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刚节公家传跋尾(王拯)

时间:2011-03-12 11:13来源:桐城派研究会 作者:王拯 点击:

英吉利重犯定诲,城亡之日,王刚节公锡朋,及定海镇总兵葛公云飞,处州镇总兵郑公国鸿,同日殉。余尝读葛公年谱而为之志,今读上元梅先生为王公家传”,言:二公当日事大略同。独葛公年谱言公守晓峰岭,葛公守土城;此言公守土城,而葛公守晓峰。余志与梅先生传,皆据两家状以书”,而有此祗牾”,何哉?考城之陷,实自晓峰,两家子弟,岂心有恶乎是”,而故为舛讹者欤?抑皆不亲目当日事,而传闻失实欤?当二公之殉,大臣奏言葛公死东岳宫,乃据当日谍报所言。东岳宫在土城,葛公死实转战至竹山门,定海县民徐保求尸以归,其言宜信;而谍者第知城危时,葛公在东岳宫,则以为城陷战亡,必死其处耳。然则葛公之守土城,于此乃益有征。且以定海本镇兵,而当土城之冲,于事理亦宜然。然此皆不足论。

论其大者,则二公皆非所谓折冲疆场,有死难不可夺之节者哉?且晓峰之陷,徒以未得炮耳。持饥疲数千之卒,捍悬海之危城,当敌大队,譬犹徒手以搏豺虎,久必力尽而自毙。世岂有咎其为豺虎所爪噬之一臂,指而以为不死者乎?夫何足讳而为之掩也。

始定海既复,夷腙寄泊海孀,夷人登岸,杂市贾贸易,钦差大臣裕谦,执谍者二人,愤割剥焉,而张其皮城门,夷闻大恨。闻人言,公力战时中贼炮伤一足,乃陷于贼。贼效裕公所为而糜其尸。呜呼!岂不尤惨烈哉!三镇同战没,而公尸未归,则或此言其可信也。

司马迁曰:“人皆有一死,而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彼轻重得矣。则或一决而死,或菹醢而死,等死耳。乃吾观古忠臣烈士,当其被祸尤烈,则后之人尤感激焉。抑独何欤?夫人之心,必有所之。彼之于利禄名位者,日颠倒于膏粱文绣,酣豢怡悦”,人见之者且将厌焉,而彼方泰然自以为得也。忠臣烈士,崎岖险难,或辗转刀锯鼎镬之间。浅夫陋人,攒眉蹙额,以谓大戚,至相悲涕。亦安知夫受之者不心甘焉,如人奔走于尘喝,倏然而乘清风,出浮云,以游乎埃磋之表,犹夫利禄名位之徒之泰然方自以为得耶?孔子曰:“求仁而得仁”,人能各得其所欲得,而又何憾焉。

公任寿春,尤得军士心,寿春天下雄师,骁勇善战,公所将数百人至定海,多从战殁,罕生归者。吾故因读公传,论传所不及而并著之,以备史官采录云。


[导读]

王拯这篇文章是梅曾亮所撰《王刚节公家传》后面的跋尾,讴歌了王锡朋等爱国将领,抗击外寇,为国捐躯的高贵品质。

本文先叙述英帝国主义重犯定海,王锡朋等三总兵为国捐躯,而后对王葛二公家传中关于二公捍守之地有所矛盾,认为此事不必细究。二公临危受命“持饥疲数千之卒,捍悬海之危城,当敌大队”,拼死战斗,为国殉难,均表现了中华民族伟大气节,至于谁先失守,都是不值得“讳而为之掩”的事。接着叙述抗英高级将领裕谦力战致伤,惨烈而死,宇里行间,寄予伤悼。

作者就司马迁所说的“人皆有一死,而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一句名言展开议论。以抗英爱国的忠臣烈士与“日颠倒于膏粱文绣,酣豢怡悦”那些达官贵人相比,使人们看到两者在人生价值上,真有天壤云泥之别。

文尾叙述王刚节公所率寿春之军旅,在这次卫国战争中,多殁于国事,罕有生还,也足以说明王锡朋深得军士之心,平素能以爱国主义精神养成士气,才有这样一支为国杀敌,视死如归的部队。

作者在文中热情赞颂了抗英爱国将领,也表现了作者反帝爱国精神。文章爱憎分明,文辞简练,体现出桐城派文风特色。(吴鸣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2)
10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