”,后来又回归“皖派”,取法秦汉碑版,尤其受到汉碑额的启发,对邓石如篆书的“势猛气足”有了新的认识,玩味不尽。当然,他不是完全摹仿邓石如,而有着自己的艺术体悟和审美追求。但是,有一点他与邓石如是相同的,即对碑学的揣摩极深,以致于无论是印还是书都是“疏密有致”,收放自如。潘强斋每作一印,都要频频绘制式样,安排章法,多者达百次,直到称意之后才临摹石上,开始运刀。这种精品意识,对提升艺境有好处,可“为艺不为匠”常使生活陷于窘迫。对此,桐城方守彝作《题强斋印谱长歌》,叙述他清贫生活状况以深表同情:“栖迟乡里三十年,章刻难活一家累。风雨敝庐自突兀,苔纹蝌蚪虫篆砌……”

1921年前后,康有为结束了海外流亡生涯,回到上海定居。康有为曾将邓石如推到很高位置,作为邓石如的乡谊晚辈,潘强斋萌动了去上海拜访康有为、当面切磋书艺的想法。金石界的朋友和弟子都支持他。于是,潘强斋带上自己的作品去了上海,根据事先掌握的地址,一下轮船就直赴愚园路192号。可是很不凑巧,头一天康有为去了镇江焦山,要在那里住一段时间。潘强斋立即决定去焦山,可在焦山仍没有寻访到康有为。潘强斋失落地回到了安庆。过了不久,他写信给康有为,称自己日前曾到上海拜访先生,愿作先生之桃李。他精心刻了南海(康有为号)印章两方,并挑选了一些自己感到满意的“印拓”(印石涂上印泥在纸张上留下的印记。在中国历史上,许多金石印章往往藏于少数人之手,有些石质印章也难以长期保存。因此,许多印章爱好者往往把印刻在纸上,刻下印拓进行交流和欣赏)及《强斋印谱》一帙,邮寄到上海康有为寓所,表示了他极大的诚意。

康有为收到信件和印谱,很认真地看了,甚为嘉许,他还回了一封信,答复潘强斋的请求,并写了篇《赠序》,其中赞誉道:“完白之传人犹在人间矣,吾道不孤,无任钦佩!”介绍潘强斋去见西泠印社(中国成立最早的著名印学社团,以篆刻书画创作、研究的卓越成就和丰富的艺术收藏在海内外久享盛誉)社长、著名书画家吴昌硕。潘强斋的印谱得以出版,起名为《天马人印谱》,由吴昌硕亲自作序,序云:“强斋潘君,皖中奇士也。精制印,颇得其外高祖完白山人之遗志……”其《印谱》即由“西泠印社”出版。

潘强斋收藏秦汉碑帖和六朝墓志近万件,所藏石章,种类甚多,均属罕见之品。1938年,日寇侵占安庆,他避难到怀宁石镜,没田没地,靠教村童识识字收点薄资过日子,生活极其贫困。当时也有人向他求书,他多半署款“老(同丐字)”。对方不解其意,问他:“潘先生,这‘老’二字啥意思啊?”潘强斋笑道:“吾以书而易升斗,藉此干求于人,非丐而何?”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