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宝山记游(管同)

时间:2011-03-12 21:44来源:桐城派研究会 作者:管同 点击:

宝山县城临大海,湖汐万态,称为奇观。而予初至县时,顾未尝一出,独夜卧人静,风涛汹汹,直逼枕簟,鱼龙舞啸,其声形时入梦寐间,意洒然快也。

夏四月,荆溪周保绪自吴中来。保绪故好奇,与予善。是月既望,遂相携观月于海塘。海涛山崩,月影银碎,寥阔清寒,相对疑非人世境,予大乐之。不数日,又相携观日出。至则昏暗,咫尺不辨,第闻涛声若风雷之骤至。须臾天明,日乃出,然不遽出也。一线之光,低昂隐见四,久之而后升。《楚词》曰:“长太息兮将上”。不至此,乌知其体物之工哉”?及其大上,则斑驳激射,大抵与月同。而其光侵眸,可略观而不可注视焉.

后月五日,保绪复邀予置酒吴淞台上。午晴风休,远波若镜。南望大洋,若有落叶十数浮泛波间者,不食顷,已皆抵台下.视之皆莫大舟也。苏子瞻记登州之境,今乃信之,于是保绪儿子言京都及海内事,相对慷慨悲歌,至日暮乃反。

宝山者,嘉定分县,其对岸县曰崇明,水之出乎两者其间实大海之支流,而非即大海也。然对岸东西八十里,其见已极为奇观。由是而迤南,乡所见落叶浮泛处,乃为大海天连,不可复辨矣。


[导读]

管同擅写记游散文。《宝山记游》是一篇生动传神的状海佳作,它体现了作者简洁明快的语言风格,而在写景状物上更见功力。

本文起首直接切题,说明宝山县城濒临大海的特殊位置及其“潮汐万态”的奇异景观。随后通过不同时候,不同画面的次第更迭,将大海变幻不定的壮丽景象一一展示出来:静夜独卧,风涛汹汹,时入梦境,使人感到洒脱快意;月光下的大海上,涛吼月碎,寥阔清寒,相对疑非人世,使人大乐;日出前后的海面,始则昏暗莫辨,继而隐现一线日光,缓缓上升,终于大如圆月,而光芒四射,“不可注目”,使人神情振奋;至于午时风静的大海,则远波如镜,巨舟若叶,使人产生无限遐思。这些景象或雄壮,或清寥,或绚丽,或辽阔……,色彩斑斓,各具形态,读者从中得到强烈的艺术感染。文章最后一段,几近考证,看似闲笔,实则包孕深远,它将我们的目光以近前拉向海天相连的远方,那里该是现出怎样令人心动的奇观啊!这正是管同眼界较别人开阔处。

管同的散文,“得古人雄直气”(姚鼐语)。即如游记,也偏至阳刚之美,尤贵创意造言。《宝山记游》篇幅虽短,但气势壮阔,行文不以柔婉之笔传神,而能抓住景观特点,给以逼真的描绘,例如同样是写“海涛”,静夜闻之“汹汹”,“直逼枕簟”;月夜观之如“山崩”;日出前“涛声若风雷之骤至”,初看似觉平常,细心品味,确乎穷形尽相。

管同并非耽于山水的纯粹文人。他虽然去世较早,没有赶上鸦片战争,但他对国家民族的前途时刻牵挂心怀。即使是与友人周保绪置酒吴淞台上,南望大洋时,也没有忘记议论京都与海内事,以至于“相对慷慨悲歌”,所慨何事,悲自何来?只要翻开管同文集,便不难理解。在其《拟言风俗书》中,管同直言:“朝廷近年大臣无权而率心畏软,台谏不争而习为缄默,门户之祸不作于时而天下遂不言学问,清议之持无闻于下而务科第、营货财,节义经论之事漠然无与于其身”。风俗颓坏一至如此,再不变革,国家危乱将至!与此同时,洋货大量涌入,“伤民财而病中华”(《禁用洋货议》),形势如此危急,怎令管同“不慷慨悲歌”呢!(方宁胜)



顶一下
(2)
28.6%
踩一下
(5)
71.4%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