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传统文脉的诗意述说——丝网版画《天工开物·徽墨》读释

时间:2011-07-26 08:41来源:省文联 作者:曹玉林 点击:

作为一个伴随着现代艺术而发展起来的年轻画种,丝网版画自诞生之日起,便与现代美术观念结下了不解之缘。这种不解之缘使得丝网版画一方面在精神层面每每醉心于观念的隐喻和哲学的阐释,在形态层面又往往热衷于技法的展示和语言的创新,二者结合便产生一种挥之不去的精英化情结或曰学院化倾向。这种精英化情结或曰学院化倾向,虽然有利于提升丝网版画的学术含量和艺术品格,避免象当下某些其它艺术形式那样流于浅表、直露、粗劣和媚俗,而是坚持了对艺术尊严的维护、对画种本体的珍惜、对精神境界的向往。然而,这种精英化情结或曰学院化倾向,终究是一种自设的藩篱。它不仅妨碍了丝网版画的大众化,使得这一原本极具生命力和适应性的新型画种,疏离大众,孤芳自赏,陷入了很难与广大欣赏者沟通互动的生存困境,而且也阻隔了丝网版画本土化和民族化的历史进程——它的那些模糊多义的观念隐喻,挪用错位的嫁接组合,都不可避免地带有西方现代派或后现代派艺术的话语特征,而与我们今天所倡导的弘扬当代版画的民族精神,构建版画艺术的本土话语相距甚远。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利弊互存的两难之境,它既是当下丝网版画创作者的现实宿命,也是当今时代对丝网版画所提出的严峻挑战。为了走出这一两难之境,推动当代丝网版画的本土化和民族化建设,广大丝网版画创作者作出了不懈的努力,取得了不俗的成果。由青年版画家秦文、陈可、汪津淮、黄明、纪念等五人合作的丝网版画《天工开物•徽墨》便是颇有代表性的一例,该作荣获第十八届全国版画展铜奖。

《天工开物•徽墨》是一幅由五个独立画面组成的大型组画。这五个画面分别表现传统徽墨制作过程中的五个主要环节:取材、配方、制墨、装饰和试墨。众所周知,墨是我国传统文化中的文房四宝之一,而由安徽歙县一带所生产的徽墨,则是墨中的上品,向有“其坚如玉,其纹如犀”、“清有余润,研无留迹,落纸如漆,万载存真”之美誉。徽墨与宣纸、湖笔、端砚,皆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瑰宝,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在宋人苏易简所著的《文房四谱》和明人宋应星所著的《天工开物》中,对此皆有翔实的记载。从某种意义上说,徽墨对于中国的传统民族文化而言,不仅是一种书写和绘画的媒介,更是一种民族文化的徽章和符号,象征着传统民族文化的历史积淀和发展脉络。因此,丝网版画《天工开物•徽墨》在题材的选择上就有历史的厚重感和文化的针对性,更值得注意的是,作者们在表现手法上采取了一种较为平实的,然而却又充满诗意的表现方式。这种表现方式与那些过分强调“观念”和“哲理”的作品往往采取错位、夸张、变形、抽象、诡异的嫁接、符号的组合等表现方式有着更大的区别。这种区别,彰显出其不同寻常的价值意义。

具体而言,我们知道在当下的丝网版画作品中,常常可以读到哲学的话语,却很难读到“情节”和“故事”。这些哲学的话语往往具有很强的观念性,既不可捉摸,又很难确指,显得十分玄奥。但《天工开物•徽墨》所采用的这种较为平实而又充满诗意的表现方法,却既是抒情的,又是叙事的。它的那种对传统文脉进行诗意述说的写实风格,与前者的那种追求对哲学观念作玄奥阐释的晦涩风格相比,从表面上看,似乎未免显得有些简单落后,甚至不无平铺直叙之嫌。但站在精英化与大众化双向互动的立场上,用一种多元的、开放的、务实的和民族化的、本土化的眼光来看,我们就会发现这种平实然而又充满诗意的表现手法,其实是对当下一味追求“观念”和“哲理”而不惜牺牲作品精神含量和审美功能的一种校正和反拨,有着适应当代社会大众化的现实情境,使丝网版画走出自我封闭的狭小天地,避免其日趋边缘和萎缩的学术价值与现实意义。

以上是从绘画的所指系统和价值取向上,对《天工开物•徽墨》所作的读释,从中可以看出这幅作品在创作理念和精神层面上的某些特点。然而对于一幅成功的作品来说,仅仅拥有精神和理念是不够的,因为精神需要物质来承载,理念需要形态来折射,对于一幅作品的读释,除了要作所指系统和价值取向上的分析之外,还要作能指系统和技法层面上的分析。那么,这幅作品在能指系统和技法层面上又有哪些特点呢?对此,需要从语言形式方面来进行考察。

在分析《天工开物•徽墨》语言形式方面的特点之前,需要先了解丝网版画这种绘画形式在语言方面的特点。一是“漏痕”的表现力,二是色彩形式感。

首先,我们来看“漏痕”的表现力。所谓“漏痕”,其实也就是印痕,指的是丝网版画创作时在网布上遮蔽了一部分网孔,而利用另一部分未遮蔽的网孔施印时所留下的痕迹。漏痕或曰印痕,如同中国画中的笔墨,其意义不仅在于状物造型,印痕本身也有着独特的表现力(丝网版画中的漏痕或曰印痕,与其它版种的印痕在表现力方面有着微妙的区别,因篇幅所限,此处不作展开)。这种独特的表现力,在《天工开物•徽墨》这幅作品中有充分的展现。我们看这幅作品,画面上凡有形象的地方,皆有着丰富的漏痕,这些漏痕匀称和谐,相互叠加,既有层次又有变化,既有质感又有情味,十分耐看(这一点,往往需要观赏原作方能体会),将丝网版画的“漏痕美”或曰“印痕美”这一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其次,我们再来看色彩的表现力。强调色彩,或者说突出色彩,是丝网版画的一个重要特点。需要指出的是,这里所说的色彩包括两层含意:一是丝网版画的色彩是建立在漏痕基础上的色彩,是版与版之间叠加组合所产生的色彩效果;二是色彩自身的表现力,包括色彩的形式感和色彩的饱和度等等。《天工开物•徽墨》的色彩是极为出色的,经过认真提炼的和巧妙概括的色彩与丰富而有层次的漏痕密切相关相互映发。五个单幅的作品,五种不同的色调,既互有区别,又风格统一,构成了一幅柔和、淡雅、绚丽、斑斓的动人画面,如同宫、商、角、徵、羽五个不同音符所谱写出美妙乐章,令人赏心悦目。

另外,《天工开物•徽墨》在表现形式的其他方面也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尤其是它的构图可分可舍,分则独立成章,逐物有致;合则环环相扣,浑然一体,可谓匠心独运。此外再加之其雅逸的气息、优美的韵致、质朴的背景和高古的造型等等,所有这一切都创造出了一种高蹈绝俗的意境和葱笼盎然的诗意,令人砰然心动。虽然从严格意义上说,《天工开物•徽墨》在艺术上并非尽善尽美无可挑剔,然而,作为近年来丝网版画在创作中弘扬当代版画的民族精神,构建版画艺术本土话语的新成果和新收获,它所体现出来的创作理念却是值得肯定的,它所给我们带来的启示更是不可低估的。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