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粹然儒者,龙士先生

时间:2011-06-05 11:17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米格 点击:

黄永玉先生给萧先生画过一张肖像,很能传递出他那种神气。萧先生坐在藤椅上,两手捏拢。瘦瘦的,很静,很沉厚的样子。萧先生活到一百多岁,在画家中要算很长寿的了。晚年书法也好,笔酣墨饱,元气淋漓。我现在手中还有一条复印件,上面写着:“酒色财气,杀身利器。世人不悟,可惜!可惜!”

齐白石家“老门客”

萧龙士先生,原名品一,字翰云。萧先生1949年春天到北京,穿一件紫花布大褂在李可染、李苦禅陪同下到铁栅屋去见齐白石的时候,那年已经61岁了。同行的还有一个朋友,叫老耘(这个人容以后再说他,也是一个画得极好,带点怪气的人,一辈子名不出乡里)龙士给齐老先生带去一张自己画的荷花,齐老先生看了许久,然后揭开砚盖,舔了舔笔在画上题曰:“龙土先生画荷,白石自谓不及,国有此人而不知,深以为耻。想先生不曾远游也。”

萧老看了齐先生的画,当时就拜了齐老为师,做了一个高龄学生。后来齐老先生称他为“老门客”。老耘没有拜,他觉得齐先生没有他画得好,不配做他的老师。还是回老家练武、行医、画画。悄悄地死在乡里,一直到现在也没多少人知道他。老耘这个人一生逃名,电视台要采访他。他马上卷起家什就走了,赖少其先生找他好几回要求画。他一听赖老是当官的,马上跑得远远的(赖少其官拜宣传部副部长)。当官的人开车去求画求字,他不写却偏偏喜欢给司机写,还写上上款,这不是故意气人吗!我看过他写的一张前后出师表,现当代罕有人能达到这种水平。

做善事不可让人知

龙士先生是萧县刘套萧场村人,清光绪十六年生人。萧先生家在当地是一个大地主,但到了龙士先生这一辈,因为他的低调慈善活动,家境慢慢就败落下来了。萧先生做慈善不欲人感恩戴德,他说做善事欲人知,则本心就存了不善。有一年徐海地区大饥荒,他请了许多饥民帮他家盖房子。每天要按他的进度来做活,做快了他还不高兴。每人每日可得几碗“糊豆”果腹,“糊豆”就是锅里放点米加大量的水,开锅时勾以高粱面或者粗面,成一种糊糊状,然后缩颈而咽之。墙都筑好了,就差上梁了。龙士先生又要停工了,说没钱盖了。众人计日得酬,每人可得二斗高粱。家人不解问龙士先生说:“好好的怎么又不盖了?”龙士先生说:“无故推恩于人,益增人不安。不如请人来盖屋,计日得酬的好。现在春荒已过,二斗高粱也能接上夏粮了。家里房子已足够住了,多盖了也只是空放着,不如就这样吧!”

本地有个穷汉在一户绅耆家做长工,不知怎么和财主的闺女好了。还把人家财主家闺女的肚子弄大了,闯下了塌天大祸。绅耆要给县上递呈子,办他个入室强奸的罪。想结果这个人的性命。龙士先生听说了就上门跟这个绅耆说:“你女儿又欢喜他,他又欢喜你女儿,你这是何苦。断送他一条性命容易,造下的罪孽可也不小,再说瓦片都有翻身时,他眼下是穷,可也不当该死的罪。世事难料,你杀了人家一条性命,人家也和你结几代仇冤,莫不如成全这件好事,我情愿出些钱给这个穷汉作聘礼。”这个绅耆想想,也是这么个理。只是一时面子下不来,后来就请龙士先生当了男方的媒人,体体面面地把婚事办了。上世纪70年代龙士先生回乡时,他弃车步行进村(这也是老辈典型,步行以示不妄自尊大)。这个长工已是爷爷辈的人了,带着一家老少跪在路边上环拜,谢龙士先生的成全。

贩夫走卒辈都能说到一起

我第一次见到龙士先生的时候,他已是90多岁了。记得是在工人文化宫画画,他的眼睛不好,用手在纸上摸索,李昌松把他的墨蘸好,告诉他这笔是浓墨,这笔是淡笔。他用手比一下位置就画,纯以神行。画荷花或者兰草,枯劲老辣,如绵里裹针,如枯壁挂藤。龙士先生不喜欢赴宴,在外面吃了两天就说受不了。要家去,要还我口来。说外面菜油水太大,吃了要泻肚子。他在家里也就是一碗粥,一个馍,一碗咸菜。自奉甚俭。他那时候在文史馆工作,也就是开会的时候去坐坐。后来选他当个美协名誉主席,大家都要他到主席台上坐。他不坐,强不过众人只好坐在主席台上。他非常惶然口中念念道:“画画就画画呗,还弄了个主席!”龙士与贩夫走卒都能说到一起,拄着拐杖到处走走看看。小孩子说:“爷爷你给我画张画吧!”他也应下来,认认真真给人画好,然后送出门。跟小儿辈说:“人待我以礼,我更当待人以礼。”有一次一个人看龙士先生日子过得拮据,取画的时候悄悄在画台上放了几十元钱,萧先生发觉了立刻叫儿子承震追出去,送给人家。他跟求画的人说:“我有工资,画画不过是文人余事。能有人喜欢我就高兴,哪能以画求财呢?”老先生腿脚好的时候,常常穿一件褪色的中山装,拄着拐杖在城里到处走。省立医院紫藤开了,他带着王守志先生去写生。他站在紫藤架下,用手在空中划来划去,说是在打腹稿。用手杖把紫藤花藤与花特点说给王守志先生听,王守志先生说大写意并不等于是粗糙和率意,写意画有很精微的地方,在这方面他是从萧老那里学来的。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