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粤东学使后园记(姚莹)

时间:2011-03-12 12:00来源:桐城派研究会 作者:姚莹 点击:

粤东学使后园者,故五代时南汉“仙湖”地也。刘龚既据岭南,僭帝号四世,至铱,不务德政,专行奢暴,大起宫室。树沉香以为柱,雕玳瑁以为梁,明珠耀题,翠羽悬帐,黄金白璧之饰,辉煌璀璨,妖姬鬟女”,霓裳千百。乃招聚方士,植不死之草,炼长生之药。凿地为湖,曰“仙湖”;壅沙为洲,曰“药洲”。令美人羽士,载玻璃兰桂之舟采药,于湖中作歌,望之缥缈,自以为神仙之乐也。又发徒万人之太湖,运灵璧径丈之石,置湖中者九,谓之九曜。淫侈已极。一旦宋师至,君臣面缚出降。铱尝侍太祖,曰:“今诸国以次破灭,旦夕皆来,愿执梃为诸降王长”。噫!何其陋也。余观《十国春秋》,愚其事。及来广州,为访向之所谓“仙湖”不可得,而城南阉阗,乃有“仙湖”、“九曜”之名,盖尘海变迁久矣。

今学使程公,招余馆署内,乃至其后园。地不数亩,一池泓映,怪石参列,乃知所谓九曜石固在。然或立或卧者仅八,闻其一在藩署,不知谁所移也。石上题刻甚多,翁覃溪学士既考之详矣,又刻石于壁,读之可得首尾。

而余之徘徊于是园者,岂以石哉!方春夏之交,宿雨初霁,缓步其中,修竹姬娟,新篁微脱,鸟声格磔,榕阴参天,小桥斜拂水面,曲栏半毁,风吹衣影,欹侧桥下,如行镜中。过桥一亭,环水而峙,窗牖洞开,绿光四人倒地,上下合碧。及夫落日乍昏,沉烟初起,倦禽争树,落叶时飞。少焉,月出玲珑,透檐穿树,朦胧翳密,夜景苍然,俯临深池,幽浏不测。余乃与其徒倚栏而坐,高咏短章,闲谈名理,清风满襟,不觉羁愁之如失也。

且夫善游者,不惟其地,惟其人;不惟其境,惟其时。昔刘氏之盛,此地方为“仙湖”,所娱游者岂止九石而已哉。千载以来,寂然都尽。世徒想其繁华,有今昔之感,而不知余今之乐,实有胜于昔人,善游者必能辨之矣。然是园本学使所有,今程公日以试士在外,不暇游,余乃私而有之。犬以久客羁愁,忽据此园林之乐,以视昔之据一国而不能有者,胜负何如也?今余又将去,恐后之来者,未必能乐余之乐,徒以古迹吊之也。是为记.


[导读]

本文是一篇游园小记,系清嘉庆十六年(1811),姚莹客居广州学使程国仁署中,浏览其后园时所作。程府后园原是南汉皇帝刘张的园苑,850年后,这座曾经奢华无比的园宅,如今褪尽铅华,仅存参天的榕树,半毁的曲栏,和窗牖洞开的古亭……。而这静穆古朴的园林正是作者得以远离喧器,排遣羁愁的胜地。

姚莹这篇借景抒怀感慨古今的文章,在写法上有独到之处,他摒弃了先睹物思情,后大发感慨之俗套,而是站在历史的高度,以一种全景的视角,运用声、色、动静互相配合的艺术技巧,将所捕捉的形象工笔细描,逼真再现。如刘张为大兴宫室,而“树沉香以为柱,雕玳瑁以为梁,明珠耀题,翠羽悬帐,黄金白璧之饰,辉煌璀璨,妖姬矍女,霓裳千百……令美人羽士,载玻璃兰桂之舟采药,于湖中作歌……”。当“富贵”和“繁华”被历史的烟尘淹没时,作者用白描的手法将眼前的“落日”、“月色”、“小桥”、“古亭”写得穷形尽态,历历在目,从而使繁华和衰落,威赫与苍凉形成一个巨大的反差,产生一种震撼人心的艺术魅力。使人悟出富贵不足恃,繁华不能久这一人事无常的道理。这种寓感慨于记述之中写法,既含蓄又雄奇,为桐城派散文之变格,使人耳目一新。(吴莜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