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程敏政《夜度两关记》

时间:2010-07-13 15:26来源:滁州地方志网 作者:秩名 点击:

《夜度两关记》是明人程敏政的一篇纪实散文。两关是指滁州城西25里的古关隘清流关和含山县西北小岘山西侧的古昭关。

作者程敏政(1445—1499)、明休宁人,宇克勤,少时聪颖过人。十岁侍父官四川,被巡抚罗绮以神童举荐,英宗皇帝下诏,,让其就读翰林院。成化二年21岁进士及第,授翰林编修。当时在翰林中,学问渊博称敏政,文章古雅称(李)东阳。故文名与茶陵派著名诗人李东阳相当。程敏政曾涉弘治十二年徐经、唐寅科场案被诬鬻题而下狱。当时他是主考官之一。出狱后,愤恚发痈而卒,后赠礼部尚书。主要著作有飞新安文献志》、《明文衡》、《篁墩文集》等。本文选自《篁墩文集》卷十三。

《夜度两关记》记录了作者于成化十四年(1478)十月自京都南下探家,夜行过清流关、昭关的“险而奇”的经历。

清流关是五代十国时南唐国设立的关隘,山势崔嵬,削壁峭立,逶迤延绵十五里。作者一行“抵关已昏黑,退无所止,”只有冒险前闯。文章先从随从小声议论中,造成了此境“险恶”的先声和伏笔。继之写道:“山口两峰夹峙,高百米,仰视不极……寒风暴起,束燎皆灭,四山草木,萧飒有声。”恐怖气氛跃然纸上,读之令人顿生寒颤。再接下写他们从恐怖中解脱出来了,登上了山巅。“行六七里,及山顶,忽见月出如灿烂银盘,照耀无际,始举手相庆。”终闯过了这一关。

作者思亲心切,“诸所弗计”,紧接着第二天又于黑夜闯过了当年伍子胥曾困厄过的险隘恶地昭关。

此文写作,按时间顺序写来,脉络清晰,层次分明,文字尤为简洁利落,是古代散文优秀之作。作者把写自然景物和书写主观枪杆结合起来,揭示出遇险畏缩则一事无成,视险敢闯能度险如夷的深刻哲理。

【附:原文】

夜渡两关记 [明]程敏政

予谒告南归,以成化戊戌冬十月十六日过大枪岭,抵大柳树驿时,日过午矣,不欲行。但问驿吏,吏绐言虽晚尚可及滁州也。上马行三十里,稍稍闻从者言,前有清流关,颇险恶多虎,心识之。

抵关,已昏黑,退无所止,即遣人驱山下邮卒,挟铜征束燎①以行。山口两峰夹峙,高数百寻,仰视不极。石栈岖崟②,悉下马,累肩而上。仍相约,有警,即前后呼噪。适有大星光煜煜自东西流,寒风暴起,束燎皆灭,四山草木萧飒有声,由是人人自危,相呼噪不已,铜征哄发,山谷响动。行六、七里,及山顶,忽见月出如烂银盘,照耀无际,始举手相庆;然下山犹心悸不能定者久之。予默计此关乃赵检点破南唐擒其二将处。兹游虽险,而奇当为平生绝冠。夜二鼓,抵滁阳。

十七日午,过全椒,趋和州。自幸脱险即夷,无复置虑。行四十里,渡后河。见面山隐隐,问从者,云:“当陟此,乃至和州香林院。”已而,日冉冉过峰后,马入山嘴,峦岫回合,桑田秩秩,凡数村,俨若武陵、仇池,方以为喜。既暮,入益深,山益多,草木塞道,杳不知其所穷,始大骇汗。过野庙,遇老叟,问此为何山,曰:“古昭关也。去香林院尚三十余里,宜急行。前山有火起者,乃烈原以驱虎也。”时铜钲、束燎皆不及备。傍山涉涧,怪石如林,马为之避易;众以为伏虎,却顾反走,颠仆枕藉,呼声甚微,虽强之大噪,不能也。良久乃起,复循岭以行,谛视崖堑,深不可测,涧水潺潺,与风疾徐。仰见星斗满天,自分恐不可免。且念伍员昔尝厄于此关,岂恶地固应尔耶?尽二鼓,抵香林。灯下恍然自失,如更生者。

噫!予以离亲之久,诸所弗计,冒险夜行,度二关,犯虎穴,虽濒危而幸免焉,其亦可谓不审也已!谨志之,以为后戒。

(选自《篁敦程先生文粹》)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