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沈葆桢建平教案奏折

时间:2009-04-14 15:08来源:皖政辑要 作者:秩名 点击:

光绪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1877年2月10日),南洋大臣、两江总督沈葆桢奏:窃本年五六月间,皖南民教寻仇,始于建平之欧村,延及宣城、宁国、广德,教堂均遭打毁,非惟入教者归狱何渚,即宣城,宁国地方官初禀,咸以何渚父子为之魁。臣一面咨呈总理衙门,一面派正定镇吴长庆统兵驰赴宁郡,督同各印委严密查拿何渚父子,解省讯办。旋据禀,称何渚已于闰五月二十三日黎明,赴县报案,闻奉查拿,自愿前来金陵,随即带同余应龙、吴永庭、何大田投到,其子何炳三亦遵提前来。臣饬司道,隔别研讯。据供,实未纠人滋事,惟变起仓猝,罪无所归,身充董事,情甘就戮。至所控黄之绅、杨琴锡各劣迹,并非污蔑,矢口不移。臣窃思打毁教堂,出自一时公愤,原难骤得主谋名目,但将何渚父子骈诛,足以快教民之心,而杜其口;第念乡民捆送白会清之际,何渚尚为之劝解,其无心与教堂为难可知,明知董事死无可逃,岂反甘作茧自缚,况宣城、宁国、广德毁堂之日,正何渚父子就系之时,其为虚诬,更何待辨,纵疆吏欲借以销案,奈圣世不应有冤民,且使何渚死非其辜,客民之愤之也愈深,其发之也必愈烈,挺而走险,急何能择,因教民而怨及纵容之洋教士,因洋教士而怨及徇庇之地方官,仇杀相寻,伊于胡底?是其快教民之心者,适以厚教民之毒也。从来办民教互争之案,无不曰持平,持平易,得情难,不得情则所谓持平者欺人之语耳。臣饬司道,一面虚衷讯鞫,一面详加采访,任受迟延之咎,勿蹈卤莽之愆,穷累月之力,然后知滋事魁首为监生杨秀山,客民陈士柯、李才华,其左道惑众肇衅者则教民白会清也。谨撮举颠末为我皇上言之:皖南自兵燹后,遗黎十不存一,垦荒者多外籍,客与士不和,客与客又不和。因不和而树党,故人稀土旷,而教堂独多,然行教者不一其人。而黄之绅、杨琴锡独被恶名,则非教之累其人,而人之玷其教也。本年夏间,剪辫事起,建平之民,亦知此系白莲教妖术,与天主教无涉也,乃该处被剪者甚众,皆未从教之民,而从教者不与焉。于是白莲教党类混入天主之说,啧啧兴矣。白会清受剪辫之术于杨琴锡,至闰五月十六日,易景怀等追拿剪辫之人,白会清驰马阻之,何相值之巧也。易景怀等将白会清送县,黄之绅持名片索之,谓非通同一气,百喙奚辞。阮光福、安定山者,河南光山人,年均二十余岁,本年始来建平。董事余应龙荐与吴永庭帮工。闰五月十六日,阮光福辫亦被剪,共九人在田薅草,阮光福、安定山谈起被剪之事,谓是欧村教堂所为,适杨琴锡路过闻之,互詈而去。傍晚,黄之绅骑骡与杨琴锡率二十余人而来,众人奔逃,阮光福,安定山被捉。二十一日,吴永庭向教堂求其放出,情甘赔礼,教堂不允,乃退而求余应龙,行抵欧村,则教堂火起,追拿剪辫之人,业已不期而会,汹汹难遏。黄之绅、杨琴锡虽焚尸挫骨,然其毙于群,则众目共睹,而阮光福、安定山踪迹渺然。于是有谓何渚、余应龙等担捏造子虚乌有之名籍以抵制者。迨陈炳发到案而后信阮光福、安定山实有其人;王立周到案后信阮光福之被剪实有其事;郎富贻到案,而阮光福、安定山被捉入堂情形,历历如绘;陈么哥到 ,而阮光福、安定山致死灭迹情形,历历如绘;至下加功之陈么哥尚以为造孽可怜,亦可见天良之不容尽泯矣。夫欧村肇衅,尚曰阮光福、安定山枉死耳,黄之绅、杨琴锡首祸耳。乃波及于宣城、宁国、广德各教堂,至有撬开停放年余之棺,将枯骨抛出棺外,此必有匪徒,因以为利者,其撬开棺盖,疑其私藏金银也,宣城之人历历见其从袁村来,向宁国去,是所有教堂被毁,皆此辈所为。而胡秀山于水东欲杀教堂之陈先生,大众为之求情,讹索洋钱十五圆始释。陈士柯、李才华于欧村各攫一骡,尤确凿可据者。彼其意以为乘教民与何渚有隙,借其名而播之,人人倾信,获利自我,抵罪有人,其计甚深,其心甚毒,此辈不除,皖南之人得安枕乎?白会清左道惑众,形迹照(昭)然,其所拦放者为何如人,不能举其姓名住址,为剪辫之党,非真正它教友可知。倘稍事姑容,则民教互相猜疑,无时或释,除李才华一犯,飞咨河南,一体严密访拿,获日另结外,所有胡秀山、陈士柯二犯,谨按土匪例,白会清一犯,谨按妖匪例,立予正法。其致死阮光福、安定山;所从加工之陈么哥;受杨琴锡之毒打,意图随众报复之王立周;怀疑往打杭村教堂、并未伤人亦未得脏之何大田,拟各予杖一百,流三千里,以示惩儆。所有被打被毁各处,除系强占民居者,勒令仍归原主管业外,其实为教士所契买起造者,遴委干员会督地方官,按照轻重,量予抚恤,以张公道而靖人心。至何渚宣讲圣谕,系遵行功令,其刊刷天地君亲师牌位,乃民间常行之事,并非与天主教为难。欧村滋事,与余应龙均系董事弹压不及,实属力不从心。吴永庭因雇工被捉,隔夜不归,向教堂求情理索,乃其分所应尔。何炳三随其父在押,并未前往宣城、宁国、广德;胡秀山在宣城县讯,有何渚带信,叫伊去打教堂之供,索其原信,无可呈缴,其为凭空嫁祸,毫无疑义。何渚、余应龙、吴永庭、何炳三应免置议。(此案未经检获卷宗,故录原奏)。

《皖政辑要·交涉科·教案》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