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桐城方烈妇墓志铭

时间:2010-10-15 11:48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黄宗羲 点击:

桑海之交,纪事之书杂出,或传闻之误,或爱憎之口,多非事实。以余所见,唯传信録、所知録、劫灰録,庶几与邓光荐之填海録,可考信不诬。所知録者,桐城钱饮光先生之所著也。先生在前朝,党锢之祸似范孟博,徒亡之节似介子推,虎口残喘,奔走南北。今岁戊辰,自京师寓书于余,谓:“海内同人,凋谢殆尽,岿然屹存者,先生一人而已。弟今年七十七矣,知先生来岁已是八旬。相去二千里。不知尚能遂此愿见之志否?”因以其安人烈妇之志为请。余读之凄然。

安人方氏,桐城黄华里之望族。父启煌,母王孺人。孺人刲股以疗夫病,年三十,而人称其节无闻言。安人十五为先生妇,幼固读书识字,及归而见先生以诗文著名,遂相从为学,日事于砚北,不亲俗务。已而先姑弃世,柴水交困,安人于是洗砚削笔,习为操作,先生无内顾之忧,一意远游。当是时,流寇盘踞江北,濒江人户皆避寇渡江,栖泊洲渚间,寇远复返。安人持橐束缊,伺麈起即遁,不至踉跄忘失,里人多服其智,然在兵声撼动之际,奉养其舅,未尝失节,舅以天年终。

安人从先生迁居白下,风雪拥户,夫妇相对,面如死灰。先生卖文搏食,安人纂纴佐之,少延朝夕。壬午,先生试毕,安人迎问:“君自度今年能必售否?”先生笑曰:“臣力竭矣。”问盎中米余几何,曰:“可支十日。”先生屈指发榜之期,曰:“但得至此日,吾无忧矣。”已,榜发不中,举家啼哭,卧不能起,盖先生夫妇之困穷如此。武塘钱吏部棅,先生之同宗也,招先生共学,安人独处白下。北都变闻,先生急归,而安人已返桐城。人问之,曰“天下大乱,此地宁可居乎?”阮大铖以南都防乱揭为诸名士所摈,衔之次骨。南渡,修报复,次第矫旨,逮揭中之人。先生亡命武塘,安人在里中,东西迁徙,久之,亦下武塘,曰:“不若同死之为愈也。”

大兵渡江,所在兵起,吏部亦聚众芦衢,三吴志士,多载孥帑依之。亡何,兵溃,联舟泊震泽。土寇窃发,先生方他适,贼焚震泽之舟,劫掠子女。吏部溺死。贼上船,安人抱幼女,亦投水而死。时乙酉八月十七日也。二子为贼所掠,长者逸去,次子亦死。明日,先生得安人尸于岸上,视其衣,皆钩联不可解。其子曰:“此吾母舟中所为也。曰一旦遇兵,即赴水死,毋令人剥衣露体耳。”殡诸普济寺。甲午冬,返葬先陇之右。安人生于万历壬子十月二十八日,享年三十四。子女三,存在唯法祖,戊申又死于盗,哀哉!闽粤余疆表其节,赠儒人,再赠安人。

安人少有至性,十岁时,母病笃,亦割臀肉,投药中以进。痛母苦节,望其夫之成名,为之旌表,知不可得,则时时雪涕。自兵兴以来,惟誓一死。有里中妇,归自贼者,辄正色叱其不死。里妇曰:“求死不得耳。”安人笑曰:“若不早辨死耳。乱离之世,何日非死日,何地非死地,岂有终日辨死而不得死者乎?”遇难后,于敝衣中得绝句一首云:“女子生身薄命多,随夫飘荡欲如何?移舟到处惊兵火,死作吴江一段波。”固知震泽之一死,辨之早矣。

尝观今之士大夫,口口名节,及至变乱之际,尽丧其平生。岂其无悲歌慷慨之性欤?亦以平生未尝置死于念,一旦骤临,安能以其所无者应之于外?陈同甫传陈氏二女,长女伸颈受刃,次女受污。后有谂之者曰:“若独不能为姐所为乎?”次女惨然,连言曰:“难!难!”今之士大夫,亦畏其难耳。陈了翁曰:“吾于死生之际,了然无怖,处之有素故也。若处之无素,骤入苦趣,无安乐法。”文山亦云:“遇异人指示以大光明正法,于是死生脱然若遗。”彼大贤之操修若此,何怪乎士大夫为次女之归耶。

铭曰:曹娥以孝,潜波娥江。贞女以义,自沉溧阳。于烁安人,继此耿光。风号月苦,震泽流长。

(辑自黄宗羲全集第十册碑志类浙江古籍出版社一九九三年版)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