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朱建论(戴钧衡)

时间:2011-03-12 11:15来源:桐城派研究会 作者:戴钧衡 点击:

小人之于君子也,必多方交之。一与之交,则其势不能中绝。交之既深,则有事或且为小人用。此其道在严之于先,不可稍有苟且之,而又能持之艰难困苦之中,小人之计,乃不得间而入”。汉平原君朱建,史称其刻廉刚直,行不苟合,义不取容。辟阳侯欲知建,建不肯见,其气节亦可谓卓卓者矣。乃居母丧,贫不能备服具,辟阳侯奉百金税,受之不辞。夫受人之德,必有以报;受不义之恩,其报之也,亦必将出于不义。以不义为小人谋,则不至于自杀其身不已。建既受金,故遇辟阳之难,不得不求为之脱。既为辟阳之客”,闻文帝追案,不得不自刎。

呜呼!以百金之故,丧名失节,遂杀其身,士君子取与之间”,宜何如哉?不惟是也。孔子曰:“丧事,称家之有无。有,毋过礼;无,则敛手足形,悬棺而窆凹”。建果贫也,服具不备可也。受金治丧,贤者不为也。然则建即终不为辟阳之客,而受不义之金以营丧,是污其亲以不义也。不惟不廉,亦不孝实甚。且辟阳侯之奉锐于建也,谁使之哉?建之友陆生也。君子之于友也,曲成其美,不陷以恶。辟阳奉税,陆生当为辞而却之;不然,于其受也,责而归之。而乃教辟阳故陷建于不义,何哉?吾意建平日所称廉直不苟者,皆饰行欺世。贾欲有以尝之,故藉辟阳以验其真伪,否则知其伪而故以败之。不然,则欲藉以成其名,而不意建之果受之也。夫人惟无名于世,世亦无所短长。苟孑孑自好,著声称于时,则人所以尝试之者百端,稍有不诚,未有不败者也。建之初不见辟阳也,知其为小人,不可近也。既税以金,亦知其不可受,而特困于贫窘不得已,且以为受之有名,未必遽伤义也。不知天下之貌为君子,著行立节,而卒至一败涂地不可赎者,皆此不得已之情,与未必遽伤于义之念误之。夫苟以义衡之,亦乌在其不得已也。


[导读]

戴钧衡处世于道光至咸丰之间,其时清王朝由盛到衰,吏治腐败,士大夫欺世盗名者层出不穷。戴氏此文是借朱建这个人和事论述了“士君子取与之间”不可不慎的道理。是一篇借古事针砭时弊的文章。

文中介绍朱建原本是一个刻廉刚直的君子,瞧不起审食其这样的小人,当审食其笼络他为友时,朱建不肯与之相见。后来母死无钱治丧,他的友人陆贾怂恿审食其助其治丧“奉百金税”,他也就收了,从此不得不与之同流合污。当惠帝要杀审食其时,朱建为之当说客拉拢关系,使中侥幸免祸。后来审食其因党从诸吕遭斩。文帝追究朱建,朱建自杀。作者在叙述这件事后,发出了“以百金之故,丧名失节,遂杀其身,士君子取与之间,宜何如哉”的慨叹。

文章第一部分,先就士君子如何疏远小人,发议论:“其道在严之于先,不可稍有苟且之心,而又能持之艰难困苦之中”,只有这样,小人才“不得间而入”。接着以朱建失节一事作为论据。朱建对待小人审食其能“严之于先”,但不能“持之艰难困苦之中”,最后落得丧失名节,自刎而亡。

第二部分,作者在发出慨叹之后,就母死无力治丧是否可以接受不义之财展开议论。引用《礼记》的说法,治丧的原则,富有的也不可过礼,贫困的可以薄葬。朱建家贫,薄葬其母无可非议,收了不义之财作为葬礼,是“污其亲以不义”,不仅自身不廉,而且也陷于不孝。这就是说,收了不义之财葬其亲,本身就是过错。

至于陆贾为什么会怂恿审食其“奉百金税”,作了三方面的推论,得出了朱建平素所谓“廉直不苟”,只是一种“饰行欺世”而已,像这种人“未有不败者也”。而对馈赠“受之有名,未必遽伤义也”这种心理,使一些“貌为君子,著行立节”的人,“串至一败涂地不可赎”,也是向社会上一些伪君子发出了告诫。

本文以事实来说明“士君子取与之间”,不可不慎的道理,是最有说服力的。文章反复论辩,层层推进,辞精而句练,言简而意赅反映戴钧衡为文能师承桐城派先辈之风。(吴呜震)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