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黄山是我师 今作黄山友——童乃寿写意山水赏读

时间:2013-03-06 11:26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贾德江 点击:

近日,我意外地见到童乃寿老友的画作,备感亲切,多年未见的思恋之情油然而生。他是我四十年前相处的好友,曾一同从苦难的日子走来。我们一起问艺,一道把酒,一块品尝人生的苦涩。他天生乐观,无忧无虑,让你触摸不到他的痛与愁;他逍遥自在,胸无城府,活得坦坦荡荡、潇潇洒洒;他为人诚厚友善,不工辞令,处事貌似平静,内心却炽热如火;他厚道平和,宠辱不惊,唯一放不下的只有他情有独钟的写意山水。若干年来,无论是奔波、飘零的生活,还是资深画家的功成名就,不管命运对他作何种安排,他都没有磨灭对艺术的渴望,他都没有忘记在读书中的思考,在白纸黑墨中耕耘。我见过他勤奋得惊人,目睹过他苦学的劳瘁,也领略过他才华的超群。废纸三千,不舍昼夜,就是他成功的秘诀。

在当代山水画坛,童乃寿是以描绘黄山而著称于世的画家。自上世纪70年代初第一次登上黄山以来,他一直以黄山的多姿多态为创作题材,传达着一种苍茫雄浑的气概。他多次重访这座名山胜地,从中获得无尽的创作灵感。四十年来,他生命的艰辛和欢悦,创造的激情和困惑,思索和记忆的路径,都依附于这座如画江山的奇峰怪石、云海瀑水,都在这秀丽奇幻的重峦叠嶂中展开。对于童乃寿来说,研究黄山,就是思索自己的生命历程;描绘黄山,就是表现自己的精神境界。他要用自己的笔墨赞美这几千年巍然屹立的雄山大川,歌颂它的永恒与博大,透视它的雄奇与幽秘。“黄山是我师,今作黄山友”,是他矢志不渝的信念,“写黄山风骨,铸黄山魂魄”,是他挥之不去的心结。

看他的画,就像面对如真似幻的黄山,既雄伟又清秀,既天然又奇谲,他画出了黄山的奇,黄山的秀,黄山的雄,黄山的美。如果说,美学上的崇高与秀丽、壮美与优美作为相对立的风格而存在,那么童乃寿则出神入化地兼容了多种美学旨趣,使他的画风既崇高壮伟,又秀丽优美;如果说,山水画的“实境”与“虚境”作为两种对立的话语存在,那么,童乃寿则无疑更注重于“实景清而空景现,真境逼而神境生”(笪重光《画筌》)的意境阐扬,表现出自古以来人们寄寓在宇宙自然中的胸襟与理想,展现出随着年事日增愈益奔突于胸中的丘壑。

他使用的语言,既不是大笔头的粗服乱头的写意,也不同于装饰意味稍多的青绿方式,而是导源于黄山写生的强烈印象,遵循“以气力生笔墨,以笔墨生精神”的原则,以自己的主观感受来提炼山水意象,运用各种手段来调动传统笔墨,或长线勾勒如行云流水,融入了个性化的程式;或渲染皴擦专注于山石结构与肌理,丰富了中国画的皴法;或以泼墨、破墨与积墨强化其风卷云舒光影婆娑的层次感和对比感。童乃寿既承继了北派山水以线立骨、皴擦形式多变带来的沉雄健爽、奇崛苍厚,又有南派山水的“诗心”与“文脉”,显示的是以湿润华滋的笔墨去获取气韵的生动表现。他在“师法造化,中得心源”的理论支配下,讲究线之曲折,墨之浓淡,境之营造,更以一种现代人的目光,寄托有动于衷的深切情感,创造了一种在广大空间的千山万岩中驰骋神思表达超越视界的审美感动,不仅画出了所见所感,而且画出了所想所思。若与历来画黄山的名家弘仁、石涛、黄宾虹等人相比,我不敢说有所超越,但我以为,童兄在表现黄山的除旧布新中已和前辈画家拉开了距离,而是以旺盛的创造意识探索新形式,寻找新语言,开辟新境界,其“立于前人之外”的新面貌是有目共睹,自有评说。

(贾德江: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主编、副社长)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