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单纯静穆的诗——陈智行草书印象

时间:2011-07-26 20:21来源:安徽省文联 作者:李晶 点击:

一幅好的作品不仅要经得起反复观赏,还要能带给人感动。

认识陈智先生已有些时日,却一直无法想象其字的风格,是雄浑、粗犷,或是清新、典雅,又或是柔韧、自然。因为害怕主观介入与实际结果相碰撞后的尴尬,并决意不妄作想象。终见陈智先生的墨宝,觉得感动,为其字中体现的清雅又显骨力的氛围所感动。我不是一个专业的书画评论者,对书法的爱好源于一种单纯的热情。当你对一门艺术没有达到精通的时候,千万不要在该艺术门类作者面前说“我不懂,所以不知道好不好。”你只需要表达喜欢还是不喜欢即可。对书法,我采取的就是这种态度:用全部的感性去追求所喜欢的。

我既然不是专业评论,就不再去使用“平、白、泼、洒、点,中锋有力、侧锋脱俗等专业术语了。所以对陈智先生的字,除去本身的技术内涵外,我更注重这些字背后所体现的生命意义。

单纯之美——生命热情的迸发

历史上但凡那些有成就的人都是单纯而热情的,如果一个人负担很重,或是缺乏热情,很难想象他会有什么突破。有时常有字如其人一说。我们可以用“干净”二字来形容陈智先生的书法作品。其字清雅爽洁,去雕琢之燥,存朴雅之风,是由内而发的气韵之作,充溢着真挚浓烈的感情。艺术受众从审美对象中所获得的审美享受,是受艺术作品的情境制约的。欣赏陈智先生的《行书斗方•毛泽东诗》、《行书斗方•毛泽东长征诗》、《行楷瓦当•长乐未央》、《行书斗方•孟子.尽心上》,给人怡然自适、悠悠然陶醉之感。一种喜悦充溢全身,这是作为受众对自身生命存在和生命活动的享受。陈智先生的字是对生命活动的体验和对生命意义的感悟,是全身心的投入后对生命的深层意义的获得,体现着“自然向人生成”的规律。这种东西是许多练了几十年书法的人所没有的,这些人或害怕没了古人风范、又或害怕失了今人风度,顾虑太多,以至于限制了脚步。陈智先生的字则少了几分顾忌,多了几分单纯,清雅秀丽间展现了脉络分明、元气淋漓、正大光明的君子气象,少了几分“娇柔”,多了几分“骨力”,思路开阔,无拘无束,不受观念束缚,章法中有创新、继承中有发展,体现了一种生命热情的迸发。

静穆之美——生命执着的韵味

凡为艺术之道,其境界便在于“尽精微而致广大,极高明而道中庸”。书法之高雅,亦体现了这样的规律。陈智先生的行书《禅宗公案•五灯会元》、《禅宗公案•景德传灯录》、《周密•齐东野语》、《毛泽东诗词•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淡泊闲雅、逸气纵横,体现出一种“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是一种内心平和的展现,将其人生阅历纳入书法之中,感悟通灵,有顿然之悟。“静穆”之道,必有“圆通无碍”之境。陈智先生性情的独具特色还体现在注重点画的运用上,纯熟的笔画间铸造出一种博大、劲健、充实而有光辉的人格。其书之静穆、沉稳如其人之性静情逸、文质双美。其书有老庄思想的超然豁达、虚玄淡远,言有尽而意无穷,给人一种举止安详、辞让有节的韵味。老庄之境将日常生活与生命之境结合起来,足以启发我们“艺道一体”的生活态度。在生活中提炼、升华,在人生中磨练、感悟,在书艺上执着、无悔,这些都是书法家必修之道。可以这样说,陈智先生的书法作品是其艺术修养、人格力量的体现,作品中蕴涵了他的人生追求与审美理想,体现了一种生命永不停息的追求。

如诗之美——生命丰富性的体现

陈智先生的字以现代人的艺术观念,将魏晋唐宋、南帖北碑、庙堂山林、阳刚阴柔尽收于胸次眼底。有“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之势,又有“闲来垂钓碧溪上”之雅,更有“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之兴。大凡高层次的艺术,都是多种元素的整合。陈智先生的行草书就是一种具有多元审美元素的艺术作品。其行草《皎然•答李季兰》、草书《鹤寿》新颖、真挚、平易、坦荡,不乏灵动,线条有力且有质感,结构平整,情绪饱满。在陈智先生的书法评论《当代书法之冷思考:文化缺失》中,他提到:“由于传统文化缺失而带来的当代书法创作主体精神偏离,审美标准泛化和社会功能削弱等问题对书法发展产生了阻碍。当代书法的发展必须要尽可能地回归传统文化的依托,回归书法本体,书法的未来必将走向立足于东方传统文化根基的具有独立审美价值和审美理想的,并能合理借鉴外来文明的,具有广泛社会功能的艺术发展道路”。陈智先生的书法作品,正体现了他的这种审美追求:既有传统文化之根,又有现代审美功效,是个体生命丰富性的体现。读陈智先生的行草便觉其中激情盎然,作品中既有米芾的沉着,又有王铎的雄强,也体现了祝允明写意的影子。可以感觉得到,陈智先生是在试图用当代人的审美视角为书坛创作新的书法语汇。

当今时代是一个多元巨变的时代。在各种思潮的相互交融下,在外来文化的撞击下,文化艺术尤其是书法艺术的发展必将受到深远的影响。在这个充满多种可能性的当下,陈智先生在浮华铅尘中洗去华躁之气,做出此种单纯、静穆、如诗之作,可谓是书坛上一枝傲然寒梅。祝愿陈智先生在书法道路上越走越开阔。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