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送刘孟涂南归序(陈用光)

时间:2011-03-12 21:47来源:桐城派研究会 作者:陈用光 点击:

孟涂与用光,同出姬传先生之门。嘉庆癸亥,余自里北行,过安庆谒先生,时往六安,未得见。见孟涂,留数日,纵论古今,意气伟然可畏。时重九雨中,孟涂治具邀余登大观亭,还憩敬敷书院。树木萧飒,秋声倔然,与言身世事,多可感者。既别去,十年不相见,闻孟涂游江西、粤东,诗、古文日益进,名日益盛,则益以慕且畏焉。今年孟涂来应京兆试,落解”,将南旋,为余言曰:“家贫,不能不客游,游则恐妨其所学。今且当陟嵩、华,登衡岳,循楚而归东,揽西湖、天目之秀,而息影敝庐以终,习先生之所传者”。科名之得失,姑听之,不介吾意也"。余闻其言,虽悲其不遇,而弥壮其志之不懈也。

往戊辰年,余从姚伯昂编修处,得先生与海峰先生书,言将乞假归养,益缮治古文学以诲诱后进。盖先生四十三岁而乞归,此其前一年书也。以先生之学,居京师,犹患不得究心于学,归数十年而始就韩、欧之业。若用光者,其学识何敢望先生之万一,而汩没于车尘马足间,虽日讽文史,间亦尝有所论著,而以言学,以致道,其有愧于居肄之百工者多矣。然则身累之难遣,而有志之士,天之爱之而卒使能成其业者,其亦有数存乎其间耶?或者曰:古人即事即学,若必绝人事而冥心息虑,以求其所为道,非儒者之学也。是故然。虽然,用志不纷,乃凝于神;出见纷华而悦,人闻道义而亦悦,则子夏以为病。与人事为缘,而慎其所靡,则固无异于地居肆也。余固用志纷而未能战胜者,因孟涂之乐习静,乃述其言以送其行,既以自警,且以坚盂涂之意云。


【导读】

陈用光(1768-1835),字硕士,一字实思。乾隆三十三年,出生于江西新城一个古文世家。祖父陈凝斋古文根柢深厚,弟子朱仕?、再传鲁九皋,均为桐城派作家。陈用光早年常受舅氏鲁九皋的教诲,而鲁氏之古文又曾受益于姚鼐。乾隆五十八年(1793),陈用光亲往南京钟山书院,师事姚鼐,专治古文之学,长达十年之久。陈用光仕途畅达。嘉庆五年(1800)中举,六年(1801)成进士。曾任御史,继擢日讲起居注官、文渊阁直阁事、国史馆总纂、文颖馆明鉴总纂。由侍读学士骤迁内阁学士,兼礼部左侍郎。

陈用光与刘开,同为姚门弟子,情深谊重,但天南地北,相见日稀:第一次见于安庆,“纵论古今”,畅游大观亭;第二次晤于京师,刘开京兆试落榜。《送刘孟涂南归序》,是陈用光临别赠言,宇里行间荡漾着同出姚门的深厚情谊,表现了姚门弟子对姚鼐的景仰与推崇。

《送刘孟涂南归序》可分两段:

第一段,作者叙述同门关系的深情厚谊,仰慕刘开才华,悲其不遇。作者追忆与刘开安庆相会,“纵论古今,意气伟然可畏”,表现刘开知识渊博,矜持自负。然而,“与言身世事,多可感者”,作者聆听了刘开的倾诉,也得知其身世之悲、处世之艰。“树木萧飒,秋声倏然”,萧瑟的秋色,凄冷的秋声,更烘托出刘开伤感的情怀,作者为之慎然心动。十年不见,刘开“古文日益进,名日益盛”,作者“幕且畏”,写刘开古文造诣之深,成就之大。“应京兆试”,“落解”,写刘开怀才落魄,又遭失意。“将南旋”的刘开,与作者话别:“家贫,不能不客游”,谋求生路而东奔西走。“陟嵩、华,登衡岳”,“揽西湖、天目之秀”,写刘开借广历名山大川,遣发胸中郁闷,而后“息影敝庐”,这是刘开在无可奈何境遇里,选择的人生取向。“习先生之所传者”,研习姚鼐所传的古文之学,这是刘开终生追求的目标。“科名之得失……不介吾意也”,刘开几经失意,无意仕途。作者同情其“不遇”,而赞赏其“习先生之所传”壮志之“不懈”。

第二段,推崇姚鼐成就韩、欧之业,提倡用志不纷,专心致志治学。作者自愧沉没于“车尘马足”之间,身累之难遣,整日忙于政务,未能完成古文大业。作者写临别赠言,“以自警”,且勉励刘开,“以坚孟涂之意”,愿其完成古文之大业。

作者用虚静澹雅的笔触,为刘开南归作序,第一段侧重记叙,叙中寓情;第二段侧重议论,议中寓理,是一篇文情并茂的散文。(童树桐)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