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答吴挚甫书(张裕钊)

时间:2011-03-12 10:39来源:桐城派研究会 作者:张裕钊 点击:

春间奉到往岁除夕惠书,承示已改官畿甸,将以儒者之学泽我民萌。敬贺!敬贺!六月初旬,李佛笙太守复递到三月晦一函,适裕钊有悼亡之戚,先期归里一昔,始来鄂城,匆匆未及报。所需姚氏评点汉书,一时未遑钞寄,请以异日可耳。

来书过以文事见推,且虚怀咨度,谆谆无已。裕钊则何足以知此?虽然既承下问,不敢不竭其愚。古之论文者曰,文以意为主,而辞欲能副其意,气欲能举其辞。譬之车然,意为之御,辞为之载,而气则所以行也。欲学古人之文,其始在因声以求气,得其气,则意与辞往往因之而并显,而法不外是也。是故挈其一而其余可以绪引也。盖曰意、曰辞、曰气、曰法,之数者,非判然自为一事。常乘乎其机,而混同以凝于一,惟其妙之一出于自然而已。自然者,无意于是而莫不备至,动皆乎其节,而莫或知其然,日星之布列,山川之流峙是也。宁惟日星山川,凡天地之间之物之生而成文者,皆未尝有见其营度而位置之者也,而莫不蔚然以炳,而秩然以从。夫文之至者,亦若是焉而已。观者因其既成而求之,而后有某者某者之可言耳。夫作者之亡也久矣,而吾欲求至乎其域,则务通乎其微。以其无意为之而莫不至也,故必讽诵之深且久,使吾之与古人沂合于无间,然后能深契自然之妙,而究极其能事。若夫专以沉思力索为事者,固时亦可以得其意,然与夫心凝形释,冥合于言议之表者,则或有间矣。故姚氏暨诸家因声求气之说,为不可易也。

吾所求于古人者,由气而通其意,以及其辞与法,而喻乎其深。

及吾所自为文,则一以意为主,而辞、气与法胥从之矣。阁下以为然乎?阁下谓“苦中气弱,讽诵久则气不足载其辞”,裕钊迩岁亦正病此。往在江宁,闻方存之云:“长老所传,刘海峰绝丰伟,日取古人之文纵声读之;姚惜抱则患气羸,然亦不废哦诵,但抑其声,使之下耳。”是或亦一道乎?裕钊比所遇多乖舛,又迫忧患,于此事恐终无所就。阁下才高而志远,年盛而气锐,它日必能绍邑中诸老盛业,用敢进其粗有解于文事者,以为涓埃之裨。惟亮察,不宣。


[导读]

本文以书信形式,探讨了文章的意、辞、气、法的关系,作者认为文章以意为主,辞要能表达意,气要能举其辞,法则由意、气、辞所决定,四者相辅相成,混然一体。作者论学习古文的途径是“因声求气”,由气而通其意以及其辞与法,而作文则“一以意为主”。

这封信是作者给吴汝纶的复函,一开始略述近况,接着从吴汝纶来信“以文事见推”说起。先举古代论文人所说的“文以意为主,而辞欲能副其意,气欲能举其辞”。作者以行车为例说明了意、辞、气相辅相成的关系。在谈到学习古人文章的方法时,他认为在于“因声求气”,得其气,则意、辞、法都可得。因为这四者不可割裂分离,而是自然地混成一体。接着举出自然界的日月山川以至天地万物,都是自然组合,并不是由谁来安排陈列的,而它们这种自然形成,却是那样“蔚然以炳,秩然以从。”绝好的文章都会达到自然形成的境地。要想领会这些好文章的意、气、辞、法,必须“讽诵之深且久”,这样才能暗合古人,深契其妙。

他又说学古人的文章,要由气通意,以及辞与法,至于自己做文章,则以意为主,辞、气、法都相随而成。在“因声求气”问题上,他认为自己身体差,中气不足是个缺陷,但前贤尚能勉力为之,言外之意,希望共同学习前辈的刻苦精神。

作者所论学习、创作散文这些理论,没有超出方姚等先贤的文论范畴,但说得比较明白具体,使后学者便于领悟实行。(吴鸣震)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