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黄山志续集序(清·黄宗羲)

时间:2011-01-24 15:43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清)黄宗羲 点击:

沈眉生住焦村,累书招我为黄山之游。是时老母年开九帙,余不敢妄离左右。及老母弃世,而眉生云亡,余亦衰老不能行脚以为妄辔为山灵所杜也。岁辛末,以勒使君至新安,遂入此山。龙钟曳杖,一步九顿,岂能穷极幽险,令靳使君为华阴令乎。所冀牛背笛声情人之约,不以幽明隔断,则朱砂、紫石便是葛洪台畔耳。适汪栗亭《黄山续志》告成,属余序之。余未穷峰峦之形胜,尽烟云之变态,乌能序?然难违栗亭之意。余阅道藏,天下名山之志多入其中,大抵庸妄道士所为,其间缘饰神仙之说,半属子虚。近日丛林又各有寺志,以山川佐其螺钹,村偈街谈,呕秽满纸,又一变也。曾见石奇雪窦志载方干之诗,注其爵里曰元和状元,余不觉失笑。唐末宰臣张文蔚,中书舍人封舜卿,奏名儒不遇者十有五人,请赐一官以慰冥魂,干其一也。石奇以为状元,庶几可以慰干矣。因戏为一绝云:“元英诗句不销磨,十举终难占一科。身后奏名何足慰,不如雪窦莽禅和。”观此,则其他可知矣。栗亭学有师法,故其为志谨严,聊尔诗文尽行汰去。释氏必九僧之亚方入简编,黄山面目还他本色,顾非他志比也。有言《黄山志定本》,栗亭既与纂修,三十六峰写貌曲尽,宁留余地以俟后人。余谓不然,山川有定形而无定情,朝暮之变,不知凡几。才人文士之胸怀正复汲之无尽,后人之所见未必前人之所有。钧天之乐,帝之所以觞百神也,世智限心惊相告,以为寓言而已。焉知至人不视,如丘里之俎豆乎。吾知一续再续,犹不足以尽黄山也。

(载清康熙汪士鋐等《黄山志续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