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阳明书院记

时间:2011-01-04 15:44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明]邹守益 点击:

青阳九华山之胜,与匡庐、武夷竞秀,至李太白始发其奇。嗣是,诗人隐士、仙释之流,相与经营其间,而未有以圣贤之学倡而振之者。宏治壬戌,阳明王先生,以恤刑至池,爱其胜而游焉。至正德庚辰,以献俘江上,复携邑之诸生江学曾、柯乔、施宗道以游,尽搜山川之秘,凡越月而去。尝宴坐东岩,作诗曰:“淳气日凋薄,邹鲁亡真承。各勉希圣志,毋为尘所萦。”慨然欲建书屋于化城寺之西,以资诸生藏修,而未果也。嘉靖戊子,金台祝君增,令兹邑,诹俗稽典,始克成其志。中建正堂,大书曰“勉志”。东西有廊室,而亭其后,曰“仰止”。合而命之,曰“阳明书院”。池守韩君楷,二守张君邦教,往视而嘉之,更议置田以膳学者。而九华之名,将与白鹿云谷,焕然照方策矣。诸生乐其绩之成也,不远南都以来征言守益,窃闻绪言之教矣。先生之学,以希圣为志。而希圣之功,以致良知为则。良知也者,非自外至;天命之性,灵昭不昧。自涂之人,至于圣人,同也,特在不为尘所萦而已矣。二三子,亦知尘之害乎?目之本体,至精至明。妍媸、皂白、卑高、大小,无能遁形者也。一尘萦之,则泰山秋毫,莫之别矣。良知之精明也,奚啻于目。而物欲之杂然前陈,投闲而抵隙,皆尘也。故戒慎恐惧之功,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所以保其精明,不使纤尘之或萦之也。纤尘不萦,则无所好乐忿懥。而精明之凝定,廓然大公矣,亲爱贱恶无所辟。而精明之运用,物来顺应矣。大公之谓中,顺应之谓和。中以立天下之大本,而天德纯矣。和以行天下之达道,而王道备矣。此邹鲁之真承也。古先圣王,兢兢业业,克勤克俭,不迩不殖,亦临亦保,率是道也。故尧舜禹汤,以是道君天下。而孔颜曾孟,以是道为天下师。后之学者,见圣贤之君师天下,其成功文章,巍巍若登天然,而遂以为不可阶。譬诸入明堂清庙之中,见其重门层阁,千万方圆,前瞻后盼,眩然以骇矣。而不知所以创造图回,规矩之外,无他术也。二三子,其将求之规矩乎?将求之方圆乎?良知之教,操规矩以出方圆也。而摹方效圆者,复然比禅疑之。呜呼!爱亲敬长,吾良知也。亲亲长长,以达天下,将非致吾之良知乎?恻隐羞恶,吾良知也。扩而充之,以保四海,将非致吾之良知乎?孰为礼,孰为非礼,吾良知也。非礼勿视听言动,而天下归仁,将非致吾之良知乎?是邹鲁之真承也。而禅之疑,禅之学,外人伦、弃事物,遗肝胆耳目,而要之不可以治天下国家。其可以同年而语乎?书院之建,群多士而育之,固将使脱末学之支离,辟异端之空寂,而进之以圣贤之归也。二三子之朝夕于斯也,其务各致其良知,勿使萦于尘而已矣。处则以是求其志,达则以是行其义,毁誉不能摇,利害不能屈,夭寿不能贰。使尚论道术者,按名责实,炳炳有征焉。则知良有司鼓舞之典,真为圣代作人之助,规摹宏远矣,岂系山水岩壑之遇而已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