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九华山志序(明·陈凤梧)

时间:2011-01-05 13:59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陈凤梧 点击:

大江以南,山之峭拔而秀丽者,莫如九华。盖其高数千丈,上有九峰,若莲花。然合诸峰,凡九十有九,扶舆磅礴之气,实于是乎钟焉。然其地僻在青池之南,去江百里而远,故禹迹之所不经,职方之所不载。自昔以九子称,至唐李太白始易今名,咏之以诗,且读书其中,而九华名遂闻于天下。嗣是名人文士,登高览胜,往往加题品焉。予初筮仕,已慕其胜,而未获一登。嘉靖乙酉秋,奉命巡抚江南。明年丙戌,遍行诸郡。十月之交,由徽而池,所经郡邑,率深山大谷,行部所罕至者。入青阳境,将十余里,忽见峰峦融结,璀璨夺目,固已心伟而神会之。既弭节行台,则兹山适对峙乎前,若锦屏,若芙蓉,恍然心旷神怡,而忘其抚政之填委也。比竣事戒行,欲尝斯游,而朝雾晦冥,风雨骤作。然吾意已决,遂出城而南,倏云开日霁,吏民咸有喜色。老僧迎而慰曰:“曩时士大夫之游,遇阴雨者,十常八九。今且阴而复晴,殆山灵之默相乎?”既入山口,烟岚森列,若天柱、老人、二神、云门诸峰,皆争奇献秀于云霄之表。予喟然叹曰:“此天设而地藏乎?抑神劈而鬼凿乎?”褰帷而观,应接不暇。约行三十余里,上半霄亭,陟天桥,至化城寺,乃谒太白书院。遂登绝顶,露坐“金地藏”塔前,对神光岭。时夕阳西沉,皓月东出,光景异常。九十九峰,历历可数,神清境绝,真天下之奇观也。已而霜气凛然,不可久坐,而入寺宿,漏下二十刻矣。诘旦下山,天色微晦,而峰峦尚可辨。将午,至玩华亭,少憩,复纵观焉。凡得诗若干首,付老僧藏之山中。既抵池郡,取九华旧志阅之。仅有邑人陈清隐诸诗,而采录未备,乃命铜陵王教谕一槐重辑之。稿既具,而予以休致南还。乃授之门人韩太守楷,俾终其事焉。越岁,政通人和,韩太守与张贰守邦教,再加参校,编成新志。首之以“峰岩泉洞”,次之以“亭堂寺院”,又次之以“古今诗文”。考据精博,凡为卷六,将付青阳祝知县增刻之以传。郡守贰以予尝与闻斯志也,走使请为之序。予尝东陟岱宗,南跻衡岳,中登嵩高,西北上太行,其表镇一方,巍然而高大则有矣,未有九华之奇秀者也。矧山以气而灵,抑以人而胜。若太白之流风余韵,诸名公之词赋翰墨,又所以增重乎兹山,志之作,其可少乎?忆予之谒青阳庙学也,方病其宫墙不挹九华之秀,及询其人才,则曰科目弗利耳。亟檄有司迁之,而面兹山,今秋大比,举与乡者得二人,其为功不既多乎?予方徜徉泉石,梦想九华,有不可再游之期。又恨不得结茅山阿,以静修而终老焉。故因其请,幸得托名其间,辄序而归之。

嘉靖七年,岁次戊子,前南京吏部右侍郎陈凤梧撰。

(载清光绪二十六年谢维喈重修、周赟纂修《九华山志》)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