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移情·寄性·写心——青年画家陈飞翔的山水画

时间:2008-10-28 19:26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徐恩存 点击:

  西方理论家丹纳在《艺术哲学》中,指出了地域性及其文化氛围,对艺术家及其艺术创作的影响,丹纳的这一论点,在艺术实践中获得了确鉴的证明,即,艺术家生活的特定环境与文化氛围,在相当程度上启蒙了艺术家,影响着其艺术取向与审美追求,直至作品的形式、语言、风格、面貌。

  艺术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并继续证明着这一点。

  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发现青年画家陈飞翔的山水画表明的正是这一文化立场,他的作品在空灵、飘逸和气韵生动之中,处处洋溢着徽文化的气息,那种悠远、幽深、郁勃、韵致都使画家的作品体现出一种源于身心体验与感受而来的充实感和抒情感怀式的意象特点。

  在秀润、清丽之中,皖南山乡及其山水情境,被画家主观化为一种心灵意绪的特点,一切都在特定的情感形式中,在内心情绪和作用下,完成了从物象到意象的转化,使作品不再是自然物性的“摹仿”与再现,而是一种在精神高度,文化层面的再创造、提炼与升华。事实上,对画家而言,这必定是一个苦苦追寻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求索跋涉的羁旅,唯其如此,作品中才少了些浮华的表象,多了些苍茫、深沉与厚重,才能实现以写心、移情、寄性为主的艺术理想。

  陈飞翔在这里体现出他的才情与睿智,以及他特有的抒情气质。

  因为,在他的笔下,故乡的山水意象,笔墨符号,形式意味等等,都昭示着一种乡土情感的永恒性和永恒的价值与意义,即,所谓的“乡愁”;由此,可以断言,陈飞翔的山水画,营造的是他的精神家园。

  “桃花源”式的山水画意境及其传达的审美理想,是商业时代,画家的精神守望,因为,商业化的时代,缺少真正的激情和浪漫,人们的想像化或纯真幻想天性在萎缩,对美好憧憬的回答往往是残酷的竞争。在不让人存在想像和憧憬的氛围中,陈飞翔可贵的做着自己的坚守并乐此不疲,他用自己的艺术去表明,可贵的想像和抒情、天性和理想,是不能熄灭的,而艺术的伟大意义,正在于它能够想像和抒情。

  陈飞翔在深入领悟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中,锤炼着自己的艺术,他在坚持本土文化精神中奠定了自己的艺术观,在理解中国艺术“致广大与尽精微”的写意原则中,确立了自己的诗性起点,这使他的艺术之旅面临着一片广阔而新锐的前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