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泗州戏 >

鹿士彬——泗州戏的忠实传承人

时间:2008-03-23 05:23来源:淮河晨刊 作者:佚名 点击:

  今年70岁的鹿士彬老人退休前是原蚌埠市泗州戏剧团的演员,从1985年开始,他就注意收集泗州戏相关资料,保存了很多手抄、油印的老剧本,整理出5万多字的泗州戏经典剧目唱词,立志要把传统泗州戏的精华传承下去。

  一把土琵琶

  1952年,15岁的鹿士彬进入蚌埠市淮光泗州戏剧团。当时团里有演职员四五十人,几乎都是解放前就从艺的老艺人。1952年剧团《小女婿》参加华东地方戏曲会演,乡韵十足的泗州戏受到上海歌舞剧院老师的赞赏,器乐老师对乐队首席琴师顾友香的土琵琶非常感兴趣。鹿老说,每个剧种都有自己的特色乐器,与演员的唱腔融为一体,土琵琶和原生态的拉魂腔堪称乡土搭档。顾老师的土琵琶虽然外观粗陋,但音色很好,上海老师对这把琵琶很欣赏,还专门拍了照片。顾老师用这把琵琶灌过唱片、拍过电影,参加过多届戏曲展演,在中南海怀仁堂为国家领导人演出用的也是它。1991年顾老师去世,顾师母知道鹿士彬爱琴惜琴,就把土琵琶传给了他。“这把琵琶的年龄恐怕比我还大,”鹿老说,“这是泗州戏的传家宝。”

  求教老艺人

  传统戏曲的传承都是师傅带徒弟,口口相传。戏曲界老艺人特别是从解放前过来的,有“宁帮十块钱、不帮一句言”的保守习惯,这里也有一点“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担心。鹿士彬从进团后就虚心好学,打了几年鼓,后来又演小生。在老艺人眼里,鹿士彬是个通情达理、好学上进的孩子,都愿意点拨他。丁桂君老师唱花脸很有名,会的戏多,鹿士彬经常向他求教。1986年,丁老师患了尿毒症,鹿士彬时常去看望他。丁老师卧病在床,也希望有人去聊聊。都是梨园同行,三句话离不开泗州戏。鹿士彬就提出请老师“传戏”的想法,丁老师满口应承,就把泗州戏的一些传统剧目的唱词唱段逐字逐句说唱给鹿士彬听。鹿士彬边听边记,完整地记录了《张庭秀私访》等一批剧目。“丁老师说起戏来精神很好,”鹿老回忆,“看得出来,唱这些老戏让老人家很高兴。老人家传的《张庭秀私访》这部戏很少人会,但这部戏充分体现了泗州戏说唱的特点,道白幽默风趣,一丑一旦两个角色就可演3个小时,是泗州戏的经典。”

  收集资料 自觉传承

  鹿老刚进剧团学的是打鼓,鼓师在泗州戏乐队里带有指挥的作用,每出戏都会给鼓师一个剧本,作伴奏记场用。鹿老从工作开始就注意保存剧本、演出表、节目单等资料,所以他至今保存了不少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剧本,包括霍桂霞、李宝琴等老演员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演出用的手抄、油印的剧本。鹿老说,1970年泗州戏剧团解散,散失了大量宝贵资料,非常可惜。1976年剧团恢复的时候,排演《十五贯》还是从外地借来的剧本。到1985年,鹿士彬见周围的老艺人年事渐高,有些相继辞世,就萌发了收集传统泗州戏资料的想法。一方面回忆自己演过的剧目,把唱词复写出来,一方面向老艺人求教,尽力避免老艺人离世把老戏、绝活也带走。鹿老说,丁老师传戏半年后就去世了,如果那时没把一些好戏留住,像《张庭秀私访》就可能失传了。鹿老退休后,着手整理收集到的资料,誊写出5万多字的泗州戏经典剧目唱段唱词,并把一些剧本和有关泗州戏的纪念物捐献给省泗州戏剧院。“泗州戏是我一辈子的追求,”鹿老说,“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一定要让后代传承下去!”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