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重修浮山华严寺碑记

时间:2010-10-13 14:16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钱田间 点击:

天启壬戌年,予时十一岁,从所亲上浮山,曾一到华严寺。殿宇庄严,丹碧尚新,殿东西楹列四大柜,所亲指谓予曰:“此敕赐藏经也。寺本远录公开山,既毁,万历间,有僧朗目重为兴复,国母陈娘娘颁施藏经,遣中官贲敕到寺,又赐随藏紫衣。”因指示殿前圣旨碑,为之诵说。予时虽甚幼,心窃知藏经之为法宝敕赐之可贵,而祖庭一时之盛事也。犹记殿侧有所谓藩王殿,柱础仅存,盖昔藩王施花幡赐金造殿,功未竟而朗公去燕不返,后难其继,遂至於圮也。后十三年甲戌,再过浮山,与友人久坐卧於会圣岩前石廊下者半日,未尝到华严寺。嗣是以后,予足迹半东南,去浮山五十里而近,曾不一至其地,甚可笑也。

近年息影江村,每遇四方游学衲僧自浮山来者,争言华严寺之胜,极称新住持山足师道行真率,虽居方丈,而服食作务与众共之,衣钵之资一无所私,既鼎建大藏经阁、维陀殿,又为买供众田,视其旧增十之三。佛殿后向有禅堂,浪杖人驻锡於此,嫌其势少沉,欲改建为阁,使与峦嶂相称,今已居然阁矣。其制度矩方绳直,不事工巧,朴素浑坚,不施藻绘,一切仿江西祖庭规制。往时僧寮环处殿侧,阶(户巳)逼隘,今皆拓而远之,为广檐长廊,上下左右处处周通,虽风雨昏晦,无少沾湿,晨夕课诵,往来接待,庖Z田圃,事事精办,盖古丛林遗法具存也。

予闻而怪之。此山不住大僧久矣,二十年前,有欲住者,予送之以诗,其略云:“如今道场那得兴,权在居士不在僧。如今禅师入院苦,佛子沿门求山主。”佛法之坏,大僧之不肯住,其弊概可知矣。吾不知山公何以能久於此,而得行其志也。僧曰:“君不闻山公住持之始末乎?山公衔本师青原和尚监院之命而来,语之曰:‘修浮山志,建藏经阁,此山中两大事。汝能为之甚善。’山公凡住山九年,而两事告成。成之日,撩衣即去。惟时,青原业已迁化,吴水部汤日居士倡众请公代主方丈,公坚辞不应。水部公心知公不应之故,固深悉从前住持之弊,如吾诗所云者也,乃与其仲次履号集宗党,暴发前弊,同心合誓,尽革其陋习,以恳留公,辞严义切,载诸志书,永为约束。於是,而公始留。今寺之百废,次第以举矣。”予闻之叹曰:“有是哉!水部护法之善,而山公道力之坚也!”

山公,吾所旧识,今夏,欣然往访之,抵山下,隔溪望见岩石z然,其下林木荟蔚,仿佛识寺所在。及寻径到门,则惘然自失,无复旧,观盖不至者六十五年矣。惟佛殿仍故,金相俨然。而所赐藏经,既已於殿前新建高阁,移贮其上矣。其他构造,皆一一如僧所言。予益叹山公之功直继朗公,而水部公为能善承宫谕公之志也。方朗公时,寺已久废为民居,殿址丘垅累累。朗公发心兴复,宫谕吴公矢大愿力,惟时大中丞晋川刘公开府淮上,主持之,故其事虽难,而功以共济。后此,则寺不废而实废,不为民居而犹民居,非水部公奋然与众更始,综其名实,一以归诸山,使权无旁制,则公能久容?然非公志坚定勇决,亦安足以发其诚信,而致其归依如此也?

水部为宫谕公从子。山公,青原高坐。而青原,於世俗固宫谕公外孙也。寺以青华严得名。青禅师固大阳所寄,直裰皮屦,托远录公为求以续洞宗者。浪杖人洞宗嫡传,青原为之法嗣。世出世间渊源一脉,青原辞世,以青原上坐代领之,固其所也。吾谓是举有三善焉:其能兴复祖庭,一也;使知兹山为千年之道场,而俗人不得为之主,二也;溯其肇始,盖曹洞之祖庭,诸方未有源流者不得窜入,三也。

山公属予记之。予时年七十五矣,因综先后见闻所及知者,述其概而为之记。

按:近读《浮山志》,内明、清游记仅六篇,且多记述胜景云。然述浮山之兴衰,山僧之功德者甚少。田间先生一篇“重修浮山华严寺碑记”,让人耳目一新,盖补此一大缺憾,亦从另一视角向世人介绍了浮山。这篇千三百余字的记述,演释了浮山作为佛教胜地的千百年春秋,当为游记中的不朽之作!收入志中,当补《浮山志》的此一人为之缺陷。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