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懒翁印象

时间:2012-05-12 10:38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胡泽莹 点击:

80后知懒悟号名者甚少,然其图未曾漫灭,独后人为之文者犹可识。

壬辰仲春,懒悟艺术馆于宜开馆纳客。馆主张庆与懒悟渊源颇深,其外祖父张国范与画僧懒悟两人相惜,且一武一文,堪称莫逆之交。因得耳濡目染,张庆集懒悟及其学生多篇画作,缅怀前辈之意,弘扬艺术之髓,自成平方之地,以飨后人观瞻。

余不习安庆文史,不谙佛法禅宗,不领山水之间,然,膜拜之余,得“平生任疏略,墨里悟空明”之《懒悟散记》,略知一二,不逮笔墨以纪之。

安庆,历史悠久,人文厚重,乃皖江之源,禅宗之祖。懒悟初涉皖地,本欲作匡庐、峨眉之游,穷西南胜境,却行至安庆,为迎江寺心坚方丈及竺庵法师所留。此一留即廿余年,于是笔底烟云,尽写皖江之奇,一丘一壑,一树一石,点染入画,无不尽在古意遒劲的法度之中。

懒悟钻研国画,初摹“四王”,晚年效法石涛、石溪,被誉为“二石而后”。其画以山水见长,横卷为善。笔墨之行,流畅之至。昔人作画最忌“板结”,板者腕弱笔痴,物状平扁,不能浑圆也;结者欲行不行,当散不散,不能流畅也。观懒悟之画作,但见江山树低,山野旷其盈视,重峦叠嶂,笔墨丈其虚宽。寥寥数笔,近观夜色空蒙,远视天高云淡,松柏自其浓淡,芦苇自隐舟船。虽画作多写盈尺小件,但咫尺千里,古幽绝俗,笔致清润浑厚,基调尽在石涛上人以及石奚谷、渐江画风之间,巨幅手卷甚稀,笔墨枯涩深润,有龚半千老人之风骨。

赏懒翁之画风,不得不提禅之悠远。评墨之独到,难掩禅之境界。窥其性格,避显宦之贵远遁。“人间懒和尚,天外瘦书生。”此乃当代草圣林散之老人诗评懒和尚书画佛心;“纫寒云作友,听雨枕经眠。”乃名教授陈雪尘先生嘉赞。如此亦墨亦性亦禅观之,自当见其画之风骨,性之坚韧,心之淡雅,禅之飘逸,画作真迹,自透古幽绝俗、淡雅怡人之气咄咄逼人,不食人间烟火油然而生。使人观之有安和闲逸之感,欲臻此境,自需除尽胸中浊气,如美人兮,顾盼神采,见之忘俗。

初识懒翁其人其踪其画,可谓一肩风雨留行迹,秃笔支离写玉笺,可研之甚多。即作一诗以纪之:迎江墨笔洗风尘,辗转山水一画僧。懒作天碧云中雁,悟画悟境悟此身。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