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龙眠后游记

时间:2010-08-05 15:40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方以智 点击:

余生长龙眠,岁徜徉其间,未尝有记。记龙眠后游者,以当兵变寇乱之后。兵燹狎至,大家流离,即欲置身丘壑,骄语优游,其可得乎?乃者方子犹得间归故里,呼故人,乘春日,载酒赋诗,恣啸傲,寓目俯仰,写其感慨。故足记也。

余去家六年矣,间归者再。而今年归,去向者归又三年矣。此三年所,贼往来蠭午无算。亲戚故老,存亡十二三。入里闾,圯垣荒棘,夷为战场。独城堞缮修甚新,敌楼相望,女墙睥睨,一雉一廛,喜幸足以御贼。然俯视桥下水,北望花岩诸山,愁然怵心。较向者归,致叹瓦砾,又大变矣。附郭山庄,薪毁殆尽。先世坟墓,松楸如故,故间归必欲入山。聊展望,幸此一日,犹如昔时。幸有一日,即当放浪山水间。其意一也。

既归,苦霖雨不绝,里巷鸡黍,泥淖过从,殊自郁郁。先期期客,雨霁各策杖入山。饮我者载酒为慰,会中春月望前一日风,道路收潦。至日果霁,天朗气清,岂昭明所谓秋日乃肖耶?

诸左谓予曰:龙眠不可以一日游也!当携布被,信宿余三都馆中,明日余饭汝。顷之,子远舅氏大呼而至曰:是不可以无图!李伯时所以重后世者,此龙眠山庄图也!若近日工丹青,固可阙然逊伯时耶?言未毕,吾家子建,适税驾至自潜天柱峰。即招之曰:有今日龙眠图矣!子建素工此,十倍我。问其囊中,则笔札备具。即并驾共出北门,客或执榼从。乘马策蹇,举篮舆,从者数十人,容与于道。道旁耕者,释耒相顾。年来尚复睹此辈,仙仙问山水者乎。

入山甫数里,石流粼粼,沙渚迥曲,侧径无尘。下车徒步,民舍虑多诛灭,焚而新筑者。林木伐后,犹有樗栎榆柳,卷曲轮囷,倚涧临壑者存。春草复生,萋萋山麓,步少倦,可以偃卧也。

余幼读书处,在寥一峰下。有涧石急湍,可以流觞。顾诸客促驾,从此中饭。越岭至谷口,老奴已治具迟我矣。遂踞石上,趣治饭来。

方子谓客曰:余少以龙眠之泉无千仞,石无万仞者,或不得厕三峡石门。然长游吴越,近寓白门。大抵水为巨浸,山多土阜,旷观平远,求一仞之泉,十仞之石,不可得矣。人所号名山,率以古刹园亭胜耳。抑亦入山惟恐不深,故厌之与。乙亥游东越,山果峭,稍稍似故乡。然又安能如故乡之山?可以菑畲不买而隐也。

饭毕,入舍中,见先曾王父,及王父生平所著,寿诸木者,尽藏诸此,又不为贼所焚。嗟乎!使得竟返故乡,于此枕石漱流,读先人之书,岂不乐乎?又不可自必矣。

寥一峰之右为碾玉峡。碾玉硖又余叔王父计部公寤歌地也。此地为龙眠最胜,嶙峋壁立,飞泉澎湃。坐其下,耳无雷声,泠然若有所忘。计部公乐之,筑室其上,取以为号,今室已毁矣。六叔尔止,寓白门,不得归而乐之矣。我等且为以一日乐之,又何慨焉!亟呼酒,巵斝并进,倚石而醉。客俱醉,嘱硕人歌,嘱子建作图。歌声出于砯豗之间,若绝若续,回睨子建已扶服最高石,操斛成幅矣。

阴崖巉岩,本不可行,而客醉欲争行崎岖以为能。不能者跽而饮。余乃拂衣止之曰:危甚!噫,人世何往非危地,而独此危与?如是乐相乐者,移日,日已落。方子自念乐无以加。而歌声为泉所夺,歌未遂。乃步张鼓吹以行。及河,争夺马渡河,复忘其歌。

暮抵三都馆,老僧烹笋及蒲,饱不能餐。相与箕踞渡头,放言高论。待其饥云夜复置酒竹木中。余笑谓:山中而坐阶下,与城市大宅中庭,何以异邪?既命移酌石上。时既望,月临前溪,皎出疏柳中。掺袂大堤,可勿秉烛也,何必非清夜游乎?既据石,临沈潭。月逾明,风不起,远流激石,微闻有声,指伶人可以吹笙矣。方子自击鼓,客皆杂奏,为烦促之节。四顾深山,盖亦何年闻此管乐之声也邪?桐故朴塞,不知协音律。此伶者,犹故家所教。十余年前,与予论节奏。今亦且老。发声变调,令人愀然。秦淮歌舞,吴侬绝唱,固不若此山中合奏之适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