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解读朱松发

时间:2015-01-29 17:42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陈源斌 点击:

陈源斌 著名作家(电影《秋菊打官司》原作者)

与朱松发以及他的画不期而遇,我的震惊刹那间真是难以尽述。多少人物远远近近排闼而来又疾速离去:八大、石涛、徐渭、吴昌硕、黄宾虹、齐白石、傅抱石、黄秋源……出于个人写作、兴趣和研究的需要,我在长久倾心涉足于中国写意水墨领域之余,曾有过一个设想,在上述盖棺论定大师们的身后,在活着的操持墨笔的人群里,在剔除个人私情、社会地位、既有浮名这些俗世红尘因素之后,本着优存劣汰的原则,排出一个一百或五十人的精英方阵,必将是一个快刀截斩、红摧绿毁、拨乱反正、残酷取舍的过程。然而我想,在硕果仅存之下,可能会闪动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朱松发。

朱松发画的冲击力扑面而来令人猝不及防,必须让瞬间的怦然心动静定下来,只有在断然质疑反复诘问之后,而且,还得处于状态良好感觉极佳之时,才有把握对这个人的画加以解读。这时候,你的目光肯定愈拉愈长,由近及远,由现在到过去,由当下至前瞻,跟熙来攘往的豪叟娇娃酿成的时尚烟云擦肩而过,自尘埃落定的历史大师们身旁披拂而行,一直上溯到这个人呱呱坠地的童年。我们可以猜想出一种真实有过的情境:一个生于黄山紫云村浑噩未知懵懂初开的幼童,在石匠父亲身边,每天用稚嫩脚印咬吻着干古奇山上的草木石泥。《黄山一片云》里尖峰堆挤、孤松孑立、片云飘逸,印证了朱松发这种永难磨灭的童年记忆;透过《石溪禅师黄山松趣图》,那个仰面而对绝壁怪松的老者,不过是童稚年华的画家本人,在凝神注视自己的石匠父亲奋身爬上天都绝顶,铭刻让后人至今膜拜瞻礼的“立马空东海,登高望太平”如椽巨字。而填充于画面上方的流畅笔迹,则是童稚之年的他向无尽穹空发出了一个又一个鲜有答案的问号。在朱松发半生艺术追索途中,一度对八大之清绝简古、黄宾虹之丛点生韵倾倒不已,《苍苍翠微》、《皖南无处不画中》、《龙山脚下》等当是这一风格的代表作品。10岁那年,朱松发回到祖籍古安庆府属下的怀宁,这里丘陵密布,水乡环绕,降水丰沛,这种与奇绝黄山迥异的水的印象,牢牢地镌刻在画家脑海底部。水的概念朝朱松发不可阻遏地走来。最初是《空山秋气清》,在枯墨点线密集交构之中,在画的正中部位,有一丛被水分泅化的树丛,构成了干湿枯润极不对称却又十分和谐的奇特效应。水的影响越来越大,《江清竹翠三两家》中,水自上而下占据了大半幅画面。接着,水蔽天遮日笼罩了一切:《白水湾》里的树在水中,山在水中,石在水中!土在水中,天在水中,两只顾影自怜的斜船由水做成泊在水中,甚至,连水也在水中!真奇怪许多评论家冷落了朱松发须臾不可或缺的水,人们当初最关注的是他的梅,不惜用各种华丽词汇将其推上极致。我眼中的朱松发的梅仅仅是他艺术篇章的一个停顿,一个逗点。朱松发笔下的梅盘腿屈膝收缩盘桓,题写在枝叶间的字迹亦大多躬身俯首敛神定息圆润流畅。尽管从中能够看出胸积块垒躁动不安蓄势待发,但仍然属于潜龙在渊期望着一跃而起的蛰伏阶段。终于有一天,朱松发脱开羁绊张扬神思抖擞精神开始了他的走动,《老子出关》是其艺术发生根本转折的一幅重要画作,在撕裂成文明碎片的构图里,傲然屹坐在牛身上的老聃衣袖飘然、髯须伸张(连题字也由圆转方棱角鲜明),毅然决然“出关”,画家本人也藉此开始了永不停顿的游走。越走越快,随后是迅猛奔跑。在《陶岭有陶村》里,借用于左下一小角巨石的镇压,往右而去几乎整幅画作都呈倾斜晃动态势,远山近坡在跑,瘦石肥树在跑,青砖白瓦在跑……一切都在拔脚飞奔;在重笔横扫下的《山韵》里,用以支撑平衡的下部的一座立山和上部的三株站松,也恍若遭遇劫持被挟裹着舍命快跑;在丈二幅的《黄山风云》里,群山踊跃、彤云弥乱、云松张狂,干岩万壑都在跳跃腾挪之中;被多家杂志刊登转载的《皖南老屋》则像一位不朽的跋涉者,自远古登程拜谒尧舜,亲历夏商,见证秦汉……直至唐宋元明清。此刻履痕初收喘息稍定,还没来得及抖落沾满全身的斑斑点点几行陈迹——朱松发最具代表性也最为成熟的作品,我认为当属《迷人景色在江南》,其中黛山在奔,翠竹在奔,赭树在奔,彩石在奔,白水在奔,画面题款犹如刀砍斧削互恃共倚亦在携手而奔,哪怕是背景隐山中用作透气的一块空白,也呈锯齿形状取势向上跃跃欲试,就在这按捺不住的奔跃里,在画面正中央位置,画家设计了一座横划而过的小桥,短促而仄直的一条细线,犹如一根百折不挠、千炼不毁、万拧不断、能够通天彻地的扁担,将整幅画面牢牢稳住。或者说,使整个画面处于一种更加激荡的境地。完全能够认定,这根神奇扁担的背后,就站着画家本人,于若隐若现的虚空里暗暗发力,将跳荡律动着的周遭景物全力提起搁放在自己的铁肩之上,然后,继续跨步急行——越走越快,我们的目光已经跟随不及,我们的笔触已经显得太慢,我们的理解恐怕已经滞后——奔跑着的大师一定是难以测量无可揣度的。

如果,前面提及的设想付诸实施,甚至将一百或五十人的中国水墨写意精英方阵再加删削,再加挤压,再加提炼,我相信在这支将供后人瞻望的顶尖队列里,仍然会有一个急促前行的熟悉身影——朱松发。

本文原载2003年1月3日人民日报(海外版)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