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从西河到北京

时间:2013-11-26 12:2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吴珩弋 点击:

1

古镇位于青弋江西岸,故称西河。

老街上,民居商肆鳞次栉比,青石路面曲折蜿蜒,河水从小镇身旁悄悄流过600多年。

1962年,父亲降生于此,又被匆匆抱走。

激增的人口与有限的粮食,使得那一代人在饥饿中长期挣扎。父亲是家中的第四个孩子,也许是这个嗷嗷待哺的新生儿,加深了长辈们的生存焦虑,无奈之下,只得交予别家抚养。

父亲在西河生活的时间虽短,西河却常出现在他的作品中。

他有时会在西河对岸的沙滩上写生,黑瓦白墙,船只往来,悉数在速写本上生发开来;偶尔也会走进老街,用镜头记录古镇的斑驳街景和风土人情。

我不清楚他画了多少遍西河。

2009年,父亲参加“皖山徽水”系列组画创作活动,作品仍是以西河为主题——那时他已经画了很多地方。

我想,西河老街的古旧风貌与街头叫卖,一定常常进入他的梦乡吧。毕竟那是他感受到的最初的世界。

2

父亲有双大手。这是在刘家埠练就的。

离开西河之后,父亲便要面对务农的命运。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在农人眼里并非是田园诗。

播种、插秧、施肥、收割、贮藏,一轮春夏秋冬便倏忽而过,也不知在黄土与苍天之间俯仰了多少回。

一次他正插秧,小腿处忽觉疼痛,定睛一看,原来是三四只蚂蝗附在腿上吸血。笔者听说此事亦不寒而栗。

不过,父亲亦有苦中作乐的天赋。每逢过年,他会制刻版、印门神,让家里的老人在村里贩卖,每日满心欢喜地数钱。

他幼时热衷看小人书,描摹书中人物,这印门神的手艺想是从此间衍化而来。有这般浓厚兴趣,美术老师自然很喜欢,对他悉心指点,书画皆有进境。学校的墙报、黑板报都成了他早期创作的地方。

但是,这些在当时看来只是小插曲。养父认为,父亲应该成为一名庄稼汉,或是继承他的衣钵,成为木匠。

父亲想要逃离。就像当牙医时的余华,或是当警察时的阿乙,他不想碌碌一生,而是要成为闲云野鹤般的艺术家。

鹤不同于鸡鸭鹅,这种鸟类若过上日产一蛋的生活,定是苦不堪言。

他想去参军,养父不允。恰逢小学招收代课教师,父亲重拾书本,匆忙准备一月,竟顺利过关。此后才慢慢告别田间地头。

作为小学教师的父亲,用第一个月工资去买了本《芥子园画谱》,时时临摹,算是摸到初学门径;渐渐当起了美术老师,教学相长,不亦乐乎。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