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书画 >

画家眼中的世界——读《张松画集》

时间:2008-11-21 23:01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孔凡仲 点击:

    人们常说,文如其人。我认为,书画亦同理。要读懂一幅画,最好是先读懂画家其人。因为画,是画家眼中的世界,是画家在丰厚的生活积累的基础上,通过富含深蕴的艺术构思,从而产生灵感,或是心灵的冲动,再现他眼中的多彩多姿的世界。张松先生就是这样说的:“艺术心灵的冲动,来自我眼中的世界。”

    张松先生是一位军旅画家。他的180米长卷巨制《万里边关图》在北京展出时,产生了很大的轰动效应。也正是这个效应,使我产生了接触张松的欲望。也是宿缘不浅,他从部队转业到我省美协任副秘书长,我们有了接触的机会。张松先生五短身材,其貌不扬,虽是中年,但皱纹已爬满了他的脸颊,黑里透红的皮肤尽情地显示了他的厚重的生活阅历,尤其是他那几根长长的、经过精心盘绕的头发,已无法遮掩闪光发亮的秃顶。完全可以这样断言,他的身上仍然滞留着《万里边关图》的旅痕和硝烟。

    张松先生的性格,如同其名,张,拉紧也;松,松驰也。古人云:一张一驰,文武之道也。张松的鲜明的个性,也体现在他的画风上。读张松的画,一静一动,静若处子,动如脱兔;静中有动,静时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动中有静,动时惊涛拍岸,浊浪排空,尤如万马奔腾。他的《茫茫秋色》图,就像一幅铺在你的脚下的缀满了果实的金色地毯,没有云,没有风,一方方水域,白得耀眼,如同一面面硕大无比的明镜,反射出太阳的光辉;红的果,绿的树,明暗交替的线条织成的灰褐色的土壤,正滋滋地孕育着万物的生机。读着它,真想品尝丰收之果,但又怕发出细微的声响,搅碎这秋色的宁静。而他的《月晕》却又是一番景象:朦胧的夜晚,一轮明月高挂南天,那大得令人难以置信的月晕占满了整个画面。月晕中心,屹立着两座并立的小楼,沐浴着满目青光,怡然、恬静,他们似乎是怀抱自然的天之骄子,人若置身其中,天地人化而为一,尤独享空灵;然那环绕的月晕又像是涌动的春潮,让人仿佛听到了孕育万物的大地发也的咝咝破土之声;而霎时间,那缠搅小楼和大地的月晕又突变成惊涛骇浪,以掠地排空之势,卷起千堆雪,裹挟着泥沙污流,锐不可挡地涤荡着这座小小的孤岛,小楼在风雨中飘摇……一幅画,达到了如此的视觉效果,敢问中青年画家中,能有几人?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