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画龙名家汪晓彬谈画龙感受:也是雅债(图)

时间:2013-02-20 14:0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汪晓彬 点击:
汪晓斌近作

汪晓斌近作

大年30深夜,我一边听着春晚,一边伏在书房的画案上画龙,猛然外面传来一阵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刺鼻的硫磺味弥漫进来,我搁下笔,恍然发现壬辰年,龙年过去了,现在已然是农历蛇年。一合计,龙年一年我画了74条龙,画案上这张也算是我今年画的最后一条龙,可还有几个鳞片没有完成,这一条龙画画跨年了。本来我发愿在龙年计划画99条龙,还债!而现在只能够在蛇年(民间叫小龙年)继续了。

我喜欢龙。龙是中国人的图腾,民族的符号,植根于我们灵魂之上,曾经有位学者提出废龙说,他认为龙是权威的象征,也是独裁的根源,结果被百分之九十几的国人猛烈炮轰,只能够灰溜溜地作罢。就这样一个5000多年神圣的神灵,所谓神龙见首不见尾,想画好,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

说容易吧就是谁也没有见过龙,龙集中了九种动物最美的特点,比如鱼的鳞片,鹰的爪子,鹿的角,马的头……,这就是所谓的九似。所以画龙的时候就可以天马行空,展开想象,把最美的东西和形象集中在龙身上就行了。

说画龙难也有道理,这样一个至高无上的精神符号,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龙,要想画得别人心服口服,说一句:像!真的很难。自古而今,只有一个独一无二的酒徒,宋朝的陈荣办到了,至今无人可以超越。画龙需要想象力,需要对传统图案做严谨刻苦的功课。

我和龙很有缘。一家三代是民间艺人,专攻木雕,修祠堂,雕民居,解放后,木雕一度失业,后来又开始有木雕活。我14岁暑假那年,父亲在修复桐城文庙,我就屁颠颠搭车地跑过去,假意看我父亲,其实想学木雕。家父知道我来的意思,就递给我一块挑头板,让我学着雕刻,我拿来一看,上面赫然画着龙图案——这是我学雕刻的处女作,就是龙,就此和龙结缘。龙图案在我心中留下了烙印。然后,好多年,我子承父业,也东奔西走,修复了很多古建筑,雕刻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龙,有卷草龙,有夔龙,有坐龙,飞龙,行龙,降龙,有三爪龙,四爪龙,五爪龙……最后,熟悉到,闭着眼睛龙都在眼前飞。以至于,只要修复古建筑时,可以自由发挥的图案设计时候,我不由自主地设计成龙图案,为此还惹出麻烦。那是在雕刻李鸿章故居的束腰板,我又雕刻成龙,文管处的彭维国处长看到,坚决不给用,他说,老百姓家可以用,祠堂可以用,庙宇可以用,可是李中堂家坚决不能够有龙图案,否则他就是大逆不道,有谋反之嫌。害得我浪费一块板,知道了,龙不是什么地方都可以用的。

后来,不做民间艺人了,手发痒,翻出锈迹斑斑的雕刻刀,一一磨亮,中午时分,找节木头,想雕刻一个龙笔架,谁想还没有敲打几下,楼下80岁的老太太颤巍巍来敲门,说:你家装修呀!敲打的人睡不着啊。她走后,我不好意思再雕刻了,可是意犹未尽,就顺手拿起钢笔画了起来,画的仍旧是龙,画好后,挂起来,感觉还不错,钢笔刚健的线条很适合表现龙的气势,就一直画了下去,一直画到20多张以后,就开始拿给朋友们显摆了,慢慢地大家知道我画龙,很多人说像,不过有的说,这龙角不对劲,这爪子不对劲,好像他们见过龙似的,没办法,我只好不停地改进,为了口碑啊,要大家觉得你的龙像,只要不停地研究改进龙。以后,养成习惯了,为收集资料,凡是有龙的书必购买,凡是有龙的照片必收集,凡是有龙物件必收藏……现在我用的钢笔上是烫金龙,博古架上是小铜龙,笔洗上是青花龙,笔架是我亲手设计的双龙笔架,书架上有一层都是关于龙的著作,墙壁上挂的也是龙,下巴下是龙须……俨然成了叶公。

【链接】

汪晓彬钢笔画龙作品欣赏 http://www.ahage.net/html/culpic/24221.html

汪晓彬最新画龙作品欣赏 http://www.ahage.net/html/culpic/27400.html



顶一下
(20)
90.9%
踩一下
(2)
9.1%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