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冬游黄山(鲍杰)

时间:2011-02-14 14:28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鲍杰 点击:

  十二月二十五日,纷纷扬扬地下了一夜大雪。翌晨,七十一岁的国画家程啸天先生把我推醒:“老鲍,天公作美,快上黄山冬游!”
  我揉揉惺忪的睡眼,望着窗上的冰花和窗外的白雪,心里有些迟疑。
  程老转过身来,坐在我的床沿上,展开了宣传攻势:“古人言,‘黄山四季皆胜景,惟有腊冬景更佳。’我问你,旅行家徐霞客首次游黄山是什么时间?”
  “公元一六一六年农历二月初三。”我答。
  “诗人吴龙翰、鲍云龙、宋复一游黄山是什么时间?”
  “是公元一二六八年初冬。”
  程老微笑道:“你看,历代文人墨客不都爱选择冬天游黄山吗?这是因为无云山不奇,无雪景不美啊!”
  程老一席话,讲透了冬游景更佳的道理,也撩起我冬游的兴趣。
  早饭后,我们扶筇踏雪上山,先登观瀑亭揽胜:东南方山村,屋宇栉比鳞次,黑瓦与白雪相间,很象一幅泼墨山水画。仰望高耸云表的清潭、紫云诸峰,披雪挂冰,恰似一件件放大了千万倍的玉雕珍品。悬挂在此间的百丈泉已结成了冰柱,象是系在群山上的玉带,素雅壮丽。程老连说“好景,好景!”他一边说,一边摊开画具写生。他勾勒出一幅雪景图后,我陪他继续踏雪朝云谷寺前进。
  在云谷寺进午餐后,我们就近游览,寺南的许多石刻,经白雪覆盖更加凹凸醒目。寺旁的黄杉、铁杉、古银杏,是冰川劫后的孑遗树种,非常珍贵。如今,这三棵宝树披上了银色的铠甲和兜鍪,挂上了冰刀,成了威武雄壮的“将军树”。但附近的潭水却没有结冰,我们看到了翔游水底的娃娃鱼和锦鳞鱼,这说明黄山住宿点不是奇寒之地,适宜冬游。这一夜,我俩就住在云谷寺。
  次日早饭后,程老约我去游皮篷,这幽谷烟云万状,又称“云舫”,原是黄山画派高僧雪庄的住处,他在此搜妙创真三十载,在艺术上他和渐江、石涛齐名。程老说,他的法号带“雪”,此地方带“云”,通过命名,画龙点睛的把黄山观景的云、雪两个最佳条件概括出来了,可见冬天是游览黄山的理想季节啊!
  皮篷这一带风景绝妙,附近有三十六小峰,峰峰铺雪,白云萦回,我们纵目四望,如同置身“仙境”。午餐后天气突变,倾刻间,阴霾密布,霰珠象筛糠似的飘下,接着就下起雪来。我和程老匆匆地赶回云谷寺住宿。
  晚饭后,我们泡上毛峰茶,坐在走廊里观赏雪景,望着那飘飘扬扬的雪花,他放声吟唱起前人的黄山诗来。
  多谢老天帮忙,第二天雪霁放晴,风和日丽。我们向着秀美的北海迸发,沿途观赏了仙人指路,老僧采药,天狗望月,双猫捕鼠等奇景。过飞来石,登四百级台阶,攀上了白鹅岭,往日的白鹅不太象“白鹅”,今日满坡瑞雪,才真象独立群山的一只“天鹅”。那“黑狗”、“黑猫”,也变成了“白狗”、“白猫”,平添了几分情趣。
  我们在白鹅岭回首东望,只见被唐代大诗人李白誉为“金芙蓉”的莲花峰,变成了含苞待放的“雪莲”;被称作“天上人间”的玉屏楼,一派琉璃装饰变成了玉宇琼阁,再看天都峰,它峰峦交错,似高楼,象大厦,银光闪烁,也变成了瑶池仙境。
  越过白鹅岭,山路转平,行半小时就到了北海宾馆。我们在北海逗留一天,早晨看日出,上午游始信峰,下午游西海。秀丽的北海景区,处处银装素裹,更加秀雅妩媚,绰约动人。
  最使我们难以忘怀的,是游松谷庵。这一天,仍然晴朗,北海的积雪已经消融,石阶也显露出来,我们丢下手杖,沿着“之”字形的山路大步下行。约摸半小时就进入了十八道弯。这里却出现了另一种奇景,石阶上结了厚厚的冰层,即使撑着拐棍也站不稳,我们只得改步行为滑行。尽管路两旁多数地方有树,人不会滑进深谷,我们还是小心行事,用戴着手套的两手撑地,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往下滑。只见天地间一片白茫茫,我们如同坐着手推车在水晶宫中巡游。在这二十里的艺术长廊里,各种树木穿上了厚厚的雪衣,挂满了冰凌。翠竹被雪压弯了腰,朔风吹过,又抖去满枝的冰雪,顽强地挺立起来。最美妙的还算古藤,它本来就象是玉带,更细的则成了亮闪闪的玻璃丝。这里的奇峰怪石,经过飞雪的装点打扮,也变得分外晶莹妖绕。一路上,我们看见了许多飞禽走兽,有山麂、山羊、狗獾、小狸、野兔、雉鸡、斑鸠……它们跟前跟后地围着我们这两位冰山来客。它们一点也不害怕,有时还显出亲热的样子。有这些小禽兽作伴,我们恰似进入了童话世界。
  经过天鹅孵蛋、关公挡曹、三尊大佛、书箱峰、仙人观榜,至二道亭处,这里又进入了新的艺术境界:此处虽然没有下雪,但满山的树木、荆棘以及松针上,都凝聚着璀璨的附着物。颜色比雪还要白,微粒比雪还要细,这就是黄山美妙的“雾淞”。原来,这里日照极短,加上,原始森林中水气很多,水气遇到零度以下的冷空气,便凝成了披盖在山山树树上的“白绸衣”,将老树、枯藤、修竹、古岩化为亭亭玉立的少女。这是多么富有诗情画意的北国风光啊!
  由二道亭到头道亭,天公悄悄地收起了“洁白地毯”,我们饶有风趣的滑雪旅游至此结束。在松谷庵略事休息游览后,老画家程啸天和我才依依不舍地踏上了去太平县城的归途……
  夜晚,我们躺在床上,海阔天空地谈论起来。我说,黄山的冬景确实太美了,可惜冬游的人太少,以北海景区来说,今年一冬才接待一二千人次,而且大多是港胞和外宾,抵不上旺季一天的接客量。这主要是人们对黄山的冬景不了解,因而问津者少。美国西北部的冰川公园,主峰高达三千多米,比黄山高得多,而且气候严寒,每年游客却在数百万。黄山的风景远胜于它,但全年游客却远比它少,问题就出在冬游没有开展起来。程老说:“你是记者,应该写一篇冬游记,宣传!”于是,我将这次冬游的所见所闻,拉拉杂杂地写下了这篇《冬游黄山》。
  (载一九八二年二月十日香港《大公报》副刊,作者有删节)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