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率意冲和,庄雅并重——读许敬如先生的花鸟画

时间:2011-08-04 08:22来源:皖南晨刊 作者:高月明 点击:

读罢许敬如先生的花鸟画集,掩卷遐思,我仿佛听见那些山雀在荆榛间鸣叫。那些天地间闪烁的精灵,穿越丘冈,穿越溪涧和白云,偶尔栖止在芦荻、灌丛、蕉竹、杂卉和枯藤上。云霞有时会镀亮她们澄澈的羽毛,而晨昏有着阴翳底色的倏忽亮斑,有时又会给小鸟带来安适的喜悦或怵惕的醒。我在想,面对天地的大美,一个为笔墨献出一世热忱的画家,一个善于造境的人,他的发现是敞开的,他的慧心是专注的,他的创造是多元的、诗意的和畅快的。呈现出“思”的品格和“逸”的本真。这就是我品读许敬如先生花鸟画的最直观的感受。

许敬如以写意花鸟著称,所画多为村野河滨之间的幽趣景物,涉类广泛,意境简远,天趣盎然,幽渺多致。他的画构图简略,骨清气雅,率意冲和,庄雅并重。从先生馈赠我的画集中,既有梅的桀骜,松的高古,鹰的霸悍,鹤的高蹈;又有蕉叶的博雅,藤萝的苍郁,芦荻的幽渺,禽鸟的恬畅。无论何种题材,许先生都善于用洗练的笔触、变化的墨彩、润泽的水分表现得恰如其分。他所画的山雀、仙鹤都带着丘山深泽的灵气,而这单纯依靠笔墨或是写生都是无法达到的,它是融汇了画家对生活的观察,对艺术的领悟,加之笔墨的功夫才能达成的境界。

纵观许敬如先生的花鸟画,可以归纳为“简、蕴、雅、逸、透”五个特征。

简:指的是构图及物象的简洁了然。许先生的构图在遵循传统技法突出主体的基础上,用极其简练的笔触、简略的造型表现摹写对象,既遵古法又重创新,笔简意沛,简而不陋。如他的《双鹤图》,用书法的线条,浓淡相参,寥寥数笔,勾勒出仙鹤昂首低回,优游水湄的闲雅不羁、超然物外的姿态,而作为衬景的散篁和芭蕉,简淡清癯,洒然如风。而仙鹤、散篁和芭蕉的组合,恰好表达了传统文人士大夫追风怀远,挣脱尘累羁绊的出世情怀。他的另一些小品,笔墨练达,气息绵缈,气骨相生,形神相契。他的这种风格是一贯的,即使处理较为复杂的素材,也不忘从简的宗旨。由此可以看出,许先生奉简从略、抱朴守真、摒弃浮华的艺术风格。

蕴:是一种涵泓包容的姿态,它是由画家的笔墨功夫和学养构成的,包含了画家的功力、眼界、思想、性情和人生历练。许敬如先生出生于素有“国画之乡”美誉的安徽萧县。其祖父为清末举人,有着深厚的家学渊源。自幼习画,天资敏悟,毕业于中央美院国画系,师从郑正、李苦禅、张世简、卓然等名家,有着扎实的基本功。他的花鸟画根植于传统,笔墨蕴藉,气骨俊爽,肌理丰韵。开合不离古法,张弛寄以性情。从中透出随喜而达观的人生态度。他的画作的坚实部分,如枯藤古树,以焦墨点染勾擦,气息古拙,老厉盘曲,扪之有息,斫之有声。从他的松、梅、竹、荷以及雀鸟翔止栖息的姿态中,我们看到的是大自然的恬适自在与安详,一种天意随心的喜感扑面而来,同时,那种抗争的、自律的、壮大的、“自藏薪柴好过冬”的卓然独立精神,也不时跃然笔墨间。

雅:其实是一种高尚的文化品质。许先生雅人深致,他的花鸟,有一种博雅君子的气度。从他的迎春、玉兰、秋卉、嘉果、水仙、野鸭等题材中,不时传达出从容、雅健的气息,给人一种物我相随、相彰、相映、相惜、相忘的妙悟与点化;他的一幅有着“八大”风味的鸟石小品,画的是暮云横亘、碣石当风、孤鸟回首的情景,题名为《心旷神怡》,从鸟的笃定瞻远的神情中,我反复琢磨其中的况味,终觉有一种澄明、畅达和不悔的情愫充溢其间。这和许先生“达人不闷”的情怀有关,即使他在画芦花、枯茅、残荷、孤鹜、野水这些岑寂物象时,也不是一味地落入枯寂,我们依然能体悟到“澄怀观道”、“抚琴对流水”的通达与超然。

逸:其本源是流动的、不辨行迹的、超迈的,且具寂寥本性的品格。当书画艺术融入“逸”的元素,它就具有了上升的、飘浮的氤氲之气,我们叫它“逸气”。可见,“逸”是以气而显形的,是高迈的。许敬如的花鸟画,“逸”在笔墨中,或隐或显,隐时以形取胜,显时以气取胜。我们说到他的松鼠和山雀,这些小精灵,她们的现身不是孤单的,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她们有时表现的很亢奋,有时又表现得很幽微。亢奋时,画家赋予她们的色彩很明亮,很笃定,“逸”在其内;而幽微时,画家赋予她们素朴、恬淡的墨迹,“逸”在其外。“逸”是萧散,是神韵,是吹风断俗的远谋。许先生的“远谋”,是长期探索实践的结果,更是一种“低处把事做到家”的情怀,是一种“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的胸臆。

透:是骨力的象征。许先生作画,意在笔先,神到力至。几十年来,他创作不辍,心手相应,得鱼忘筌,这是一种上乘功夫,它的所向披靡,全在于力道。画家可以轻易赋予禽鸟飞翔的形迹,但难以赋予禽鸟的徐疾有致的神韵。关键在一个“透”字。力透纸背说的就是这等功夫,许敬如先生做到了,而且把这种功夫渗透到草木的肌骨。从他的古松、鹰隼到雄鸡,从他的冰雪寒梅到秋水野韵,那种发轫于毫端的力道的劲响无处不在。那是气的盘旋,力的捭阖。是一种脱胎换骨、澡雪精神的内在修为。

许敬如先生现已年近古稀,他的艺术正值成熟时期。而他身体健朗,精神矍铄,仍然每天作画不辍,这是他的福音,也是我们所期待的。祝愿他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在艺术的秋天,收获属于他的累累硕果。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