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敕建天静宫兴造碑记

时间:2010-10-26 21:31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张超岩 点击:

元 张超岩

自汉氏尚黄老面老氏之教盛,太史公叙九流于道 家极称与。加经时君有好之者,其教日盛一日。唐推老君为祖,加号圣祖大道 玄元皇帝。宋亦以其祖列于上真,又上册宝于太清宫,加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之号。由是宫观遍乎富县,簪裳错乎民编,而其教益盛。近世全真氏出,益恢以大业。是者又自分其派为四五,衍为六七,盖成本乎老氏。则夫所自出之地,缔构崇饰,国宜矣。

余自翰林丁内艰,家居济南。天静宫道士牛志春涉河面来,提点刘道广之辞日:“天静宫,老君所生之地也。我师徒经营三纪,视它所为雄丽,惟是文清石以纪其成者党阙,敢请志之。”志春,余华不注里人,跋涉千里者再,嘉其勤,不容辞。

谨按宫在城父之福宁镇东南,去亳郡四舍,南距涡水二里,下临稚水。世传老子在妊,有星突流于园,既而降诞,则天静之基旧矣。然其经始,他无所于考。独宋天禧二年盛度所潠碑文,漫天不可读,而铭半存,三班代职王宗彦同监修亳之守臣监修者名衔在焉,盖奉勅之也。荐火毁于兵,荡无遗者。

皇元奄有区夏,太祖对武皇帝以仁民立心。于时丘长春之说与神武不杀有默契者,而道教益以盛。积以岁月,昔之摧毁者寖复其旧。故天静之兴造日新月盛,是殆有数存乎其间也。殿即旧址为二,一位三清,一位太上老君,前三其门,后丈其室,监坛二师,灵官有堂,斋涌有所,钟有楼,井有亭,道士有区舍,至于庖库庚 ,靡不毕具,旅楹无虑百余,又若流星园之圣母殿,玉龟山太霄宫之别馆,尚不计也。规其近地为旅邸、果园、蔬圃、以给日用。履田三千亩为永业,而食其中者几千指。呜呼,主张维持是者亦云勤矣。尝观《道德篇》有“”贵大患若身、“道德无名”、“不敢为天下先”之言,又有“不矜、不伐、不争、不自是、不自见”之言。庄周祖老氏者,其言曰:“虚静、恬淡、寂寞、无为者,万物之本也。”夫以爰清、爰净、退让、无我而身与名宜若外物矣,尚为是争先矜衒也哉?然而为其徒者,必大其宫室,尊其称谓,土木之工,金碧之饰,不少逊于浮屠氏,似与老庄立言之旨相左。而此以为不如是,不足以尊其教也。今夫臣焉而怠其事,子焉而隋其职,视官守世业如传舍者多矣,况乎以诸方云水云偶合能一意乎?报本反始而迄溃于成,是则可尚也已。

铭曰:大道浑沦,孰知其然?奥惟老氏,妙探其源。何以验之?有言五千。谁其则之?犹龙在天。为于无为,玄之又玄。岿然其宫,涡水之壖。緬惟厥初,流光是园。祥发诞弥,赫灵千年。自古在昔,尊崇云极。朝享不违,奉承无()斁。秘殿耽耽,长廊翼翼,文彩辉辉,周墉屹屹。礼折九重,诚倾万室。璇 霄企圣,翠华驻跸。青瑶勒铭,鸿休煊赫。劫火荐经,荡焉无跡。破荒起废,谅自有时。塗榛级夷,曰翦曰治。手胼足胝,始垣以基。乃殿乃宇,乃庑乃祠。斋庖库庚,经构靡遗。烝徒景从,为国祝釐。归美君恩,报本在兹。勗尔朋簪,昭哉嗣徽。

              至顺三年十有一月吉日

译文

从汉代起,崇尚黄老,道教盛行。太史公叙述九流,对道家极为赞许。加上当时君主有爱好它的,这种宗教就一天比一天兴盛。唐推崇老君是他们的始祖,给他加尊号“圣祖大道玄元皇帝”。宋也把老子作为他们的始祖,列在上仙,又到太清宫奉上册书和宝玺,加上“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的尊号。从此,宫观遍于天下,而信奉的宫吏与平民错杂在一起,道教更加兴盛。近世,道教的全真派出现更推动了道教的发展。这派自己双分化为四五个支派,再衍变为六个七个支派,他们都尊崇老子。那么老子出生的地方,营造殿堂,盛加装饰,也就应当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