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白岳烟霞血泪图(袁鹰)

时间:2010-12-23 09:51来源:齐云山志 作者:袁鹰 点击:

休宁境内的齐云山,是被乾隆皇帝誉为“天下无双胜境,江南第一名山”的。那位爱新觉罗·弘历老先生平生虽然多次下江南,但他不曾上过黄山,不曾登过庐山,也不曾到过天台、雁荡。未到白岳齐云,就信笔封为“第一名山”。幸而对山水的品评方面,皇帝的权威性也有限,“一言堂”的御笔亲题,毕竟抵不过历史和群众的公断,因而这“第一名山”之说,并没有惹起多少笔墨官司。

但是,我还是怀着仰慕白岳盛名的的心情前往拜访。齐云山是皖南道教圣地,那是早已闻名的,黄宾虹大师那颗“家在黄山白岳之间”的画印,也曾见到过。此番从黄山下来,到了屯溪,徽州地区文联的周吾同志,在我们短促的访问中,力持安排去齐云山一游,并且一再保证:“你们去了一定有收获。”果然,车过休宁沿着横江迤逦而西,一路青山秀水,比起黄山的奇峰怪石,又是一番光景。等到踏过横江上的登封桥,穿过古朴宁谧的岩脚小镇,沿着九里十三亭的石径上山,就在不知不觉间,被眼前的秀峰幽洞,深潭飞瀑迷住了。

“山路两旁,桃花杂树很多,中途的一簇古松尤奇而可爱,在寂静的正午阳光下,一步一步地上去,过古松、望仙亭等等,人为花气所醉,浑浑然似在做梦,只有微风所惹起的松涛和采花蜂蝶的鸣声,时要把午梦惊醒,此外则山野似太古,不识今是何世,也不晓得自己的身子究竟到了什么地方,”

这一百多字的描写,是郁达夫先生五十年前所写《游白岳齐云之记》中的一段,我们随着他悠然有致的笔,一步一步地上去,果然也是“浑浑然似在梦中”了。不同的是,达夫先生到齐云是在莺飞草长的暮春三月,自然能够既闻到醉人的花气,又听到营闹的蜂蝶鸣声;而我们今天来是暮秋,只能见到松竹杂树,闻不到花香了。虽说齐云山有珍贵树木二十多种,如榔梅、楠木、香果树等等,但我们又不认识。

倒是进山门之后,就陆续见到经过浩劫之余还保存下来的石刻、碑文和匾额,使人留恋不忍离去。这些碑刻(据说还有七百多件)诗文,书法和镌刻都应算是上乘之作,是难得的艺术珍品。这么一边浏览,一边就渐渐步入山深处,烟雾缭绕,古树翳然,丹崖翠壁,果然气象万千。无怪白唐宋以来,以李白、朱熹、唐寅、徐霞客、王阳明、李时珍直到近代,诗文人士,到此总禁不住要吟诗作赋。齐云山又是道教名山,所以他们的诗中就不断出现“瑶台礼罢笙箫歇,万壑松声自羽宫”,“羽士谈玄更深夜,只疑身在紫云旁”,“楼台隐约云中见,钟楼依微天外飘”,“仙源欲觅不知处,流山红桃几片花”这类带有仙气的字句。加上渐“入仙关”、“一天门”、“二天门”、“玉虚阙”、“紫霄崖”这类抬头就能见到的石刻大字,倘使尘心淡泊,到此也许能以为是进入神仙洞府了。

然而,神仙洞府也同样免不了遭到人间的劫难!

我们在齐云山最大的寺观玄天太素宫遗址上站定了。这玄天太素宫,最早建于南宋理宗宝庆年间,距现在已有七百多年,它历尽沧桑几经修缮,终于保存下来。到明朝嘉靖年间,又增添配殿和钟鼓楼,成为一座金碧辉煌的壮丽宫殿。近一百年来,“曾屠夫”(国藩)的屠刀杀戮了无数皖南百姓,却不曾到齐云山来逞威。五十年代郁达夫先生在游记中还特地提上一笔“观内的钟鼎香炉,铜器石器之类,都还是明万历崇祯的旧物,丝毫电没有损坏。抗日战争八年,日本侵略者的飞机光顾过屯溪,也不曾到过山里来扔炸弹;解放战争渡江时,国民党兵败如山倒,齐云山几乎兵不血刃回到人民手里。可是谁也没有料到,到了史无前例的动乱年代,以玄天上帝之尊,竟也未能逃脱罪孽恶煞们的毒手。某日,从山下休宁县开出一帮好汉,浩浩荡荡杀上山来,扯的旗号是县房管所的“革命造反派”。房管所不去解决民房困难,却上山来造玄天上帝的反。一声呼啸,就砍梁揭瓦,毁神推墙,几天工夫,把一座一千余平方米的太素宫拆毁得一千二净;而且实行扫地出门,将砖瓦木料统统运下山去,说是转移屯溪建作“万岁馆”之用。后来不知为了什么,万岁馆并未兴建,木料和砖瓦变成了好汉们自家的房屋和箱笼家具,山上居民提起此事,至今犹恨恨不止。一位老者说:“他们光是砸碎铜器就变卖了九千斤!”

如今,我们在玄天太素宫遗址上,怅然四顾,还能见到什么呢?只剩下一片废墟,几根石柱在秋风里相对欷歔,向游人控诉那场令人发指的暴行。很容易使人想起圆明园旧址的几根石柱。看来,休宁县房管所造反英雄们毁坏文明的功绩,比之于一百年前英法联军的强盗们,是并不逊色的。

我们之中有人关心地询问目前可有恢复的打算?齐云山管理处的同志苦笑着摇摇头,那意思是:“谈何容易!”另一位同志则建议将这一片现场保存它若干年月,作为对群众进行彻底否定“文革”的一处活教材。这个建议有点道理。我曾经见过各种被“造反派”扫荡的遗址,例如杭州西湖边的不少古墓(包括岳飞墓这样名震遐迩的胜地),曾成为极左思潮下的牺牲品,但象玄天太素宫被破坏得如此彻底,片瓦无存,却不多见。别的先不提,即使按毁坏国家文物财富、历史珍贵文物论处,也该是“罪在不赦”的!

归途中,大家的心情都不怎么好,过横江桥头时,忽然想到李白在皖南所作诗中“人道横江好,侬道横江恶”之句,明知诗人写的是当涂天门山那一带的长江,还是忍不住续上四句:“不是横江恶,是我心情恶。刀光血影遍神州,血泪伤痕难忘却!”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