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游黄山记(明·袁中道)

时间:2011-02-12 21:43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袁中道 点击:

循歙浦里许,即见黄山云门峰。锋锷甚利,已与诸山仙凡隔也。游人乍见之,有若山灵遣一使以逆客者。倚山傍溪,行松篁影中,可一舍,至山口岭复见之,至芳村跃而左右,近汤口乃隐,有若三速客而退者。从此得大溪,声甚洪,前有三峰壁立,如美丈夫修而瘦削,色如浓烟,则硃砂、紫石、老人三奇峰也。有若雁行序立以迟客者,汤寺在焉,溪间之。过溪,溯硃砂峰足,得汤泉,香洁为温泉冠。浴后,倚壁行,过瀑布三,复逾溪,息莲花庵,望诸峰蚀于雾。复走溪中,为药铫,黄帝之所烹炼也。为白龙潭,水石磨戛,声甚奇。舍溪,溯老人峰足,过虎头岩,听鸣弦泉。泉从峰巅下注于溪,石壁中却,瀑挂虚空,淙淙有声,殊快耳。自汤寺至此,山溪间一部水乐,俨然宾初至而丝竹喧也。
  已登山,硃砂峰出其右,老人峰出其左,如相介以引客者。循硃砂泉至硃砂庵,雾甚深,微见峰端草木。至硃砂岩少息,游人云:“每至此,则尽见天都峰,今为雾隐矣。”予叹曰:“毒哉雾也!遮蔽峰峦,害至此乎?”俄苍头曰:“灵曜现矣!”予曰:“微阳不足破积霾也。”语未终而雾下坠,日轮当空,天都一峰,如张图画,有若主人屏息良久而出见客者,游人皆拊掌大叫。予偶足筋拘挛,乃坐草间,以手扪足而目注视天都峰不置。大约亭立天表,健骨峻嶒,其格异;轻岚淡墨,被服云烟,其色异;玉温壁润,可拊可餐,其肤异;咫尺之间,波折万端,其态异;无爪甲泥而生短松如翠羽,其肴异。夫道子之脚,陁子之头,皆貌吾所常见之山耳,若貌此,翻觉太奇,不似山矣。
  顷之雾坠,诸山尽出,莲花峰依稀与天都相似而夭丽过之。天都尊特,莲花生动。予极力蹑天都,穷而至文殊院前石屏,正天都与莲花级接处也。下至莲花洞,观丞相源诸峰,级而上,如破壁入,梯栈错出。息兰若中。左为天都峰,而桃花诸峰肩随之;右为莲花峰,而青鸾诸峰肩随之,若客子初就宾席而与主人相酬者。其前坠雾化为大海,诸峰点缀其上。予叹曰:“怪哉雾也!非是不名海矣。”
  降而西,屏出右腋,面莲花而背天都,奇峰之附于莲花者,可数也,返莲花峰,登其顶,如蚁旋花片上。已至,风厉甚,不能久立,乃下。于是莲花峰穷。大悲顶出右腋,面狮子峰而背莲花。奇峰之附于狮子峰者,可数也。自文殊院玉屏至此,两山尽合,则足倦于尝地;两山微合,则目廉于取天。组之升,缒之降,梯之出,扪之度,或游空如鱼,或四据如犬,而甚之且虞为鬼,过此无险矣。一木之怪,一石之肖,予多闭目不观,以非所以重此山也。
  从平得奇,北上光明顶,三十六峰皆见,如登广漠之庭,主人皆出而与客相酣畅者。自三十六峰外,无名之峰峦亦奇,真所谓“舆台厮养,皆仙才也。”已经前海门,至炼丹台,炼丹峰、翠微、仙掌诸胜所萦绕也。已过平天矼,观后海,飞来、石幢、宝塔诸胜所萦绕也。已至石笋矼,始信诸峰所萦绕也。三海诸峰如缕,石笋如琢;三海如钟鼎,石笋如剑戟。总之至奇至幻,至灵至活,态穷百物,体具七情,如诸大士为主而各出神通变化以娱客者。松谷庵以泉胜,借妍石笋。取道出丞相源,圣灯庵诸处皆如秘室小阁可憩客者。将出山,九龙泉自山下作壮籁,如宾去而以鼓角送也。循旧路归,向迎者送至歙浦而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