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英商凯约翰开办铜陵县铜官山铜矿事略

时间:2009-04-14 15:07来源:安徽俗话报 作者:刘子运 点击:

安徽即补知县刘子运大令原稿

究查安徽铜陵县铜官山铜矿,五代时即经开采,南唐置铜官场,宋置利国监,前后百余年间,出铜甚多,惟其时矿学未精,用土法人工开挖,不能深入山腹,旋以铜乏废弃,其实佳矿尚在下层也。光绪初,有粤商杨德,曾邀洋矿师验知矿质之美,议开未果。二十八年春,英商凯约翰探得之,并安庆之潜山、徽州府属之歙县、宁国府属之宁国县,广德直隶州之本境,池州府属则铜陵县,并所属大通镇,一共六处,要求前抚院聂,准其勘验开采,设立华伦公司。凯约翰为该公司代表,总理其事,其由何人介绍说合,外人不甚得知,旋于是年四月初四日,经前抚院聂,饬由前商务局总办布政使汤,与凯约翰订立勘验合同,改名安裕公司,以凯约翰为总董,载明由彼此签字日起,尽一百二十日勘验妥洽,再于一百二十日内,请由安徽巡抚将合同咨呈外务部核定,知照矿路总局,核给执照,方准作为开办之据。倘奉外务部路矿总局议驳,该公司应照议驳之事遵改照办,即为罢论。又此项合同订立,系遵光绪二十八年二月初八日外务部奏准矿务新章酌定。以后此项新章如有增改,此项合同,亦应照改遵办各等语。自二十八年四月初四,合同签字日起,扣至十二月初旬二百四十日,勘验之期届满,该公司因赶办打钻机器耽搁,业于前抚院聂任内,请准展现三个月,扣至二十九年三月限满,仍未勘妥。凯约翰又亲自来力恳聂抚院再予展限三期,每期三个月,连前共展四期,每期愿缴银一万元,俟奉准开办之日,与照本一成报效银一并呈缴。并因潜山县离水口道远,请以徽州府属之绩溪县易之。现任抚院诚,体恤远商,准如所请,饬由总理商务局布政使联与凯约翰另立展限合同,申明以后无论如何,不得再行请展,一经逾限,即将前后合同作废。自二十九年三月初三日,展限合同签字日起,扣至是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前后四限均满。乃凯约翰于将近届满之前数日,又自来院,面称歙县绩溪宁国广德等处之矿,均可不要,惟铜陵县一处,在所必开,并送到铜官矿业地形一纸,内开由铜陵县城南门画线,西向十里,东向二十里,共三十里,为矿界北面线。东西南三面,亦各三十里,成一四方形,内容九百方里,约三十八万四千华亩。界线之内不得再准他人开矿,并催请速将合同咨部核办,抚院诚暨总办商务局联,均以四限已逾,应作罢论,力抗不允,凯约翰声言赴部要索,悻悻而去。抚院即一面饬由商务局遴委熟谙测绘之员,前往铜陵照凯约翰所指矿界,详细测量,查明有无窒碍。一面将此案一再逾限,及已委员勘测情形,咨明外务部查照。旋据委员绘图禀覆,照凯约翰所开边线里数,详细测量,四隅角点,惟东北一角,在铜陵县本境,其西北西南东南三角,已侵入桐城、贵池、青阳三县境地。且该公司所索之大通全镇,并江心之和悦州局卡街市之半,均已占入线内。又铜官山麓及附近之宝山,为合邑绅户祖茔所在,并有前朝先达之坟,载之志乘者。又照九百方里面积合算亩数,实有四十八万六千华亩,较合同原载不得过三十八万四千亩之数,多出十万零二千亩。种种违碍不符,委员禀中,均详细叙列,于本年正月由商务局转详抚院在案。旋奉外务部来电,以凯约翰到京要索铜陵县矿,饬将委员勘查情形,赶速电覆。当经抚院将已经逾限,及委员所禀违碍不符情形,并绘详图咨覆,去后,以为可以据情驳阻,从此作罢矣。不料二月三十日,又接外务部覆电略云:矿界年限两节,昨与凯约翰面商,彼坚不肯减,磋议至再,始允以铜官山矿洞为中心起点,四面各距十里,约二十里见方为界。原议一百年租期,则减六十年,属再查明电覆,以便与凯约翰定议,并未向之力阻,殊堪诧异。此电到后,抚院又以核与上年腊月奏改矿务新章不符,且逾限已久,违碍实多,电请再为驳阻。旋外务部以新定矿章,各国公使尚未承认覆之。商务局见事难挽回,仍委原勘之员,前往照凯约翰挖验铜官山西面矿洞为中心点,四面各距十里,每边二十里见方覆测,有无窒碍,并于四角钉桩作识。旋于四月二十六日,据委员另行绘图禀覆,实测得铜官山矿洞,距城南门外,原测北面线仅九里半,再向北量足十里,已占县城之半,并据绅民环求转恳当轴,保护宝山一带祖坟古墓,不得损害勒迁等情,请速电达外务部察核商让,乃未及详咨。已于五月十四日,接奉外务部咨文,悉照前议所让面积所限另立合同奏准,由商部给发执照准其开办。而附来矿界图一纸,查核所定界线,并不以矿洞为中心,擅向东移五里,南移三里,县城虽已不在线内,而铜官山东面之铜井山,已划占界内。该山向亦产铜,矿质不亚铜官山,盖凯约翰因以铜官山矿洞为中心,则将此山遗弃,故特移东以罩占之也。惟前既有以矿洞为中心点之明电,此次忽然挪动,咨文并未一言及之,岂凯约翰将图私改,部员竟未察觉耶。抑以莫非王土,可以随意与人,不必通知疆吏告之业主耶。

