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凌徽涛先生的国画人物笔谈

时间:2011-03-03 21:41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傅爱国 点击:

就绘画表现对象而言,和人类社会联系密切的毫无疑问应当是人物画。我国绘画史上山水画和花鸟画的发达,与士大夫文人画家们逃避现实,寄情山林,隐喻人生不无关系。而人物画的不发达不仅与画史主流的非职业化和美术教育非科学的严格系统化相关联,而且与道德人伦的——和避讳也不无关系。这样,导致我国人物画创作主体陷入胆与识的两难境地,自宋元而降,人物画在文人艺术山水和花鸟的昌繁中暗然式微。直至近现代,伴着“西学东渐”的西风吹荡,我国美术界也在引进外来美术教育体系和绘画创作示范中,出现了中国人等待很长时间的人物画的复兴。近百年来现当代中国美术,绘画风气在由古典的、表现的、写意的转向现代的、再现的、写实的过程中,虽然通过写生而写实的历史题材和人物肖像成了画坛的重阵,但是,一些有睿智的美术教育家和画家们,或许出于对振兴民族艺术的使命感,或许觉得有必要在艺术和社会之间重新建立起必不可少的联系,走上了中国画如何“融合东西”的探索历程。涌现出一批油画和国画兼善的画家。当下,也许市场经济的艺术市场的潜动因素。“兼善”者越发多了起来。这其中有一个值得玩味的现象,就是油画科班者兼善国画者多多,而国画科班者兼善油画者少少。我们不能简单地把这一现象归结为画种的材质和技术含量使然,若作深究,恐怕还有着复杂的艺术心理学和艺术社会学的因素。

凌徽涛是一位善于以潜意识作画,作品跨越和浓缩历史时空、富有哲理性的智性人物油画家,取得了令国内注目的斐然成就。而且他多年来对于中国画水墨人物作为又一专攻方向,同样取得了正果。他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兼善”,称其水墨人物画家,名副其实。

去年凌先生出版油画集,嘱我写了一篇评文,文中有这样一段话:“对于凌徽涛的绘画,不能简单地或以油画家、或以国画家、或以“兼善”予以称谓。他的绘画形式‘通中西、融古今’,不独是技法层面,而且是建立在画理、哲学美学和历史文化的层面上。若就其绘画整体形式趣味而言,可以妙趣、意趣概括;若以一种艺术理论概念作为诠释的依据,可以套用克莱夫*贝尔的那句名言:‘有意味的形式’。当然,我更愿意以此指向他的油画创作形式。”为什么如是说?因为贝尔的“意味”从形式中得来,情感内容需要于具体形式关系中显现,是站在鉴赏的角度注重作品感性的艺术特征。它虽然与我国艺术美学中的“意象”“意境”理论有相近处,但有一定的区别。“情景交融”谓之“意象”,是从妙语中得来。我国写意艺术有所谓“妙语说”,则是从创作的角度确立趋向心灵的艺术特征。作品形式的意象一旦生成,包含着“象中之象”和“象外之象”,若也以“味”来形容,却要有“味外之旨”。玄言奥义中存在着扩大的不确定的因素。笔者向来不主张以“有意味的形式”评价传统范示的中国画作品,其理由是:写实油画关注客观现实的真实,“形繁而意少”,写意中国画注重生命精神的真实,“形约而意广”。尽管说凌徽涛的国画得益于他在油画上的造型能力、写实功夫和驾驭色彩的造诣,但从“写实”与“写意”的不同文化元素的比照中,是明显拉开距离的。他的国画应该属于“形约而意广”的范畴。

因此,有必要进一步谈谈凌徽涛为什么能担当起“国画家”称谓的问题。

他不是因为利益的驱动而选择国画短、平、快的创作形式,不是为了应付逢场作戏附庸风雅练就逸笔草草来忽悠世人,也不是把水墨作为炫耀才华的工具。而是长期通过对中国传统艺术美学的认知领悟中于情思浸深,以至不为则不快;另一方面应该说是主要的原因,是他长期竭力将自己智囊中丰富的民族艺术元素(如本体层面的哲学思想、主体精神、生命意识等;形式层面的神似形不似、气韵生动、情景交融、目击而道存、计白当黑、言简意赅等)融进以科学态度进行超现实油画创作的过程中,常会萦绕一个问题,有如王夫之曾经自我问答所言:“‘青青河畔草’与‘绵绵思远道’何以相因依、相含吐?”自答曰:“神理凑合时,自然恰得。”“青青河畔草”是物,“绵绵思远道”是心,如何才能心物无间,靠的就是“神理凑合。”“神理凑合”的具体表现形态,就是“灵心巧手,磕着即凑,岂复烦其踌躇哉”?“礚着即凑”,即一触即发,是所谓顿悟得到而不放过。从中,他深深体验到中西审美文化的差异性,悟到了一个理:中国的艺术元素中的许多东西,只能以本土的艺术形式方能表达痛快。作为学者型勤思虑的画家,在他的艺术作风中,既有认真严谨的一面,又有性情放达的一面。笔者可以断定,他的创作状态往往入静入境,“思广大”之时,性之所至,择之于器,其“好作品需要等待”且于形式“致精微”的油画创作理念,难以胜任“道心惟微”的创作冲动。所以,他选择中国水墨作为即兴创作,成为油画家兼善水墨人物的国画家,完全是自身储蓄的文化素质的明智选择,并且,作为兼攻而出手不同凡响。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