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大山情怀 率真于禅——储诚根先生书法赏读

时间:2012-05-28 21:50来源:安庆日报 作者:王金桥 点击:

位于大别山腹地岳西县的飞旗寨,浓缩着大别山的雄伟和壮阔,既显古寨文化底蕴,又彰大山宽阔胸襟。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储诚根就是生于斯、长于斯的优秀书法家,从他的艺术观点和书法作品中,充分感受到一份大山的气势和洒脱率真的气息。这就让我们清楚地知晓先生为什么自署“飞旗山人”了。

纵观当代许多成功书家,大都是“忙人”,奇怪的是,越是忙人练书法,越是善于挤出时间,也越是容易创造成就。先生作为地方机关领导人,公务琐碎繁杂,然正是这种“忙”与“闲”的巨大反差,书事却使他在忙碌和轻松之间寻获身心得以放松的平衡感和愉悦感,以致工作、习书相得益彰,从而实现人生质量和价值的提升与优化。

“学书为乐”、“转益多师”,是先生的书法箴言。说到做到,为打牢根基,他废纸三千,遍临古今名家碑帖,竟常乐书忘食。先生已是中国书法研究院会员和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听其身边工作人员说,先生每每出差,包里和车上必备书法杂志和碑帖,不让光阴虚度一刻。先生向晚时光,翰墨情笃,日长趣增,用功尤勤,书法创作以行草、隶书为主,兼涉篆、楷,博采众长,并蓄兼收,皆成气象,经常在省内外展览和赛事中露面和获奖。

先生行草源溯“二王”,意取王铎、米芾,自成意趣和风格。观其创作,落笔凝重,潇洒自如,收放有度,笔笔透纸。赏其作品,尽显率真大气,正所谓“远观有势,近看有质”。先生隶书主修《曹全碑》,上追《乙瑛碑》之方整沉厚,体效《礼器碑》之意度精严,意收《史晨碑》之虚和美善。通观其隶,有一改曹全扁平取方正之势,并多几分骨力和洒脱。先生于篆、楷下功夫亦深。篆书初学先秦金文,后偏爱清代大家邓石如;楷书遍习颜、柳、欧、赵,以颜真卿《多宝塔碑》用功最深。他说:“篆、楷这两书体必须下苦功练习,前者练线条、增笔力、解字源,后者打基础、熟结体、悟书性。”领悟此言,不愧经验之谈,精华之语。

记得国学大师王国维曾说过:“词以境界为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其实,此语用以衡于书法,同样恰如其分。书法注重境界,注重“字外功”的修炼。先生孩提时代曾进私塾启蒙,自幼秉承家学渊源,加之酷爱读书习字,崇尚中华传统文化,终究打下了坚实的文字和文学功底。前些日子,在一次聊天谈笑间,还有人提及先生年轻时就是“全县认识汉字最多的人”,同时写下很多精美的文章和诗词。如果细细品读先生书法,还能感受到悠悠禅意,那就对了。因为先生心中有佛,于佛学亦有所研究。佛学博大精深,自古就有不少书家得益于此,先生在书法创作中也常暗藏禅机,这点确实难能可贵。先生还画山水,他说:“我画画不为画画,而为感受山水带来的自然气息,体会中国山水画的墨韵,以及画画笔法于书法创作的益处。”如此看来,正是这些“字外功”的日益积累,才有了先生对于书法精神的独特领悟和章法布局的宏观驾驭,其书法“自成高格,自有精品”就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了。

经常到先生书法创作室参观、拜望,一是向其请教、交流心得;二是欣赏其新近佳作。言谈中,他常常引用“当代草圣”林散之的两句话告诫我等晚辈后学———习书要“不慕虚名,务求实学”、“虚名易得何须得,实学难求更应求”。治学习书之外,先生之厚德更令我等晚辈后学敬重之至。先生为人真诚、热情、重感情、重义气,有大家气象。故而,人缘甚好,朋友众多。他对我们为人为艺处世上的指引和谆谆教诲,让我等终生受益。也许正是先生如此定位和心态决定着他的书法作品不仅从单幅来看,还是从整组、甚至各种书体来看,都能找寻到他做人的正直,为官的低调,从艺的执着,以及大山人质朴率真的情怀和独有的精神内涵。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