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物象的生命转化——杨天民油画《香雪》系列品读

时间:2011-07-26 08:53来源:省文联 作者:王超 点击:

《香雪》是杨天民先生2007年的力作。这是他最近顺着直觉、不厌其烦地辨识、品味那些为眼睛或记忆里感官所触遇的意象;这是他随着潜意识的浮沉,摸索在其内心萦回的一片浓挚而又深沉的情感,再伴着多年创作累积的理性与智慧,在画布上追寻那一时闪动的力量。画面上凝聚着一种经过深思熟虑、从千锤百炼中洗礼出来的直觉与生气,这是他经过三十年的艺术修炼,相期与来的精神表达,因此《香雪》可谓是杨先生艺术生命中的又一块里程碑。

我第一次见到杨先生的画那是在多年前,欣赏其作品《农家喜事》,那雄浑的乡土题材的人性主题反映出画者对于人生和艺术的探索,使我产生了对于画者的深厚兴趣。2005年,我如愿考上了杨先生的研究生,让我对杨先生有了更加透彻的了解。杨先生的艺术训练和许多现当代主流画家一样开始于前苏联契斯恰柯夫体系,良好的写实功底使得他在学生时代就非常出众,以杨先生的功底,乘时以写实形成个人风貌不难获誉,但他却沉稳地留在原地,对油画的规律性课题钻之弥深。他常常告诉我,要在写实上下功夫,更要在创作上钻研,他自己正是这么做的。在他创作的《遥远的呼唤》这一系列中,就可以捕捉到杨先生艺术变化的一些痕迹。杨先生通过和静物的直接对话,深化了在他心中与自然相互感应的自我深心的节奏。如果说,他在《农家喜事》中是通过乡土题材的物象自己同自己对话,那么现在他将这种自我对话置于从人情日常物品之中得来的对人类精神生活的理解与体会之上。这一变化的实质是从探索绘画对象的精神活动和生存状态转而归于自己的心灵,将自我深心的节奏与宇宙内部的生命节奏相吻合。这一由外而内的转变颇具中国艺术的神韵。

2006年,杨先生赴欧洲作了艺术考察,这为杨先生领会油画实质和它独具的魅力,认识欧洲油画传统,反省中国油画现状提供了地利之便。当杨先生在欧洲二三十个城市的博物馆里,将其数十年的油画视觉方式、审美理想的训练、创作与教学累积的能力、认识,同欧洲油画的“母语”传统相互印证,交流的过程中,也许是诸多大师的创作状态启发他超越“造型的真实”而登临诗的境界。或许在那时他已隐约感觉到,只有在诗的境界里才能把自己长期研究的油画规律性问题融化为艺术的活力,只有抵达诗境才能将中国人的艺术感觉与境界贯注于油画的语言系统,才能在外界与其内心之间建起自由往来的通道。

我们知道,画面形式诸要素存在着某种特殊的组织方式,这些方式符合人们视觉感知的心理需要。而这些都产生于对自然规律的形而上的把握,建立在绘画与自然相区别的秩序之上,对自然进行形状与色彩的重构与变奏。杨先生通过观察,自然写生的视觉愉悦被提炼为某种有规律的形式,同时将偶然的外界构成秩序的节奏。一般意义的风景被赋予了视觉图示内涵,物象的生命转化为富有形式魅力的画面。《香雪》就显示出了这样一种新的作画状态,这种明澈的基调、鲜活的色彩,显示出了杨先生一种精神上的豪兴和情趣上的闲雅。而且他对自己的创作目标已经相当明确,通过《香雪》他也感受到了新的作画状态,所以他在一年的时间里从容地画了五张,让自己熟练把握各种不同色调的冷暖变化,色阶的衔接关系。看来杨先生是相信,惟有经过准确、科学的研究,对相关规律的认识真正到位,才能抵达内心的诗境。由此可见,杨先生是以其日积月累的智慧与能力沉着攀登高峰的人。

从欧洲回来,可以知道他对欧洲油画的造型、条件色和结构有着很深的体会,他把这种体会投入到《香雪》组画中。为了获得鲜活、生动的造型,他对外轮廓、天空、树、山的处理写意和深入;在色彩的运用上,他刻意使每一块颜色都成为一种有光的、有冷暖关系的活生生的存在,一笔下去,既是形也是色而且又是“画”。这种对于地道的油画语言,完美的油画境界的追求,不仅像印象派那样记录瞬息万变的客观境界,而且带着人性的细致亲昵自然,这是东方传统的情绪。

杨先生在油画领域里领悟了中国艺术的基本境界,与此相关的是他也从油画的用笔中品出中国画用笔的神韵,这使他的运笔和用色逾越了规律性、科学性,体现了中国画的写意用笔。《香雪》中的许多用笔,不是以往油画中的一笔一笔摆上去,点出来,而是用油画笔去皴和擦,有意识地将中国画用笔的韵味引入油画,在深思熟虑的基础上建立起自己无拘无束、顺其自然、随心所欲的绘画状态,寻求一种千锤百炼之后偶然迸发的碰撞。只有在这样的境地中形成的作品,才是真正属于他个人的情感,也让我们了解了他对于心灵的阐述。在用色上,他更强调保留最初印象、烙有画家心印的画面感觉。他告诉我他有时把原色直接用笔弄到画布上,让他们相互组合、彼此交织碰撞。这些活跃的颜色成分不断地刺激着他的视神经,激发其内心的创作欲望,这是在调色板上调不出来的。这样才有了灵犀,有了动人的气息。

国画运笔,指之所触、目之所视、心之所想而形成的对笔力的感觉,往往异乎寻常的敏锐和细腻。惟有对笔力极其微妙的运行变化体会入微,才能有恰对好处的表现。这不仅是中国画用笔的讲究,同时也是中国人的一种艺术感受方式,它包括了画家在运笔过程中从视觉、触觉到心理乃至“第六感官”的综合感受。中国人特有的艺术感受方式,在杨先生的艺术生命中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他常常教导我们:“中国油画完全可以充分利用本民族传统中的文化资源,汲取丰富的艺术创造的营养。我们研究油画艺术的主观性色彩,很有必要领悟中国传统艺术的美学思想和绘画观念,这样的油画才具有民族性,才是有感染力的。”体现在《香雪》系列中的那些小笔触,看起来似乎是毫无意义的,可是就像在围棋布子,使画面内外丰富,处处透气。这个生动的局面,既非千姿百态、不断变化的自然景象,而非画家深沉蕴藉、不断流动的主观情感,而是体合着宇宙生命律动的自我深心的结构。

《香雪》的艺术魅力,不在于画中的景物,也不在于画家直接的情感反应,而是一种存在于整体构成中的特质及其所递引的一种境界。它看上去似乎是画家曾经在一瞬间真正看到的景致,其实则是他的审美直觉与其艺术修养共同构成的艺术气氛和效果。在他对自然的准确观察中,不仅带有杨先生个人生动的直觉,而且富有温和的人文气息和文雅的古典意趣。尽管运用了印象派开创的观察方式,然而他的底蕴是东方的。我从《香雪》中感受到的不仅仅是画家的心声,还有根源于中国传统哲学的艺术理想。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