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休宁齐云山碑刻《云岩开辟兴复碑记》

时间:2010-12-21 15:42来源:齐云山志 作者:齐云山志 点击:
  《云岩开辟兴复碑记》碑树于齐云岩太素宫三进殿前,记载齐云山开山奠基历史,宋德祐初,邑人金大镛撰,文化大革命期间宫毁碑碎。
  附:《云岩开辟兴复碑记》碑文
  吾邑休阳县西三十里,有山曰齐云,备载新安图中。齐云一石插天,直入云汉,谓之齐云,真可与云齐也。有岩在其中是曰云岩,坐南向北,一丹台卓乎其前,而夹出于两山之间,黄山三十六峰,环列排衙其外,俨如画屏。惟天都一峰最高,与齐云相顾,宛若宾主。然右挟石门、石台、石洞天、碧莲池;左挟独耸岩、聚仙瀛、五老峰、桃花涧,是所谓三岩也。然石门、独耸,两环卑下,若拱侍其旁。惟齐云一岩,则雄压万山,尊居巍巍。宝庆丁亥间,有方士天谷子余道元,自黟北来游,谒地于城居,金公安礼、士龙,宏辟重拓,创殿一所,名曰“佑圣真武祠”,请额于内相程公洺水,先生大书“云岩”二字,归而刊之石,道元自记其下传,载请地之由,与金氏慨然乐施之意。后士龙价市徙中和山,结草庵于独耸岩下,凡相与戳志云岩香火者甚力,其三岩田山归之齐云,意自见矣。中经水火两变,虽契字不存,幸内相之碑在焉。其云岩丁山癸向,邻于丙午,山高,至已亥火灾烈焰,品物一空,独玄帝神相顶天,一罂不动,而火不能燎矣。叶介夫与金士龙,乃营建真武殿宇以及廊楼房。淳祐辛丑又水灾,风雨晦冥,障幕穿而神光愈烜,圣像俨然,而水不能渗矣。天地之变莫大于水火。水火所不能及神之灵实昭昭矣。至庚午仅四十二年,惟佑圣殿岿然独存,两廊颠颓,前楼欹侧,几不能支,叶介夫又与程大有、胡道祥,会缉众缘,辟三清阁、四聚楼,修整洁盖殿宇,箔水从廓庑厨堂直舍,焕然一新。歙邑侍郎程公元岳,载书云岩一篇于楼上。又虑丙山午火无以镇也,遂于殿前壬癸方凿石池一口,立“水位之精”四字于石,系四语于下曰:“静而能定,洁不可污,中潜龟蛇,上应虚危”。以北方壬癸之神,面北方壬癸之水,取太阴化生之正气,神之由是灵也,益渊渊其远矣。近咸淳丙寅朝廷核实,始凿定殿基,四至立册,赴官印押,筑墙石以限,永为不朽之基,他所未暇也,以俟后之君子。但云岩地段皆石山,不能垦,而田又少,每岁建会醮,不可无道侣住山,于是里人朱经略。孙一凤与道友金道六、胡道清、胡晋龙,翕然愿助田亩,以备洒扫醮坛之需;由是乐助此志者,源源不绝。琢两石在山,一石纪云岩开辟兴复记,一石纪云岩修造上梁文,并为殿基址、田、山、助田、契字,吁有云岩为祝。圣道场,又有云岩田、山及道友田亩,供备洒扫,崇奉醮坛。则此一草一木,自是添鲜碧殆不知何时而已耶。南宋德祐元年记,金大镛撰。
  明万历二十五年丁酉冬礼部郎中金继震重勒石(本文收集整理于《齐云山志》一九八八年版)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