是不可知耶。现在其事已成,局外空言,亦复何益,然从此他国之利益均沾,地方之交涉棘迫,犹事之小焉者也。召祸之极大极速者,莫如俄日构兵,而日屡胜,西人惧其终胜而得志于中国也,创为黄祸之说,群相鼓煽,近日各国兵轮麇集于东南洋面者,已属不少,无非思乘日俄战局未定之前,于长江攫得一脔耳。日前德索洞庭、美索鄱阳,皆凭空而来,骇人闻听,夫长江之为英人势力范围,其言非一日矣。然不过英之商务,较他国为盛,并无实业实权,可为根据者也。前请瓜洲驻兵,未遂其欲,正思他计而未得,铜陵当长江适中之地,于此而得绝大矿权,岂非英国君民始料不及,而欢迎鼓舞者乎。开办之初,必先建立码头,驻泊轮船,以资转运,届时藉口保护,挟一二兵轮驻泊内江,何以拒德美洞庭鄱阳之请?从此纷至沓来,数千里长江天险,尽为他人所有矣。推厥由来,实惟铜陵一矿之许为罪之魁祸之首也。事已至此,虽知挽回实难,然人力不可不尽。湖南昔日之收回洞庭航路,近日之争执粤汉铁道,其事可师,其法可仿,是所望于全皖内外巨公者矣。

嗟乎!白色人种之灭人国也,表面以兵,里面以商,英人之灭五印度,非英人之海陆军,英人东印度商会耳。此世人所稔知者。今英人之侵略我中国也,亦有所谓福公司矣。今于我安徽又有所谓安裕公司者,发端铜官,影响必巨。呜呼!我祖国富源之扬子江!呜呼!我安徽举世胶浊孰警晨钟,则刘公此作,殆亦湘累之续也欤。本社深慨此公之苦衷,不忍弃而不录,然以格于本报通用俗体之例,只得于例文以外另加数纸,以警告我当道,我巨绅。枝骈之词,自知为诸公所倦闻,然亦鄙人所不敢辞也。

社员某谨识

1904年8月11日《安徽俗话报》第9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