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明)文征明《重游琅琊山记》

时间:2010-12-13 16:48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文征明 点击:

成化乙巳,大人官于滁,征明随侍累年,弘治戊申始归。乙酉复至,又居累年。自念平生于滁,岂有宿分?数年来,所谓醉翁亭者,游历无虚岁,别来几何时矣。每有人自滁来,辄问讯诸山无恙否?则未始一日忘也。

辛亥秋,予有事过南京,距滁方百里,念欲一往,而故人适以书招。予于是重游之兴,不能自阻,乃九月十有四日至至滁,止东门魏氏故人家也。明日诸故人来会者数人,相见道旧外,谓山中之行不宜废,又明日遂往。是日赴约者,李君秉彝、卢君英、于君鏊及主人魏珂,及予五人。并辔行二里,未至山,观道旁怪石溪,前人所谓赏奇者,磅礴甚喜。遂登醉翁亭,亭已圮一角,东西壁尽塌,萧然几于草墟矣。相顾叹息而去。至琅琊寺,败毁更甚。唯山上下,宋元人游历名记,剥落之余,尚隐隐数百处。念此亦久远之物,遂谋遍拓之。至暮归,期诘朝再至,则宿具楮墨。

凌晨,与魏君徒步往,至始早念,遂手拓三十余种,多名人字画,亦多奇秀可喜。且拓且阅,及午而李、于两君来,出所携饼果,相与咀,又拓数十乃归。

再明日而风雨作,连十有二日不止。愧予不能好奇,而归念又甚急,遍拓之事遂堕渺茫矣。

予生长江南,于滁虽窃慕乐,而南北绝迹,非可以徒至,故虽一著脚,犹不为易能也。而数年之间,乃至屡游不已,去而复来,岂偶然哉!虽不能尽历而览之,亦自谓于滁不薄矣。而独有慨然于此者,徒以琅琊为淮以南名山,而所谓醉翁亭又古人茂迹,不应落寞。如是至于一时题识,其修词名翰皆极精致,至勒之坚珉,自谓可垂不朽,而后此或有见而赏之者,迨今数百年曾几人之一顾哉?幸而有知而好之者,而又多所阻滞,况吾与诸君聚散不常,后是而谈笑于斯,所谓可期也。即万一再至,尚能保其存不存乎?此予不能不为之重念也。遂叙一时之事,以归同游者。若景物胜概,与夫游观之乐,前人记之累矣。予不能文,亦不暇述也。所发怪石溪,则别有志。

(选自《古今图书集成》)



顶一下
(4)
66.7%
踩一下
(2)
33.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