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汉学商兑重序(方东树)

时间:2011-03-12 21:45来源:桐城派研究会 作者:方东树 点击:

三代以上,无经之名,经始于周公、孔子。乐正祟四术,春、秋教以《礼》、《乐》,冬、夏教以《诗》、《书》。及至春秋,旧法已亡,旧俗已熄,诈谋用而仁义之路塞,孔子惧,乃修明文、武、周公之道,以制义法而作《春秋》。《春秋》亦经也。孔子虽未尝以是教人,然其平日所雅言于人者,莫非《春秋》之义也。卫君待子为政,子曰:“必也正名乎”;陈恒弑其君,请讨之,季氏代颛臾,旅泰山,则使欲止之。此皆《春秋》之义也。至于哀公问政,子曰:“文武之政,布在方策。”《论语》卒篇,载“尧曰”一章,柳宗元曰:“是乃夫子所常常讽道之辞云尔。”子曰:“道之以德,齐之以礼”,“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又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又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又曰:“假我数年,卒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故庄周曰:“《诗》以道志,《书》以道事,以道行,《乐》以道和,《易》以道阴阳,《春秋》以道名分。”六经之为道不同,而其以致用则一也。此周公、孔子之教也。

及秦兼天下,席狙诈之俗,肆暴虐之威,遂乃荡灭先王之典法,焚烧《诗》、《书》,于时不特经之用不兴,并其文字而殄灭之矣。汉兴,购求遗经,于是群经始稍稍复出。或得之屋壁,或得之淹中e,或得之宿儒之口授,而固已残缺失次,断烂不全,赖其时一二老师大儒,辛勤补缀,修明而葺治之。于是《易》有四家,《书》与《诗》三家,《礼》、《春秋》两家,号为十四博士。则章句所由兴,家法所由异,汉儒之功,万世不可没矣。自是而至东京、魏、晋,以逮于南北朝,累代诸儒,递相衍说,辨益以详,义益以明,而其为说亦益以多矣。及至唐人,乃为之定本定注,作为“释文”,举八代数百年之纷纭,一朝而大定焉,天下学者,耳目心志,斩然一齐,兼综条贯,垂范百代,庶乎天下为公,而可谓之大当也。然其于周公、孔子之用,犹未有以明之也。

及至宋代,程、朱诸子出,始因其文字以求圣人之心,而有以得于其精微之际,语之无疵,行之无弊,然后周公、孔子之真体大用,如拨云雾而睹日月。由今而论,汉儒、宋儒之功,并为先圣所攸赖,有精粗而无轩轾s,盖时代使然也。

道隐于小成,辨生于末学,惑中于狂疾,诞起于妄庸。自南宋庆元以来,朱子既没之后,微言未绝,复有巨子数辈“,蜂起于世,奋其私智,尚其边见,逞其驳杂,新慧小辨,各私意见,务反朱子。其所谓道,非道;而所言之韪,不免于非。其于道,概乎未尝有闻焉者也。逮于近世,为汉学者,其蔽益甚,其识益陋,其所挟惟取汉儒破碎,穿凿谬说,扬其波而汩其流,抵掌攘袂,明目张胆,惟以诋宋儒、攻朱子为急务。要之,不知学之有统,道之有归,聊相与逞志快意以骛名而已。

吾尝譬之:经者,良苗也;汉儒者,农夫之勤茁畲者也,耕而耘之,以殖其禾稼;宋儒者,获而舂之,蒸而食之,以资其性命,养其躯体,益其精神也。非汉儒耕之,则宋儒不得食;宋儒不舂而食,则禾稼蔽亩,弃而无用,而群生无以资其性命。今之为汉学者,则取其遗秉滞穗而复殖之,因以笑舂食者之非,日夜不息,曰:吾将助农夫之耕耘也。卒其所殖,不能用以置五升之饭,先生不得饱,弟子长饥。以此教人,导之为愚;以此自力,固不获益。毕世治经,无一言几于道,无一念及于用,以为经之事尽于此耳矣,经之意尽于此耳矣。其生也勤,其死也虚,其求在外,使人狂,使人昏,荡天下之心而不得其所本,虽取大名如周公、孔子,何离于周公、孔子,其去经也远矣。尝观庄周之陈道术,若世无孔子,天下将安所止?观汉唐儒者之治经,若无程朱,天下亦安所止?

或曰:天下之治方术多矣,百家往而不返,小大精粗,六通四辟,一曲之士各有所明,虽不能无失,然大而典章制度,小而训诂名物,往往亦有补前儒所未及者,何子罪之深也?曰:昔者,周尝封建诸侯矣,诸侯而下为卿、大夫,卿、大夫而下为士,士之下为庶人。周固天下之共主也,及至末孙王赧,不幸贫弱,负责无以归之,逃之洛阳南宫诺台。当是时,士庶人有十金之产者,因自豪,遂欲以问周京之鼎。十金之产,非不有挟也,其罪在于问鼎。后世之学者,不幸不见天地之纯,古今之大,全赖程朱出而明之,乃复以其谩闻驳辨。出死力以诋而毁訾之,是何异匹夫负十金之产而欲问周鼎者也?是恶知此天下诸侯所莫敢犯也哉?故余既明汉儒之有功若彼,而复辨诸妄者之失若此。后有作者,亦足以明余非乐为是饶浇也,其亦有所不得已焉者也。


【导读】

汉学是指汉代学者在经学研究中创立的考据训诂之学,亦称为朴学。清嘉庆年间,方东树从尊崇程朱理学(宋学),批判汉学的立场出发,撰《汉学商兑》一书,旨在批驳汉学考据中存在的舛误和弊端。此文为该书的序言。

明清之际,顾炎武等主张“通经致用”,推重汉儒朴实学风,反对末儒空谈义理。到乾隆、嘉庆年间,汉学成为当时的学术主流。汉学家在经史考据、文字学、音韵学等诸多方面取得了不俗的成就,但也不可避免地形成了一股为考据而考据的学术风气。时佐幕于两广总督、汉学倡导者阮元府中的方东树,在汉学气氛浓厚的广州毅然举起反汉学的旗帜,著《汉学商兑》一书,藉此系统揭示汉学的违谬,为宋学辨诬。方东树反对汉学不是出于他个人的学术偏好,而是他作为桐城派的理论家,维护其文派地位的必然结果。

《汉学商兑》共四卷,其体例是先引论敌原语,再写本人的驳语。该书从四个方面对汉学进行批驳:第一,从为“道学”辩诬入手,称程朱之学“直欲明孔孟之道,继往开来”;第二,针对汉学家攻击宋学是“高谈性命”,集中阐发束学的心性之学,并论证宋代义理之学是接续孔子以来的道统;第三,详细剖析汉学在训诂考据上存在的问题;第四,通过对《国朝经师经义目录》所列举的清代汉学在经学各个方面取得的成就进行逐条批驳,对汉学进行综合性批判。

《汉学商兑重序》论述了儒家经典形成、功能及演变过程,颂扬了宋儒之功,捍卫了程朱理学,同时也毫不留情地批评了“逮于近世,为汉学者,其蔽益甚,其识益陋……惟取汉儒破碎,穿凿谬说……惟以诋宋儒、攻朱子为急务”。他还从“致用”角度认为儒家经典只有经过宋儒的“获而春之,蒸而食之”,才能“资其性命,养其躯体,益其精神”,有善于人的生命。如果没有宋儒的“春而食”,则将“禾稼蔽亩,弃而无用,而群生无以资其性命”,对宋学作了充分的肯定。(吴筱霞)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