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论大写意花鸟画家薛志耘先生其人其艺

时间:2012-02-29 20:22来源:新华网安徽频道 作者:刘洪郡 点击:

"半世入俗半高雅,以俗养雅,清白做人,老实画画,独善其身。"这是当代大写意花鸟画名家薛志耘先生做人为艺的真实写照。

认识薛志耘先生并非偶然,听身边的朋友谈论久了便产生了兴趣,阅读关于他的报道信息,品读他的花鸟大作,遂觉实有水平的大趣之人。于是,缘分来临时,他的真实面目便在我眼前显现了。他高大的身躯亦是伟岸,蜜黑的卷发彰显着精力,一双炯目在厚厚的花镜后面散发出令人倍感可爱、单纯与神秘的光芒。他好吸烟,善品酒,穿着朴实,说话智慧;他好热闹,好交友,但又喜独居静守。于是便在雅俗之间,他体验并过滤着人生百味,悟透机缘,倍增激情。他的涵容与厚重百分百真实,乃为大家气量,非做作虚伪之投机者。

薛志耘先生以画大写意花鸟著称于当代画坛,曾师授李苦禅、萧龙士、许麟庐、郑正等先生。中国大写意花鸟按着历史脉络一路走来,诚然造就了为数不多的几位大师。明代徐渭,一代天才,才横笔豪,抒写性灵,开辟了文人画一片新天地;清朝八大自设高格,笔下花卉鱼鸟,形象洗练,造型夸张,表情奇特,构图险怪,笔法雄健泼辣,墨色淋漓酣畅,艺术上达到了"笔简形赅"、"形神毕具"的境地;近代吴昌硕学识渊博,章法奇突,书法用笔,夹掺金石刻痕,开时代风气,成为巨擎;延续至现代齐白石,大朴不雕,极尽天工造化,于大俗大雅间别开洞天,自有数不尽的堂奥、妙趣在焉。薛志耘先生沿着传统脉络一路开拓过来,品观他的花鸟画作,味道浓厚,收放自如,线条厚拙又不乏灵动。水墨晕章层次分明,点线面结体布局自然得体,并性灵所趋,心到意随,于法理中得出意外的惊喜效果。现在的画贵在要有画"味",味从"道"来,道行不深,花拳秀腿,何来感动?薛志耘先生不但善出重拳,而且带出风韵。他手中的如椽神笔把凝重、质实、空灵、无妄、气魄、才情、包容、智慧等词汇与概念都渗进了画面里。

薛先生除了对构图学问的精心营构,他对中国传统的绘画精神愈显执著。观他的书法,可以看出他喜欢浸淫于汉隶、魏碑的古朴雄浑。他曾说无论做什么都要尊重先天性格的真实判断与选择,既然喜欢,又具正面的意义,积极去做便是。诚然,他豪放又细腻的秉性,使他的书法在接取了古人的雄强、浑厚、劲韧的气脉之后,在近似于六分酒、四分醒的状态下,中锋悬笔颖脱,非常有气度,内美大气而有张力。他习惯了用大笔,完全靠心灵的内发外运来掌握法度。他往往是饱蘸水墨,以纯熟的技巧悬转使腕抒写线条,水分充足的笔锋尽展八面威风,顷刻间便合理而恰当地呈现了水墨点、面、块的节奏,形成了形式感极强亦无雕凿痕迹的大味文章。这文章里花草、树木、鸟虫仍是相对独立的。但表达的心性非常明了,朴实、本真、灵性、自然,入世推敲过后,皆一派出世的超拔英姿。在用色方面,薛志耘先生依其心灵气象来揣摩画中的载体及其"画眼",往往轻松的几抹颜料,画面便会鲜活起来,有时他会把颜色当作墨来用,却来了西画的主张,但又结结实实彰显着中国特色的"土味"。所以,品他的画说"高"确是气韵生动,说"俗"又颇具人性与生活气息,"和而不同、独善其身"的心性使得薛先生身上一团大和气,时而又流露出片刻的孤独与超脱,这也许就是薛先生作为一名艺术家的气质真实所在。不浮妄,不低下,耐得住,有精神,浑浑翰翰,自成丘壑。何为花,何为枝,何为叶,何为石,何为鸟……似与不似已都不重要,阔远幽静的情调涤荡着诗性的胸怀,一切又是妙不可言,这也许就是薛志耘先生艺术创作的魅力所在,因为有气节,有风骨的画家在当代越来越少了。

大写意花鸟难在体现一个"大",一个"意",途径是情操的"抒写"、技法的"书写"。"大"而有名,要有其根源、义理在,"意"不仅有"思"之痕迹,更需"画外话"。"写意"是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的灵魂,相比之下,大写意人物更多的是追求传神写照,造型意趣;写意山水侧重于知常守道,彬彬有礼;而大写意花鸟除了禅僧高士的志节超脱,迎合造化,更具意义的精神归旨则是表现生活,传达时代之最强音。"大写意花鸟"因其题材宽泛,构图多变,更讲究"脱略形迹,求其神妙"过后的一种正大的"势气",不但是技法、精神上的冒险,更是直面现实的内心砥砺。不甘于岁月的沉潜就不要说笔墨上的厚积薄发,更妄谈深切的人文关怀;没有一种赤子情怀与豪壮的胆魄,也就谈不上精神的攀升。"大写意花鸟" 的至高境界就是"笔墨与心"的圆融化境。这种超越之功,需要天资,需要心力,需要时间。所以"大写意花鸟"何其难哉!

而薛志耘先生一任情性选择了大写意花鸟,并展现了不俗的成果,的确难能可贵。一位真正的画者要靠"以画说话",鉴于地位、身份乃至权势上的批评都会偏于一隅,有失公允。薛先生时刻返观自身,求心问道,真诚、质朴,生活在真实与感动中方是幸福之事。所以,薛先生的绘画语言均来自生活,来自矜持着的一颗赤子之心,已届花甲之年的他仍于任性中好奇着眼前的物象。他于世俗之中"玩味不尽",他认真地玩出了"自家气象"。如今在他言行中所荡漾出来的朝气,让人感觉他的艺术高峰刚刚开始。他精力过人,乐观幽默,的确被视为大才。

艺术确为"陶养之事","许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怀"敬畏心、感恩心、平常心、无量心",生"智慧果、幸福果、艺术果,近菩提"。我从薛志耘先生身上感觉到了平常与伟大,短暂与永恒。



顶一下
(1)
33.3%
踩一下
(2)
66.7%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