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关忠节公家传(鲁一同)

时间:2011-03-12 10:59来源:桐城派研究会 作者:鲁一同 点击:

公名天培,字仲因,一字滋圃,姓关氏,山阳人也。起家行伍,历淮安城守营守备,扬州中营守备,获私铸王国英等十八人,署溧阳营都司,获匪严加烈等二十五人,移两江督标左营守备,历中军都司,外海水师奇营守备,奇营游击。道光二年,外洋获盗最,三年,署吴凇营参将”,旋即真。后二年,东南方议海运,海运自明以来,辍数百年,议者纷错,大府举公任其事。六年二月,督米船千百四十五艘,米百二十四万一千余石,自吴淞抵天津,先期功最,署太湖营副将,明年,署苏松营总兵官,旋即真。十三年入朝,上御便殿召见,五次军机记名。

明年,夷事萌芽。先是,西南诸夷暹罗、真腊、安南之属,皆恭顺受职贡。惟英吉利最远,强黠。嘉庆间入贡,严卫人海。至是夷目律劳卑来,不如约,兵船驶至黄埔河,水师提督李增阶坐疏防落职,而以公为广东水师提督。公至则亲历重洋,观扼塞,建台守,排铁索,军务肃然,东南倚以为重。公容貌如常人,悛悛畏谨,而洞识机要,口占应对悉中。暇则习弓马技击,技绝精。在广东著《筹海集》,识者比之戚少保云。

居虎门六年而禁烟事起。当是时,洋烟流毒遍天下;前侍郎黄爵滋发其事,上命内外大臣杂议,议定,著为令。而英吉利趸船适至,趸船者,贩烟船也。公既习于海,而前钦差大臣林公则徐,威略素著,与公尤协力,至则拘夷目,锢其船,船不得发,获烟土二万二百余箱焚之。奏闻,上大悦,叙功有差。

夷计不得逞,明年四月,骤师人浙江,据定海。分船溯大洋,上天津,诡投书乞和,而前直隶总督琦善,驰传赴广东,林公以罪去。由是和议兴,海防撤矣。广东边海门户曰香港、虎门。香港奥衍,易盘踞,去省少纡远;虎门险狭,海道曲折,去省近。虎门外列十台,最外大角、沙角二台,屹为东南屏蔽。是年十二月,夷攻大角、沙角,坏师船,而大帅日以文书与往来,冀得少辽缓。夷不报命而急战,战方交则投书议和,书报复战,昼夜攻掠不已。时诸军集广府者,驻防满兵、督标、抚标兵,共不下万人,又调集客兵、团练、乡勇、民兵数万,而大帅所遣助守台者,抚标二百人,驻东莞提标兵二百人备策应。于是二台日益孤危,相继陷没。

二十一年五月,夷进攻威远、靖远诸台,守者羸兵数百,公遣将恸哭请师,无应者。初,公以海运人都也,时从故人饮酒肆中,醉而言曰:“日者谓我禄命,生当扬威,死当血食,今吾年四十余,安有是哉!”已而叹曰:“丈夫受国恩,有急,死耳,终不为妻子计”。公老母年八十余,长子奎龙,吴淞参将,前卒。幼子先遣归。及是乃缄一匣寄家人,坚不可开,公死后启视,则坠齿数枚,旧衣数袭而已。公既自度众寡不敌而援绝,乃决自为计,住靖远台,昼夜督战,已而夷大腙奄至,公率游击麦廷章奋勇登台,大呼督厉士卒,自卯至未,所杀伤过当,而身亦受数十创,血淋漓,衣甲尽湿。事急,呼其仆孙长庆使去。长庆哭曰:“奴随主数十年矣,今有急,义不使主死而己独全”。手持公衣不可开,公怒,拔刀逐之曰:“吾上负皇上,下负老母,死犹晚,汝不去,今斩汝矣”。投之印,长庆号而走。比及山半,回顾,公陨绝于地。时二月六日也。

