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墨舞雪飞抒心声——从《墨舞雪飞》读吴雪近期书法

时间:2011-07-26 18:40来源:安徽省文联 作者:王永华 点击:

观览吴雪先生最近书写的欧阳修滁州诗文作品集《墨舞雪飞》中的作品,给人印象真是惬意:行笔大多直率、果断,特别强调速度和力量,比如大量使用折笔、捺笔中用“顿”和“折”来代替常见的转笔,以及完全被用笔方式控制的整体结构。流连于此,让人生发既出乎意料之外、又返于意料之中的感叹。

吴雪的书法,尤其是他的行书,钱念孙先生分析得好:米字的底子,转益多师,王铎、赵松雪、苏东坡的雪泥鸿爪,隐隐然在;形态法度上又融有自己的情趣与感悟,意气纵横、干脆利落,显露出自家风貌。《墨舞雪飞》较之他此前的作品,可以说已经是更加“蔚然深秀”了,我觉得迷人之处,正在于气脉酣畅——布局结构的跌宕跳跃,和整体气势的飞扬飘逸。因此我尤其喜欢集子中诸如“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不同也”这样的草书条屏——“墨舞”与“雪飞”俱在,一派真气弥漫,性情泼洒而不逾矩。那真是“醉翁”之制了。

书法实际上是融观念、感觉、践行为一体的活动。它极为精微,看得见的是形式、技法,看不见的是书者的内心生活。有西方哲学家说,“人是领会存在的存在者”,而书法正是从躯体与心灵两方面来领会存在的真实。吴雪书写这批作品,有因、有缘、有感兴、有寄寓。他2010年度在滁州市挂职一年,勤勉政事之余,流连滁州山水,追蹑先贤胜迹,感慨良多,用吴雪自己的话来说,是“真的醉了”。而所醉者,在琅琊山水,在欧公的执政理念,在滁城人民的情意。因此“书为心声”,泼墨写下这批作品。这段经历、这份情意、这批作品对于作者都将无比珍贵,因为它们恰恰正是“存在”此刻的明证。并且,这份感悟肯定会在吴雪今后的书写中继续“发酵”,因为“领会”并不仅仅会只是停留于此时此地的一种感受,相反,它会促使书者更有意识地去作更多、更广、更深的,对于历史和此在的反思,而反思则又会使感受更真实,使笔墨更酣畅,从而促使书者写出更多、更深厚同时也更具个人性的作品。

书法能够表现人,往往一字即可见出书家的心性。看吴雪的字,就可以看到吴雪为人的谦和与热情。吴雪曾对我谆谆强调赵孟頫\的“失”与傅山的“得”,坚持作书先作人。他欣赏陈独秀的书法,我想原因便在于此。吴雪始终在不断修养完善自己,自觉追求正气灌注、格调高雅,《墨舞雪飞》便体现了他这一份情怀和心迹。

气脉酣畅的书写格局,也源于吴雪对于书法中“气”的问题的长久关注和思考,对于“气”的运思因此贯注在他的笔墨里。所谓书法中的“气”,至少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看:从本体论意义言之,作品当缘情而发、因气而生;从创作论言之,作品当运气而成,或褩礴勃发,或凝神逸出;从鉴赏论来说,则是作品呈现出的一派生气烂漫、真气迷离了。

有时候也觉得在吴雪热情洒落的书写中,似乎理性总在自觉不自觉地节制激情,故而我们看到作品深稳、含蓄、结体内敛。这一方面固然是法、意相兼,但另一方面则有时也透露出书写时意气的使转痕迹。我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有着吴雪早年在大学时期曾经受过严格的哲学训练的原因。而书法正是写意的哲学艺术:在奥赜之推移中,得义理之会归。

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说:

驰思造化古今之故,寓情深郁豪放之间,象物于飞潜动植流峙之奇,以涩一通八法之则,新理异态,自然佚出。

当“新理”和“异态”从作品中从从容容地“自然佚出”,那也许就是“人书俱老”的大观了。我期待着这个时刻的到来。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