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泗州戏 >

“拉魂腔”——安徽“三支花”李宝琴

时间:2010-03-04 10:18来源:安徽群众文化 作者:省文化馆 点击:

拉魂腔流行于淮河两岸及豫东、苏北、鲁南等地,有二百多个年头了。农民在田里干活累了,自制个土篱笆,随口唱唱,时间一长便有了音调,遇上个收成不好,全部家当忘手推车上一装,带上土篱笆走乡串户,卖唱歌乞讨,那时候通常一家为一个演唱团体,最初的这种演唱形式叫做“跑坡”。

“拉魂腔”中有这样一段唱词:“咸丰三年粮米贵,卖了粮食没得吃,田地卖给人家种,赶到春天来唱戏,春风吹去脸上皮,赶到夏天来唱戏,热得叫俺干着急”。艺人们这样白天沿村乞讨,夜宿车屋牛棚,生活很是凄苦。所以他们自己也竭力想安定下来,于是由一个人挨门清唱,或各扮一个角色,掺人表演,这样就有了交流。舞蹈身段是吸取了民间花鼓灯的各种身段;几个段子联起来唱,可以构成一出小戏。随便一个场地,观众四周一圈,便是演出的场所了,“跑坡”逐渐发展成一个戏种——“拉魂腔”。

李宝琴1933年出生在四代唱“拉魂腔”的家庭里,她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就跟随母亲四处奔波,她只知道自己属“猴”。听老人说,母亲跪在台上唱《四告》,实在不支了,被人挽扶到麦场边的车屋里生下了李宝琴,李宝琴是好母亲唯一留下来的一个孩子,前面的六个孩子全夭折了。

李宝琴在母亲颠来跑去的唱戏生涯中,慢慢地长大了,到了七八岁上,有一次,已经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母亲正要收场,可听戏人来了精神,呼唤着母亲的艺名——麻桂艺,要求再唱下去,母亲感到疲惫不堪,四肢无力,正在左右为难,不好收场的时候,一串铜铃般的嫩脆声音,不慌不忙地唱起来,唱的是《小艾铺床》(《观灯》中的一段),小孩唱得一点也不“黄腔掉板”,小嗓儿清澈、明亮、甜润,竟然得了个满堂叫响。

这以后母亲每到一处唱戏,李宝琴就要来上那么一段,听戏人才收场。也经常有人亮出银元,专点小姑娘出来唱。到了十三岁上,一个京戏班主看中了李宝琴,把她要去学了一段时间,父母又执意地要回了她。

无论是“跑坡”还是“拉魂腔”,它们的母亲都是淮河流域的这块土地。作为“拉魂腔”的女儿李宝琴,便和这块土地有着永远也扯不断的绵绵情丝。

泗州戏《小女婿》是1952年李宝琴代表安徽去上海参加华东地区第一次文艺调演的节目。这是反对包办婚姻的现代小戏,与剧中人杨香草有着相同身世的李宝琴,怀着满腔的激奋,自己设计了“夜逃”、“鸟入林”等唱腔。这些带着浓郁乡土气味的唱腔,质朴无华,亲切感人,把解放期的上海舞台给震动了。自此,泗州戏的李宝琴和黄梅戏的严凤英、庐剧的丁玉兰,便成了安徽的“三支花”,红透了东边天。

1957年,李宝琴表演的《走娘家》、《打干棒》等小戏,被选送到北京怀仁堂演出,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观看了演出,并亲切接见了李宝琴等艺术家,合影留念。

1959年李宝琴表演的泗州戏《杨八姐》作为国庆十周年的献礼节目在北京舞台演出,演出结束后,李宝琴、霍贵霞等又被选取为代表,登上了天安门,参加国庆观礼。

周总理和邓颖超夫妇在家中宴请李宝琴,同被请的还有全国许多著名艺术家。次日,音乐家田汉夫妇又请安徽省的“三枝花”去香山脚下野餐。离开北京的前一天,京剧大师梅兰芳把李宝琴一个人请到家中做客,他们在一块切磋艺术,李宝琴向梅先生学习京剧韵白、台步、水袖……梅先生向李宝琴学习泗州戏的压花场、跑驴步……

李宝琴退休后依然活跃在泗州戏的舞台上。她只想到自己是个唱戏的,艺术没有退休日,人群就是她的舞台。说来也怪,看那戏台上七十的李宝琴,脸上的折子被脂粉一搪,全盖上了。这人生来就巧,不高不低,匀称的身材,清清秀秀的脸,嗓音是脆脆生生的,能高能低,能粗能细,高低粗细全根据戏文的发展运用自如,直让听戏人,听了一日想二日,听了二日想三日……

(本文来自: 安徽省文化馆)



顶一下
(17)
77.3%
踩一下
(5)
22.7%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