长庆既去,悬厂自缒下,下负水多芦根,刺体如娟,卒负重创,送印大府所,而身复至台求公尸。夷人严兵守台,则乞通事吴某以情告。吴某者,尝为汉奸,公得之,宥弗杀,给事左右,恒思所以报公。至是为长庆说夷,诚恳反复,夷人义许之。人求尸,铍交于胸凹。长庆膝行前,遍索不得。卒诣公所立处,举他尸数十乃得之,半体焦焉。事闻,天子轸悼,予骑都尉世职,谥忠节,赐葬如礼。丧至之日,士大夫数百人,缟衣送迎,道旁观者,或痛哭失声。而长庆得公尸后,复求得麦廷章之半体,与公尸皆徒负以归,水陆七百里。公葬后,恒郁郁不乐,言及公,必泣下。未几卒。

论曰:甚矣!虎门之败也。悲夫!可为流泪者矣。方公之经营十台,累战皆捷。奏上,公卿相贺,主上为之前席,嘉叹至于再三。然而衅发于定海,诈成于天津,夷不为无谋,要岂夷人能死公哉!《诗》曰:“谁生厉阶,至今为梗”。厉有阶矣。长庆义士,诚感犬羊,吴某奸耳,知感恩为一日之报,异哉。


[导读]

全文以景仰之情,记叙了爱国将领关天培为国捐躯的英勇事迹。文中充满着爱国深情,对琦善等卖国者给予了深刻的揭露和指斥。

首段,记叙关天培出任广东水师提督以前的功绩。关氏行伍出身,由于战功累累及海运有功,道光七年,即擢为苏松营总兵。道光十三年被清帝召见,并获得军机处五次录名记功。

二段,记叙关天培出任广东水师提督。先叙广东外事情况,当时“西南诸夷”,“皆恭顺受职贡”,“惟英吉利最远,强黠”。嘉庆间,清廷已令严防其进入海口,可是英夷头目不遵规定,竟将兵船驶至黄埔河。就为这事,水师提督李增阶丢掉了官位。于是关氏出任提督。

三段,记叙关氏协助林则徐禁烟焚烟。当时鸦片流毒遍于全国,主张禁烟的黄爵滋、林则徐得到靖廷支持,禁烟之令颁于全国。林氏受命为钦差大臣,赴广东主持禁旭,在关天培的极力协助下,举办了虎门销烟的惊世壮举。

四段,叙述英夷由于投降派的支持,阴谋得逞,虎门海防岌岌可危。在投降派与英夷内外勾结与倾轧之下,林则徐遭到罪责。琦善代理钦差大臣,撤除海防,以献媚英夷。英夷狡诈,阳为议和,实则“昼夜攻掠不已”,加上琦善拥兵不发,虎门外的大角、沙角二台“相继陷没”。

五段,叙述关天培英勇奋战为国捐躯。道光二十一年五月,由于琦善不发一兵一卒,虎门诸台危在旦夕。关氏自知必死,回忆日者所言:“生当扬威,死当血食”。据守靖远台日夜督战,“大呼督厉士卒,自卯至末,所杀伤过当,而身亦受数十创,血淋漓,衣甲尽湿”。在二月六日,终于殁于国事。

六段,叙述关氏家仆孙长庆舍生死于度外,运回关氏遗骸及清廷上下沉痛哀悼情况。

末段,作者对关氏之死发表议论。他认为关氏初与英夷交战,“累战皆捷”,“公卿相贺,主上为之前席,嘉叹至于再三”。继而英夷“衅发于定海,诈成于天津”,以致得逞其奸。引用《诗经》一句话,“谁为厉阶,至今为梗”,这“厉阶”就是投降派头子琦善,正是他做了英夷的内奸,将关氏逼上死路,实为民族败类。

文章对关天培虎门役以前之事略写,虎门之战则浓墨重彩,着力表现关天培英勇奋战,视死如归,情节十分感人。(吴鸣震)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