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竹北移”画室表意志

时间:2013-10-31 08:37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王峰 点击:

当日本军国主义的铁蹄踏入中华大地的时候,已古稀之年的黄宾虹不忘国难当头,积极投身抗日战线,用他独有的方式,与日本侵略军继续斗争,实现他作为一位爱国斗士的情怀。

不畏艰险举家迁北平

九一八事件爆发后,日本侵略军占领了整个东三省。日本驻军离东北华北交界处近在咫尺,北京的安全已岌岌可危,随时有被日军占领的可能。而当时北京故宫里尚藏有大量文物珍品,一旦落入日军手里,将是我中华文化之浩劫。

为了继续拥有和保护祖先遗留下来的珍贵文物资产,一些爱国的仁人志士,纷纷伸出援助之手,协助当时的国民政府转移、保存故宫里的文物到首都南京保管。而路途遥远,难免有疏漏和变化等因素,如何能更好地保护好这些珍贵资产,摆在了现实的面前。

在此情况下,当时的社会名流和文化要人便邀请文化大师黄宾虹先生,前往南京博物馆和上海银行等地,鉴定由北京先期南下的文物,并一一登记造册、入库保管。经过宾老的鉴定分析造册,一些珍贵的文物珍品得到了很好的保护,但还有一些不易转移的大件文物依然留存在北京故宫。为此,国民政府要求黄宾虹前往北京,继续他的鉴定研究文物工作。为此,国民政府还成立了专门的部门——故宫文物陈列所,宾老担当导师职务。

上世纪30年代,黄宾虹已是接近古稀之年的老人,身体大不如前。频频往返奔波,让已不再年轻的宾老疲惫不堪。宾老接到任务通知后,毅然举家搬到了远在北方的北平。他还在门前种上了一丛瘦竹,并把画室取名为“竹北移”,喻意竹子虽然北移然其节不改,表达自己坚贞不屈的意志。

据研究黄宾虹的资深媒体人鲍义来介绍,当时留在北京故宫文物陈列所的爱国大师还有一些其他人士,包括了钱桐、张大千等人。在研究所里,大家每天从事着文物研究、临摹刻画等工作,直到“七七事变”爆发后,他们依旧没有离开,继续坚守在那里以保护祖国文化遗产。

“在历史风云突变的年代,当大多数国人纷纷躲离灾难逃离家园的时候,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大师却用自己的方式,继续与入侵者战斗着。他们是令人尊敬的真正爱国者!”鲍义来感慨地说道。

心中有国不为五斗米折腰

当日军的铁蹄全面踏上了华北后,曾经为保护文物而成立的故宫文物陈列所被日军接管,名称也改为了“北京艺术专门学校”。

当时黄宾虹每月靠在“艺专”教书的微薄收入维持五口之家,生活很是清苦,每日素食,吃的是“三白饭”,即白米、白菜和豆腐。此时的黄宾虹已是古稀之人,饭量本就不大,尤其是吃惯了米饭的南方人,这所谓的“三白饭”已是洪夫人对其的特别优待,一日三餐有子女送至他的南书房。而为了照顾宾老,妻子洪夫人只能委屈家中的其他成员,大家只能吃着杂粮,营养十分差。宾老的小女儿瘦得只剩皮包骨,蜡黄的脸,病恹恹地让人怜惜。

我们在影视剧《四世同堂》中可以了解到,当时的日伪政权为加强对华的控制,十分重视对知识分子的拉拢。只要与日伪政府拉上点关系,就可以轻易获得知识分子应有的地位和待遇。但极具民族气节的黄宾虹等大师,不愿为领取“洋米面”向伪政权有一丝的低头和屈服,甘愿与其他北京市民一样过着清苦的生活。

鲍义来告诉我们一个故事:1943年,黄宾虹八十寿辰前夕,其所在的“北京艺术专门学校”日本副主官伊东哲,提出要为宾老举办个人画展和祝寿,希望借此机会拉拢一些有影响的知识界人物,以遮掩他们的侵略罪行。

伊东哲委托学校的两名职员专程到黄宾虹寓所邀请,说届时派汽车来接。黄宾虹却淡然而坚决地表示拒绝,对来者说:“我不愿参加,也不必用汽车来接了。”后来,北平艺专还是为他举办了黄宾虹本人不在的祝寿仪式。

对于日本人的阴谋,宾老不为所动,对其学生石谷风说道,“人人都说爱国,但未必真懂爱国的含义,只有当过亡国奴的人,才真正知道国之可爱。”

这段时间,黄宾虹在艺专授课时,经常以石溪、八大、渐江等移民佚事为主题,称赞他们在国家动乱之际,不仕新朝,寄情山水,从而也推动了艺术的发展。相反在太平时代,人们安居乐业,逍遥自在,对爱国一说也缺少深刻的体会。

黄宾虹有一些旧交成为了北平日伪政府的官员,并多次登门劝说宾老能够像他们一样以求高薪,对此黄宾虹皆谢绝。

国难当头高贵品格如雪竹

1939年冬,黄宾虹接到日本画家荒木十亩的请帖,内容是邀请其于某日到北京西四同和居饭庄出席宴会。

荒木十亩为何人?鲍义来告诉记者,1919年,经陈师曾等人介绍,黄宾虹与荒木十亩、中村不折、渡边晨亩等日本书画界人士相识,后大家经常书信来往,关系甚好。荒木也算是中国画界的老朋友,后邀请大师金北楼、陈师曾、王梦白、高希舜赴日本举办过画展。

然而,此时荒木来华借机看望老友,却得到了黄宾虹“身体不适,不能到场,很抱歉”的回应。当学生石谷风转达了宾老对荒木的回信后,荒木用熟练的汉语回复石:请转告黄先生,明日午后我到他的府上拜望。

次日午后,荒木果然按时前来。荒木来时身着一件深蓝色缎面羊皮长袍,脚踏千层底布鞋,一副中国老夫子的着装打扮,以此表示对黄宾虹的尊重。可当看到黄宾虹在门口贴着的“很抱歉,遵医嘱,先生不宜会客”的字条时,荒木无奈地从怀中取出一封信,然后朝门内连连鞠躬,失望而去。

之后,黄宾虹将与他来往的日本朋友信件,在院子的拐角处烧毁,尽管他与中村不折、荒木十亩等本身就是艺术上的好朋友,但两国交战,也不愿再和他们接触了,包括其他日本朋友来信来访同样不见不回,要画也不给。“所以宾老的画在日本留存不多,也没有多大影响力。”对此很多人不解其中原因。

学生石谷风在回忆录中说到老师黄宾虹经常教导他的话,“作为文人,要淡泊名利,洁身自好;作为画家既要钟情山水,更不要忘记国家和民族的危机和人民的疾苦。”这也真正体现黄宾虹品格宛如傲雪矗立的一竿风竹。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