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父亲的老师、同学及学生

时间:2011-02-23 12:37来源:东方诗书画 作者:萧承震 点击:

老师

一个人事业的成功老师是最重要的,启蒙老师,最后成功的老师都同样重要,没有启蒙老师,你上不了道。上了道同样要有高一级的老师指导,这样才能踏上事业成功的高峰。

先翁萧龙士学画画就是县城高小的图画老师朱学鶱引上绘画道路的,虽然朱学鶱只是一位小学教师,名气不大,你若问先翁学画的老师是谁?他首先说起的必然是朱孝堂先生(朱学鶱号),然后是徐州的苗聚五,上海的诸闻韵、潘天寿、吴昌硕,北京齐白石等。

先翁自幼喜画野花、飞鸟,又好为鸡鸭写照,但只是信笔涂鸦,兴之所致而已。十几岁到县城高小读书,一天路过朱先生办公室,看到迎面墙上挂了一幅墨兰,不由的止住脚步,他越看越好,那潇洒飘逸的兰叶,淡而有润的兰花。花歌叶舞的姿态,一下子钁住了他的心。他喜欢画兰了,画长线、短线、曲线;三角交、凤眼交;三笔花、五笔花;朱先生擅长花鸟,受其指点,临摹写生,练习不辍。荷花盛开时,师生携手去城南龙湖观花写生。

后来到徐州见到了画墨兰的苗聚五先生,亲眼看苗先生作画,先翁看的很认真,看他怎样用墨、用水、用笔的提、按、顿、挫;粗、细、波、折的变化;画叶的长短、交叉;花的浓、淡、瘦劲、肤润,他都一一默记在心。更高兴的是:临别苗先生亲自把这幅兰送给了父亲。他得到了这幅画,如获至宝。回家后,他用草纸,毛边纸反复临摹,渐渐地他画熟了,像了,便高兴地抱着到苗先生家请教,苗先生很喜欢这个学画刻苦、进步很快的学生,对他倍加钟爱。不吝借给他《芥子园画谱》,扬州八怪等名人的画集,供他学习临摹。

以后考到徐州第七师范,便经常得到苗先生的教诲,又先后接触了当地名流张伯英,王继述、王子云、王青芳、李可染等良师益友,看到更多的书画展览,开阔了眼界,书画进步很快。花中梅兰竹菊四君子画是他常作的体裁。铅笔画、水彩画是必修课。这些画种是刚从西方引进不久,着重写生,对绘画的造形、透视、明暗、写实是极有益的。传统的中国画是不太讲究这些的,但掌握了这些技法对创作中国画是有益无害,先翁画荷花就是吸收了西画明暗透视的画法,有高光、有凹暗、立体感凸显,更富有神韵。

徐州七师毕业后,他以美术教师的资格教中学、师范,奠定了一生的绘画道路,也逐渐在徐淮一带有了画名。

上世纪20年代初,他应李可染先生介绍,入上海刘海栗先生创办的上海美术专门学校插班二年级。在诸闻韵、潘天寿诸老师的指导下刻苦学习绘画理论,临摹古人名画。课余时间,他更爱徐渭、石涛、八大山人、扬州八怪及当代吴昌硕、王震等海派书画。与同乡同学李可染、陈云程、王继述等情谊深厚,常在一起钻研画技,互相观摩,提出优劣,共同进步。一次,得一同乡友人收藏的黄慎《携琴访友图》父亲甚爱之,白天上课,晚上临摹,不知不觉天就亮了。他到老年时,回忆起当年学画的情景就说:我们那时学画通宵达旦的时候常有,一点也不觉得累。

在上海艺专,除从师李健、诸闻韵、潘天寿、汪声远、许醉侯外,康有为、蔡元培、吴昌硕、梁启超、王一亭等也时来讲学。先翁对吴昌硕的画风雄劲、笔墨厚重更是痴迷有加,晚年他的作品里还蕴藏着缶老的笔墨余韵,尤其是墨荷、雁来红。他常说,字和画都要厚重,厚重来自勤学苦练,功夫到了,自然就厚重了。没有厚重的份量,书画就少有看头,缶老画的厚重,来自他的书法功力,前人说书画同源就在这里。业师诸闻韵,同窗诸乐三是缶老的至亲,常约父亲登吴门求教,曾赠父亲《荷花图》,并为其作品题字,在一幅《雁来红》上题曰:人为多愁少年老,花本无愁老少年。翰云学弟画甚工,将有大成定无疑。以资勉励。

在美专求学的多年中,除完成学校布置的临摹写生和其他作业外,他全神贯注地研习吴昌硕、王震(白龙山人)及明清徐渭、八大山人,扬州八怪等诸家的作品,吸取其营养精华,使他的写意画得到飞速的升华,这在他的一生的绘画生涯中是很重要的一步。

之后的数十年,他不断地充实提高,分别在徐州、镇江、无锡、南京等地举办了个展和联展,得到了名家的肯定。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