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水彩画中的文人意趣——评丁寺钟水彩画艺术

时间:2011-04-09 20:50来源:艺术界 作者:雷曼 点击:

在当代中国水彩画界,精于形式与技巧者颇多,然而精湛的形式与技巧不等于博大的精神。有时过于完善的技艺往往反衬了内涵的贫弱,艺术史上许多大师更是证明——艺术首先属于心灵。

2O世纪8O年代初,贺友直先生曾经提出:“画的是修养。”丁寺钟深明此中道理。他的探索在于从传统文人画艺术中吸取养分来充实水彩艺术,从修养入手,而不是从技法入手。故此,他的画流露着一种传统中国文人画的意趣。

他的画有一种“士气”。“士气”是说绘画要有清高的人品。钱选曰:“要得无求于世,不以赞毁挠怀”。古代士大夫画家大都借绘画表现品格,寄托“用世之志”,丁寺钟的画正是具有这种执著、诚恳的典雅情操。他的画有一种“逸气”。朱景玄在《唐朝名画录》中将“逸品”置于“神”、“妙”、“能”三品之上。“逸品”在艺术中指“得之自然”、“越名教而任自然”。它要求人们超越世俗,也体现了对儒家“礼”教的反抗。丁寺钟的画很少以人物或社会风俗为主要内容,丢弃了情节性。他常画的题材多是风景山水,体现宇宙的本体与生命。这种题材的选择与古文人画家以“梅、兰、竹、菊”为题材的态度相伯仲。“逸气”是丁寺钟追求的生活状态与精神境界——种道家的境界。道家的精神表现在“逸民”的生活态度之中,它“以天下为沉浊”,提倡简约的生活态度。反映在绘画艺术上,“逸气”要求造型上的“笔简形具”。丁寺钟在造型上往往将形象的不必要的细节加以删落,形成一种意象化的造型,形态简括,侧重表现神韵。《丁村系列NO.2》中,树木、河岸、渔船都草草而成,笔简意深,具有一种简练而生动的美。

中国当代水彩画家中,有一路是重“再现”自然的精湛的写实主义画风,而丁寺钟却是属于重“表现”主观意趣的另一路。这种“表现”的结果,在画面上直接导致了一种“写意化”的倾向。在他的作品中,一部分是较为写实的,但用笔有高度的概括性,达到了纯抽象艺术的边缘,如,《丁村系列NO.1》;另一部分较接近抽象表现主义风格,如《四季的印象·冬山》。但他所表现的内涵与西方抽象绘画大不一样。西方抽象艺术重视“形式感”,如康丁斯基的抽象绘画便是代表,后来出现的抽象表现主义侧重情绪的表现。而在丁寺钟的作品中占主导地位的是“道”的精神,一种对东方古老哲学的体味。“道”是老子哲学中最高范畴,所谓“大象无形”。他的画面往往虚实相生,在苍茫混沌的气氛中充满了运动感“道”又要求排除主观欲念,保持内心的虚静。他的画表露了恬淡而明澈的心境,“虚则万象生”。这是一种典型的属于东方文化的艺术精神。

宗炳在《画山水序》中提出“澄怀味象”的主张,它要求以“玄对山水”。透过丁寺钟空灵流动的画面,读者能感受到一种空明虚静的精神状态,一种“天人合一”的意味。文人画重“情”,重打发性灵。荀子曰:“好恶喜怒哀乐臧焉,夫是之谓之情。”古文人大家大都激情浓郁、个性鲜明。如.“八大”的怪诞、石涛的激昂、扬州、八怪的愤世嫉俗。丁寺钟却在喜怒哀乐中更多地流露了对大自然的秀美与宇宙生机的歌颂《丁村系列NO.1》的消淡;《四季的印象·冬山》的热烈;《四季的意象·仲夏夜》的明朗;《丁村系列NO.2》的忧郁;《冬天的意象》的孤寂;《雨荷》的欢乐……

李翱曾宣扬人类性情有着善恶之分。在丁寺钟钟情翱调鲜明的画面上。隐含着一种谦退、恻隐、羞恶、果敢的情性。没有过多的愤懑之情,而是更多地洋溢着一种健康而平实的美。

近代学者陈衡恪先生认为:“文人画有四个要素:人品、学问、才情和思想,其此四者乃能完美。”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在这条艰难的道路上,丁寺钟该是下了不少“笃实”的功夫吧?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