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明)叶向高《重修醉翁、丰乐亭记》

时间:2010-12-13 16:54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叶向高 点击:

醉翁、丰乐二亭,皆以欧阳文忠故闻于天下。余三过滁阳,皆未成游。甲辰之冬,以报满道滁,则仲山林先生长仆寺闻余来甚喜,治具饮余于丰乐。诘朝游醉翁,放于琅琊觞焉。于是生平之所心艳神往,以为不了之愿者,至是而始偿。顾其山童水涸,求所谓林壑之美,蔚然而深秀者,差不逮干。所闻亭之翼然者,寝以颓;酿泉之潺然者,寝以淹塞而不治也。心窃叹之。州守卢君方谋修葺而未竟。

其明年,余复至留都,仲山先生则以书告余曰:吾顷者再游醉翁矣,是非与子同游之醉翁也。吾视其途径甚除(殊),其若堂若阁若祠,无不饰者。其泉之翳郁者,浚而加香,且护以周垣,毋使滓秽矣。其梅之手植于文忠者,若增芳妍。其亭之为见梅者,则以旧墙之障碍而凿之,甬之门而楼之。其池之环亭者,疏泉注之,毋使虞涸。又周为石栏,可倚而临池且望梅也。其循池东折复南而为皆春亭,业已久记,则砌而新之,旁之曰“山高水清”。又决池水环之,复注为半池,如玦如钩,疏而为涧,可以流觞矣。其余力之及于丰乐者,轮奂奕然,可以览息。凡此皆守君之画也。其木石佣作之费为金百,而醉翁居十之八。公帑民间,不费一钱,凡此皆守君之捐也。夫吾与子之游,于今半载耳,而景象之异,至于如此。吾恨不得与子载酒其间,共赏今日之胜,愿吾子记之。

余惟知自元祐以前,琅琊之山川寂寥无闻,至文忠而始著。自文忠以后,琅琊之山川虽著,久而渐以纪废,至今日而始复。计其时世,皆当国家熙隆,久道化成之日,良为不偶顾。方宋之盛,滁介江淮,舟车商贾之所不至。其民得安于畎亩衣食,以乐生送死,守土之臣得因民之乐,以流连名胜之区而脱然于风尘鞅掌之外,固亦其地使之然者。而今日之滁则南北冠盖之所经,中使之所驿骚,其民困於征发,而失其本业,萧条穷苦,无以为生。为长吏者亦日奔走逢迎,束带于腰,经营厨传之不暇,而暇及于山水之乐,又使其民从之游而乐乎?盖其时势之不同,有如此者,守君日夜孜孜拊循其疲民而与之休息,故其民虽病而有起色,虽劳顿困蹙而常有宽然自裕之意。而守君因得以其暇隙,搜访名贤之故迹而复其旧观,使滁之人伛偻提携而往游者,几若文忠之盛。以今程昔,其难易不十倍哉。而文忠为守,虽日以苍颜白发颓然于两亭之间,不闻其时有如林先生者,以一代名流从容览眺,以共增山水之重,是尤守君之可自诧于文忠者也。独余荒陋之辞,无能望文忠后尘,是为愧守君矣。爱记其事,以复林先生。先生名烃,号仲山,闽县人。守君名洪夏,浙东阳人。役在万历甲辰冬,不逾月而竣。堇其事者,为判官刘如汤,吏目方其俭。(选自明万历《滁阳志》)

作者简介

叶向高(1559—1627年)字进卿,号台山,福清(今属福建省)人。明代万历年间进士,官至吏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